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俘惑 > 40第39章
  秦凉微微一怔,季长风定定望着她,仿佛等着她回答,深邃眸子隐黑暗夜色中闪着熠熠星光。

  “你接着睡吧,我出去一趟。”季长风终究没等到秦凉回答,沉着脸起身往外走去,旋即手掌便袭上冰凉柔软触感,秦凉紧紧攥着他,忐忑问道:“你去哪儿?”

  季长风没有回头,笔挺背影背对着她淡淡道:“那人还医院,我去看看。”

  秦凉却一点儿都没有要松手意思,说:“哦……”

  季长风不着痕迹从她手里挣脱出来,便往外走去,轻轻替她掩上门。

  翌日。

  秦凉便接到辛琪电话,“凉凉,起来没?”

  秦凉捂着惺忪睡眼,低低应了声:“嗯?”

  “要……不要出来下,我们市中心。”辛琪话说有些支支吾吾,秦凉猜着袁媛应该边上,便摇了摇头,说:“不了,你们玩吧。”

  昨晚上一幕幕都还历历目,要她现若无其事去面对袁媛还真有些困难,虽然她跟白墨分开很久了,可有些往事真要揭开疮疤那还真是血淋淋。

  辛琪继续劝着:“凉凉,你出来下吧,圆圆有话跟你说。”

  “琪琪,我想一个人待会儿。”秦凉直截了当拒绝。

  电话那头沉寂了片刻,秦凉刚要挂电话,就传来袁媛声音:“凉凉,你出来听我跟你解释……”

  秦凉举着电话没有说话,电话那头辛琪倒是急了,急躁说道:“你丫就电话里说着吧,什么事儿非要当面解释!”

  袁媛一听愣了会儿,便急着开口道:“凉凉,对不起对不起,昨天□是我气程思远,我没跟白墨上床,你出来听我慢慢跟你说……”

  袁媛声音带着点哭腔,昨天说那话也是完全被程思远气昏了头,一脱离程思远魔抓就立马赶着过来解释。

  秦凉挂了电话,思绪又飘回到大学毕业时候。

  所有故事纵然都有一个结尾,老天爷毫无例外地给了她跟白墨那段岁月一个结果。白墨走很突然,只给她留下一封信,便走了。

  秦凉那时候什么都不知道,甚至还是从别人口中得知,白墨出国进修去了,只一天功夫,她就好像成了一个笑话,滂沱大雨中,她一个人漫无目游荡着,淅沥沥雨水浸湿了她衣衫。

  遇上相熟女生匆匆安慰了两句便离去了,不相熟女生是趾高气昂从她身侧撞过去,她一个踉跄就被撞到地上,便再也没有力气起来……

  雨势越下越大,她整个人都被淋湿透了,脸颊被雨水打生疼,她有些看不清前方路,她那一天才知道,什么叫从天堂坠入地狱。

  她趴地上哇哇大哭,未来所有美好蓝图都成空了,两人本来就打算好一毕业就结婚,可现,她可以结婚了,可那个可以结婚人却不见了。

  同样地点,同样街道。

  泥泞不堪路边泊着一辆黑色路虎,车后座男人深邃眸子定定打量着这个趴路中央女孩子,秦凉神情呆滞低着头,头发散乱。

  车门被人打开,娇俏女孩子提着蛋糕上来,“走吧,你瞧什么?”

  男人倏然回神,掩起眼角情绪,淡淡叮嘱道:“开车。”

  早很久很久很久之前,比她认识他早之前,他就已经见过她了,那场不太美丽邂逅,他小姑娘却哭那么狼狈,那么伤心……那时他,年少气盛,懵懂未知,却只以为是内心深处好奇心作祟,从未想过,她竟是这样闯入他生活。

  如果,那时他开门下车,冲她伸出手,然后告诉她:“嘿,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季长风。”

  那么现是不是又会不一样?

  至少,她能认得他,不会到现都不认得他了。

  **

  秦凉起身穿好衣服,厨房做早餐时候,季长风回来了。

  “你回来了?”

  秦凉隔着推拉门喊了声。

  偷着模糊推拉玻璃门,季长风能瞧见一道娇俏身影厨房忙忙碌碌,他拿着钥匙走过去,倚着厨房门口定定望着她,“阿姨呢?”

  秦凉啊了声,说道:“没什么事我就让她们回去了。”

  秦凉见他没说话,又问道:“那人怎么样了?要紧么?”

  季长风神色未变摇了摇头道,“没事。”

  “真没事?”

  秦凉不放心又确认了一遍。

  季长风摇摇头,径自进卧室去洗澡了,秦凉追后头继续说道:“没事那你怎么还早上才回来?”

  “公司有点事,直接去公司了。”

  秦凉哦了声,乖乖走进卧室去拿浴袍给他。

  隔着门板,里头传来哗哗流水声,秦凉喊道:“那你今天还去公司么?我等会出去一趟,中午不会来,你自己解决?”

  倏地,流水声戛然而止,浴室门打开一条缝,一股突如其来力道径直将秦凉拽了进去,满室烟雾,朦胧间她瞧见季长风那张俊逸脸庞,虽说两人早已坦诚相见过了,但近似乎有段时间没亲热了,对他触碰倒有些生疏了,秦凉腾红了脸。

  身子抵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