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俘惑 > 18第117章
  天空灰落落,许是刚下过春雨关系,空气里都蕴着泥土馨香。这小饭馆儿开川大附近,吃饭大多都是学生,也许是下雨原因人不多,稀稀疏疏只余几名客人。

  耳边环绕着学生高谈阔论声音,秦凉说完那话倒也没意。季长风却脸色变了大半儿,浓郁黢黑双眸盯了她老半晌终究没有开口说话。

  老板娘端着热腾腾几个小菜放他们面前,秦凉这两天医院都是吃素已经饿了好久,两眼冒着星光忙夹了块肉放进嘴里。

  季长风错愕看着满桌子肉,又不可置信瞧她狼吞虎咽模样将盘子往她那边推了推,秦凉吃得很慌张很匆忙,嘴里一块还没嚼干净咽下去,筷子又忍不住伸向盘子里。

  季长风几乎没动筷嘴角弯弯带着一丝弧度望着她。

  "咳。"秦凉面目狰狞咳了声,使劲儿拍着胸,却什么都说不出来,被堵了个结实。

  季长风脸色突变,他吃饭慢条斯理,噎住这种他从来没发生过,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目光有些无措看着她,秦凉却已经咳血都要出来了,吼间那块坚硬肉块纹丝不动,上不来也下不去。

  突然,边上疾步走过一名男学生,站秦凉后侧,双臂转绕过她腰腹部,一手握拳,用拇指侧顶心口与肚脐连线中点,另一手重叠握拳手上,向上向内猛烈挤压上腹部。

  这是哈姆力克法,效果很好,只是姿势有些难看,特别是一男一女时令人浮想联翩。

  异物倏然滑出,肉块径直稳当落季长风面前盘子里,他嘴角微微抽了抽。

  鲜空气争抢着灌入,秦凉也没想那么多,忙大口呼吸着鲜空气跟人道谢:"谢谢。"

  男学生人很高大,五官长有些稚嫩,豪气罢了罢手:"没事,如果还有下次话试图用手扣扣看,咳不出来。"

  秦凉忙道谢:"嗯,谢谢。"

  两人又聊了两句,季长风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存感那么薄弱。

  他脸色有些不好看盯着面前交谈热切两人。"下次注意点啊,姐姐再见。"男学生热切说完随即一脸正气冲他道:"叔叔,再见。"

  秦凉憋着笑看季长风铁青着脸。

  老板拿了瓶饮料过来,说道:"喝点水顺顺气。"

  秦凉笑甜:"谢谢张叔。您儿子现怎么样?"

  "诶,就那样呗,前年找了份好工作,就发愁对象事呢。"

  一说到儿子个人问题,老板娘倒有一堆苦楚:"条件也不差,怎么每次处了几个月就觉得不合适了。凉凉啊阿姨也不怕你笑话你现有对象没有?我那儿子你瞧上不?"

  秦凉错愕,尴尬笑笑,刚想说话,就听见对面传来一道低沉男音:"她结婚了。"

  老板娘一愣。捏了秦凉小胳膊肉一把:"臭丫头,也不跟阿姨说清楚。"

  秦凉立马赔笑:"这是我老公,不好意思啊刚刚没说清楚,我们公司许多姑娘都单着呢要是看着合适我给你介绍啊。"

  老板娘听着这话算是安心了些,又忙冲季长风道歉:"不好意思啊,季先生。"

  一直到回家路上季长风都没开口说一句话,以为他还气喊他叔叔事,秦凉安慰了他两句,"人家小弟弟么,见着你这么大喊叔叔不也是正常么?"季长风却只淡淡扫了眼她没说话,秦凉不知道他又怎么了,索性撇了撇嘴不再开口。

  两人回家之后季长风就钻进书房看文件去了,电脑屏幕闪着幽兰光,文件自始至终都停留第一页,他很少开小差,今天却走神走了很久,好像所有一切都失去了掌控,秦凉对于他就好像黑夜里一束温暖光束照耀进他心底,谈不上多爱,却舍不得离开,舍不得放手。

  她说"反正迟早都要离。"

  他好像不愿意了--

  即使他不愿意了那又怎样,坤叔不止一次提醒过他责任,他担当,狗屁!

  一切都不会有变化。

  他也不允许自己人生出现任何意外始料未及变化。

  等到他揉着抽疼太阳穴出来时,秦凉已经洗完澡抱着书伴着昏暗灯光沉沉睡去,睡袍前襟大敞,若隐若现弧度引领他往幽谧地方探去。

  季长风洗完澡穿着居家服跟拖鞋出来,站浴室门口嘴角勾着抹弧度望着她,此时秦凉已经又换了一个睡姿,雪白被子全数滑落至深色地板上,长腿微微悬床沿处。

  突然,床头发出一丝蓝光,他狐疑缓步踱到她床前,拿起床头手机他微微眯了眯双眸。

  仲乔:「已办妥,明天三点咖啡厅见,晚安。」

  伴着皎洁如水月光他甚至能看清楚她微皱小脸。眉头紧锁,额头冒着细细密密汗珠,耳际碎发濡湿粘连脸上。

  心中缓缓流淌过一丝异样情绪,使劲儿扣紧了握手中手机,指节处都微微翻着白光。

  ***

  翌日,秦凉醒来时候发现身侧居然躺着一张熟悉侧脸,他好像很累。

  秦凉惊叫一声。

  "你怎么会这里?"

  身侧男人睫毛微微颤了颤,睁眼慵懒瞧她一眼:"你忘记了?"

  秦凉心头顿时一沉。她不至于啊--

  她颤着嗓子问道:"啊啊啊啊--我不会把你上了吧?"

  季长风嘴角微微抽了抽。

  秦凉又拿过边上钱包抽出几张红色大钞扔给他,"虽然我们结了婚,但我们有协议,这钱你拿着,这事儿我们就当没发生过。"

  季长风脸色顿时铁青转黑,一字一句咬牙道:"秦、凉!"

  秦凉啊了一声,喃喃道:"不够啊?外面这么点能睡好多个呢。"

  睡好多个?季长风气翻身就将她压身下,灼热硬物牢牢抵着她。

  长腿紧紧箍紧她,低头倏然含住她双唇,濡湿舌尖试图蹿进她嘴里,低声威胁道:"你嫖过?"

  秦凉立时想要推开他,却被他禁锢死哎动弹不得,她刚刚只是有些不知该作何反映,想要调和两人之间尴尬气氛才那么说。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

  还未说完,却被季长风淡淡截断:"所以你觉得做了一夜之后你还能这么轻松?"

  ""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12点不,晚上再。

  jhnsn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13-8-141:33:3

  谢谢地雷。

  这么冷文还有地雷。谢谢。破费了。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