笔趣阁 > 俘惑 > 45第44章
  第四十四章

  “回家了。”季长风慢条斯理他面前坐下,淡淡地说:“你们为什么分手?”

  已是深夜,茶馆里只余两人独坐,外头已经挂上了打烊牌子,这是国内唯一一家有点中国风茶馆,整个店面装潢与设计都偏向古风雅致,白墨选位置后面便是回廊,回廊一侧是假山池,池里泉水叮咚作响,假山四周环绕着烟雾缭绕,袅袅升空,是那种淡淡紫烟。

  “她从没跟你提过我?”白墨挑了挑眉,笑着问道。

  深棕色檀香实木桌上,亮着摇曳烛火,散发出暗淡幽光,空气中还弥漫着一种淡淡檀香味,季长风仰靠着椅背,双□叠,一手搭桌上轻轻敲了敲好似思忖,深不见底黑眸盯着他瞧了一会儿,突然扯着嘴角笑了笑:“提过。”

  白墨倒是有些意外挑了挑眉,端起面前龙井茶轻嘬了口,抿了抿唇说:“噢,怎么介绍我?”

  两人似乎都很客气,可那周身散发寒意,连不远处服务员都能察觉出来。

  “她梦里叫过你名字,就前几天。”低沉黯哑男声,却叫人听不出他此时情绪。

  白墨一愣,万万没想到季长风会这么说,有些讶异看着他。

  他突然有些理解了秦凉为什么会嫁给季长风,面对昔日情敌能这么淡定临危不乱告诉他,自己老婆梦里叫过他名字,这样男人,内心该有多强大。

  白墨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有点被季长风打乱了阵脚,原本也只是想看看他走这五年,她过得好不好?当初走时候便想过,纵使她再痴情也不可能一直等下去,也知道等他回来那一天,也许她会沦为人妇。

  没想过要再去打扰她生活,可偏偏命运总是爱与他们开玩笑,兜兜转转,走来走去,遇见不就是这么几个人。

  白墨随手掏出一支雪茄问,“抽么?”

  季长风蹙眉罢手,“凉凉不喜欢。”

  白墨淡笑着将雪茄放回盒里,说:“是么?”

  “嗯,准备要孩子。”

  **

  檀木桌上香烛已经燃烬了,底座是一潭黏糊烛液,两人坐了很久,天边晨曦微露,泛着鱼肚白,也依旧没人来催他们。

  白墨说了很多,季长风只是安静听着,都是些陈年旧事。

  比如大学时候,秦凉追他到男寝室,那时候秦凉人小胆子倒大,也活泼,跟班里男生处比女生好。

  又比如每年白墨过生日时候两人请了一大帮同学去吃饭唱歌,过了学校门禁点儿,便跟他们男生翻宿舍大门。

  这些事情他想了很多遍,所以每个细节都记得。

  季长风没有不耐烦,静静听他说完,听到有些地方会蹙一蹙眉,比如,两人第一次接吻,是秦凉主动。但还是忍不住想听下去。

  “我先回去了,凉凉晚上会踢被子。”

  说完便拿起挂一边西装外套起身离开,而白墨,则低着头,淹没黑暗中,看不清脸上神情。

  清晨,空气中带着薄薄雾气,季长风站门口,抽完一包烟,才深深吸了口气,打开门进去。站两人卧室外瞧了眼床上睡得香甜人,便沉着脸进了浴室。

  洗完澡,季长风没有家里停留便径自去了公司,秦凉醒来时候,他已经不了,她呆呆坐起来坐床沿发了会儿呆。

  环城。

  整层楼都依稀可以感觉到经理办公室散发出丝丝寒意,即使是邹铭也只是门外盘桓了片刻始终没有推开那扇门,女员工们凑邹铭耳侧,低声打探着问:“今儿个怎么了?啧啧啧……这都第几个了?”

  邹铭不习惯人前说老板八卦,一如既往面无表情道:“不想成为下一个,就赶紧回去把手头工作做完,省挨批。”

  美丽女员工撇了撇嘴,失望回到自己位置去。

  偌大办公室,一整天,季长风桌上文件始终都是那一份,他突然想起,五年前大雨滂沱那天。

  摔倒路边哭得歇斯底里那位姑娘,他也是不久前派人去调查,才发现,那就是秦凉,那时候,一生从不信命他竟开始相信命中注定。

  他一直以为那个女孩子会他心底埋下一道很深伤痕,可是命运总是这么爱捉弄人。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