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与地下铁 > 第18章 鲤鱼跃龙门(2)
  这时从洞穴里的某一条通道传来一阵龙语,冲入哪吒的耳朵。哪吒分辨出来,那是刚刚离开的雷公在回头呐喊:“我刚接到指令,要去牵引一具龙尸去龙尸坑,我想那应该是甜筒。”饕餮催促道:“你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哪吒顾不上多说,他向俯卧在坑中的龙群鞠了一躬,然后双足一顿,整个人斜斜飞过半空,跌跌撞撞地朝着其中一条地龙通道跑去。饕餮看着他的身影消失,晃了晃脑袋,趴回到龙坑里去。

  哪吒在漆黑的通道里快速钻行,龙的力量使他能看穿黑暗,耳边的风呼呼吹过。他身上带着几十片龙鳞的力量,动作迅捷得如同一只成了精的兔子。地龙通道四通八达,又没有路标,根本就是个迷宫。哪吒唯一的向导,是雷公在远处时有时无的龙啸。它是个大嗓门,用的又是龙语,呼喊声在狭窄的通道来回折返,为哪吒提供正确的指引。

  当哪吒快接近龙尸坑的入口时,终于看到雷公的身躯缓缓驶来。哪吒大喜,快步向前想去打招呼,却一下子停住了脚步。在他面前,雷公身后是一具巨大的龙尸,在通道里磕磕绊绊地被拖行着。龙眼紧闭,龙头低垂,四只龙爪子无力地垂吊着,浑身的鳞片暗淡无光。在它的咽喉处是一道深深的剑痕,沾染在剑痕旁边的斑斑龙血还向下滴着。看来甜筒是刚刚被明月处决的。几名押送的白云观道士一脸厌恶地站在雷公背上,监视着这具胆大妄为的妖龙,唯恐它再次复活。哪吒站在黑暗里,想放声大哭。可是他不敢,生怕被道士们听见。哪吒只能咬住嘴唇,拼命抑制住自己的悲痛,双肩发抖。他身躯上的鳞片闪着幽光,似乎像是龙群们为同伴送葬的悲鸣。

  雷公把甜筒拽进龙尸坑的上空,盘旋了一圈,爪子一松,甜筒的尸体软软地跌落到坑底,“哗啦”一声,溅起了一大片龙骸骨和一阵尸臭。白云观的道士掩住口鼻,迫不及待地驱赶雷公离开这个鬼地方,连最后的确认也不顾了。他们前脚刚离开,哪吒立刻从黑暗中现出身形,钻进龙尸坑的顶端。他向下望去,只看得到偶尔亮起的磷火。哪吒毫不犹豫,纵身一跃,身上的鳞片散发出的力量,让他稳稳落到足有几十丈深的坑底。龙尸坑的底部到处都是龙骨,死亡的气息无处不在。哪吒落地之后,四下扫视,很快闻到一股血腥味道。他鼓起勇气,拨开散落在四周的骸骨,朝着那个方向摸去。这里无比寂静、无比压抑,触目可见的都是密密麻麻的骨头,可以看得出来,这些巨龙生前一定都有过一番挣扎。大概是身附鳞甲的缘故,哪吒甚至可以隐隐感觉到浓郁的怨恨之气,从这些骨头上蒸腾而起,在头顶聚成一层肉眼看不见的迷雾。

  哪吒原来最害怕的就是骷髅,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在如此恐怖的地方独行,居然还没哭鼻子。哪吒很快就在一堆碎骨的顶端看到了甜筒的尸体。巨龙的身躯扭曲成奇怪的角度,四爪分摊,龙尾被一具骷髅龙头的眼洞夹住。他攀上骨堆,伸出双手抱住甜筒的头,把脑袋贴在龙吻上,哇哇大哭起来。那个高傲的甜筒,那个温柔的甜筒,那个身上沾了冰淇淋甜筒的甜筒,那个一直希望能有机会在天空飞翔的甜筒,现在却一动不动地趴在那里,不理哪吒。

  随着哭声,哪吒身上的龙鳞慢慢一片片脱落下来,飞到已经丧失了生气的龙尸身上,就像是雪花浸入热水一样,一点点融进龙身。每融进去一片,甜筒的尸体就泛起一点光芒。哪吒瞪大了眼睛,想起饕餮的话,这些鳞片代表了龙的生命力。不知是不是错觉,哪吒似乎看到,甜筒的龙须微微地摆动了一下。“快点,再快点。”哪吒恨不得自己把鳞片撕下来……

  龙门节终于到来了,这是长安城万众瞩目的节日。壶口瀑布附近人山人海,长安城的老百姓们扶老携幼,都跑过来看热闹。天子喜欢与民同乐,不过围观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所以被官方严格限制在四个外围区域。参加的人不用担心视野问题,因为龙门已经被白云观架设在壶口瀑布的正上方。这是一道无比巨大的彩虹状木门,它的门柱上镌刻着金灿灿的玄奥法阵,让它悬浮在半空中。围观者只要略微抬起头来,就能看到它巍峨的身影。据参加过的人说,正式开始以后,黄河里的鲤鱼就会高高跃起在半空,争先恐后地跳过这道门,蜕去鱼皮,披上龙鳞,还会发出一声清啸。整个过程,会有十几条甚至几十条龙接二连三地在半空飞过,非常壮丽。

  “这些龙不会逃走吗?”有人发出疑问。

  “怎么可能会让它们逃掉!”说话的人指了指天空,四架大型“大唐”运输机正在龙门上空盘旋,它们的机体要比“贞观”“武德”大上十几倍,光是牛皮动力舱就有十个,二十个巨大的螺旋桨“嗡嗡”地转动着,八根铁钩和三排符咒炮始终对准龙门。在它们周围,还有成群的飞行编队,耀武扬威地分割着天空。在他们下方的地面,是神武军的炮兵阵地和白云观的法阵,炮兵和道士各自坚守着自己的位置,仰望着龙门。

  “看见没?那些龙一变化,这边马上就有飞机往下压,等压得足够低了,神武军就开始轰击,把龙逼到法阵里来,白云观的道爷们一念咒,就给收住了。天罗地网啊,根本跑不掉!”

  “好厉害!”听众们发出惊叹。

  天子并不知道民众会发出这种议论,此时他正站在壶口瀑布附近视野最佳的小山顶上,手持一个精巧的单筒望远镜朝龙门看去。清风道长和李靖站在天子左右,一个神态自如,一个面色阴沉。“剑修都就位了吗?”天子问。

  清风道长连忙一拱手:“是,他们就隐伏在壶口附近,万无一失。”

  天子乐呵呵地说:“有他们在,我就放心了。就算玉环那个疯丫头说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