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与地下铁 > 第15章 杀了我(1)
  白云观位于长安城附近的骊山之上,或者准确地说,骊山就是白云观本身。经过清风道长多年经营,整个骊山已经被挖空了。别看骊山表面郁郁葱葱,幽静繁茂,其实白云观的本观就隐藏在巨大的山腹里,长安城很少有人知道里面究竟有多大,到底隐藏着什么东西。到达骊山的途径有两条。一条是走官方的驿道,这是皇帝视察时的路线;还有一条是从长安城的地龙系统分出一条支线,直通山体之内,主要用来补充各类修道物资。不过这条支线是白云观自己管理,长安地龙管理局的人无权插手,俨然就是一个独立王国。

  明心念了一个法诀,驱赶着几个纸力士把数箱精白米和岭南送来的几袋荔枝挂到地龙的鳞片上。装满最后这一批货,这趟地龙就可以出发前往骊山了。等到货都装完了,明心看了一眼地龙的眼睛,两只圆如荔枝的巨大眼睛空洞地望着前方,没显露出任何不安的迹象,他的心中稍定。长安刚刚闹过龙灾,听说观里的师兄还出手制服了一条发狂的巨龙,所以明心得加倍小心,不要在自己值班的时候出了乱子,被师长训斥。

  明心正准备发出出发的信号,忽然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他回头一看,看到一名高髻青袍的道士走了过来,他腰间佩着一把宝剑,身旁还跟着一名艳丽女子,怀里抱着一个梳着两条小辫的小道童。“我们要赶去观内,要三个位置。”道士淡淡地吩咐道,语气里却带着不容推脱的威势。明心扫了一眼,发现这道士的袖口绣着北斗七星的花纹,而且那花纹还会慢慢地依照北斗的轨迹旋转,不禁心中一惊。这是白云观剑修的标志,数量极少,每一个都是人中龙凤。眼前这人莫非也是一位剑修?可是这人的面目实在有些陌生,何况还带着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和小孩。明心连忙想问个究竟,那道士却眉头一皱,开口呵斥道:“这是师尊亲自要的,你想知道,自己去问他。”

  明心吓得后退了几步,摆了摆手。白云观剑修深入浅出,以他的品级根本接触不到那个圈子。何况他负责这个货运站以来,什么奇怪的货物都运过,修道之人,法门千变万化,需求也五花八门。他连忙作揖道:“是弟子唐突了,请师叔上座。”然后让开通道。道士带着那两个人停在了巨龙身旁,却半天没有动静。前往白云观的巨龙和长安地龙不同。长安地龙服务的是普通人,所以鳞片的位置都靠下,乘客可以伸手抓住鳞片,再跳上去。而往返于骊山和长安之间的巨龙,为了方便运输大宗货物,鳞片都特别长大,位于巨龙身躯靠上的位置。普通人如果想乘龙,没梯子根本够不着,但对想乘龙的道士来说,可以用法术解决这个问题。

  明心看到他们三个站在巨龙边上,抬头望着高高在上的鳞片,似乎有些茫然,心中升起疑问。这位师叔在等什么?只要一个小小的群体浮空术,就可以上去了呀?这是最低阶的法术了,一个刚入门的道童都会。他想走过去询问,那道士已经转过头来,面色不善:“你还在等什么?难道要我亲自动手?”“是,是。”明心如梦初醒。白云观剑修是何等身份,怎么会自降身份做这种琐碎小事。明心忙不迭地施了法术,把他们三个轻轻送上去。一直到巨龙缓缓离开站台,钻入隧道,明心才如释重负,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自己怎么这么迟钝,白白浪费了一个巴结的机会,希望补救得不算迟。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巨龙抵达了白云观在骊山深处的站台。明心早就用传音符通知了对面的人,所以早有道士候在站台,用法术将三人接下来。白云观剑修带着女人与小孩离开,没人敢问他们去哪儿。他们沿着一条玉石铺就的路面走上一段高坡,不由得深吸一口气。在巨大的山腹空洞里,各色建筑鳞次栉比,观、舍、塔、坊、庙、堂、殿、阁、亭一应俱全,高高低低占据了绝大部分空间。以骊山之大,居然都显得有些拥挤。白云观的规模已经远远超过了一个观的大小,根本就是一个城市了。冒着青烟的是丹炉房,泛着红光的是制符坊,塔尖偶有雷电,殿内不时传来低沉的轰鸣,还有一些古怪说不上用途的建筑,叮叮当当声音不绝,不时有飞剑道人和纸符力士穿梭其间,比长安城还热闹。在整个山腹的中心还立着一个巨大的鼎炉,鼎壁雕刻着玄奥的花纹,如同一个蹲坐在道观中的巨人。

  “清风那个老杂毛这几年没闲着啊。”剑修脱口而出一句欺师灭祖的话。

  “别感慨了,快走吧。”女人催促道。

  他们三个走下玉石路,进入这座道观都市。都市沿途的道士都行色匆匆,没人理睬他们。这一带非常复杂,他们不知该怎么走,就拦住了一个路过的道士。

  “运到这里的巨龙,一般会被关在哪里?”剑修问道。

  “禀告师叔,当是在缚兽殿内。”道士恭敬地在玉符上用指头画了个简略地图,然后倒退着走远。

  “这些道士看着聪明,其实也很蠢嘛。这样就可以把他们骗过去了。”沈文约摸了摸自己的高髻,觉得有些滑稽。剑修的身份非常管用。那些道士一看到袖口的北斗七星,一句话都不敢多问,问什么答什么。

  “你以为这是件很容易的事吗?这袖口的金线是特制的,七星会随时辰变动而移走,只有白云观才能做出这样的袍子!没人能仿制!”玉环白了他一眼,觉得这男人根本不知好赖。这件道袍是去年天子寿宴之时,清风道长进献的寿礼之一。她费了一番功夫,才从皇宫的库房里调出来。如果只是普通的假北斗七星,估计很快就会被人发现。哪吒忍不住催促两个人说:“我们快走吧,我感觉甜筒还活着。”他担心地朝远处望去,眼睛里闪过焦灼的神色。他的口袋里鼓鼓囊囊,装满了各种零食,打算带给甜筒吃。

  他们按照道士给的地图,很轻易就找到了位于一块青色山石之后的缚兽殿。这里叫殿,其实是个很大的土坑,里面堆放着报废的炉顶、烧剩下的丹渣、画错的符纸等研究废料,所以根本没有守卫。甜筒奄奄一息地趴在这一大堆垃圾里,龙皮暗淡至极,几乎要和周围融为一体。龙的生命很强韧,在遭受了这么严重的打击之后,它没有死,可也仅仅是没死而已。唯一证明它还活着的,是从龙喉里不时发出的微弱喘息,那声音好似一个破败的风箱。甜筒对白云观来说,本身的价值并不大,它只是清风用来压制李靖的道具,所以只要活到公开处刑就够了。现在白云观需要它活着,所以简单地在它身上贴了几张疗伤的符咒,还用一根长管往龙嘴里注入一种浓缩的浆液,让它没力气挣扎,但也不会立刻死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