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我为书狂 > 第六百六六章:为杂志作序
  下一页

  “世间以痛吻我,要我报之以歌。”

  这是一首什么样的诗句?

  这一首诗句后面该当有如何的胸襟?

  这一句话又该是经历了多少风雨才感悟出来的人生至理?

  看着屏幕上这一句话,央视台长“熊孟光”拍案而起,激动的大声说道:“这简直又是一个秋水先生的存在呀。”

  是的。

  自从央视与黄一凡合作《精武门》《潜伏》两部电视剧之后,央视台长熊孟光便无比的关注黄一凡。此时,黄一凡面向媒体的公开课,熊孟光亦是第一时间关注。而当熊孟光看完了这一集授课视频之后,熊孟光却是激动的不能自己。

  “这样的人物,应该邀请上我们台里的百家讲坛才是。”

  不过,冷静下来之后,熊孟光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百家讲坛说是讲坛,但重在百家,所谓百家,取至于春秋战国时的百家争鸣。

  这里的家,是大家的意思,放在春秋战国,可是以称之为“子”的存在。

  虽然熊孟光已然认为,黄一凡已经可以算得上是一位大家。可是,当看到黄一凡的年龄,熊孟光还是有些无奈。

  年龄还是太低了。

  哪怕有举世的学问,恐怕也会惹来无比的争议。

  百家讲坛是他们央视推出一个学术类最高规格的综艺节目,同时百家讲坛也是全国学术类最高规格的一个节目。只要登上百家讲坛上的讲师,无不是一方之大家。黄一凡虽然学术已经达到,但声望与名气仍然较浅,最为重要的还是年龄。

  “看来,只能再等几年。”

  叹了口气,熊孟光很是不舍的关掉了视频。

  不过,关掉这一则视频之后,熊孟光似乎觉得少了一些什么。

  想了想,熊孟光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有些年头的笔记本。

  这个笔记本是熊孟光年轻时候买的一个笔记本,每当有什么人生感悟,或者被什么启发之余,熊孟光都会在笔记本上写下自己的感悟。

  今天,也是如此。

  翻开笔记本,熊孟光无比严肃的写下刚才令他无比震撼的一句诗:“世间以痛吻我,要我报之以歌。”

  世间再多的苦难,我们未必需要用泪水与痛苦去面对。

  我们需要回应的,可以是一首欢快的歌声。

  ……

  “黄老师,前几天你上的公开课非常精彩。”

  黄一凡个人办公室,系主任刑艺对黄一凡大为称赞说道。

  “哪里,哪里,其实前些天一直有些紧张,我怕视频发出去之后,有人来骂我呢。”

  “骂你,呵,黄老师,你多心了,你的课讲得这么好,谁敢骂?”

  “就是,小黄呀,你现在可是我们水木大学的招牌呀,该展现的时候就得展现,别像以前一样一直低调。”

  边上的孔书俊走了过来,说道:“该出手的时候就出手,现在如果还有谁敢来质疑你什么,我孔书俊第一个跟他们拼了。”

  “孔教授,多谢。”

  黄一凡向孔书俊表示感谢。

  “对,就像孔教授说的。黄老师,公开课你尽管发挥,还是按之前的,你想怎么讲就怎么讲,你想怎么上就怎么上。我们水木,就是你最强大的后盾。谁若敢质疑,我们水木所有讲师替你和他们掐架。”

  刑艺也是豪气万千的说道:“什么叫做当仁不让,黄老师,你现在便应该如此。”

  “谢谢刑主任,我会的。”

  “好了,我们就不打扰你了,期待你的第二节公开课。”

  在黄一凡办公室坐了一会,刑艺和孔书俊便已离开。

  “唉……”

  刚离开黄一凡办公室,刑艺却叹了一口气。

  “老刑,刚出黄小友那里,你叹什么气?”

  孔书俊问道。

  “没什么,我只想说,可能刚才我们所说的对于黄老师来说也没什么用。”

  “呵呵,老刑,那小家伙聪明着呢,你以为叫他“当仁不让”他就会吗?他到底年龄太轻,虽然有追赶秋水先生的实力,但自身承受的压力却也不小。”

  “倒也是。”

  刑艺想了想,便点了点头:“真想什么时候黄一凡哪一天成为秋水先生一样的存在就好了。”

  “我也想。”

  孔书俊也是大为感慨:“希望有生之年自己可以看到这么一天。”

  看了一眼前方办公室的窗口,孔书俊内心祈祷的说道:“黄一凡,加油,老朽可是一直期待那一天到来呢。”

  ……

  “当仁不让。”

  而两人离开之后,黄一凡却是小声的念了刑艺所说的这句话。

  什么叫做当仁不让?

  意思是说碰到积极的事情,自己应该主动去做,不推让。

  不过,黄一凡又哪里不知道刑艺与孔书俊与自己说这一些话是什么意思呢?

  无非就是希望自己能够真正成为像秋水一样的人物。

  可是,黄一凡知道自己的水平。

  秋水先生虽然也是自己的笔名之一,但秋水先生也只是他要成为的那一个。

  再修炼几年吧。

  再修炼几年之后,我必然令三者身份合而为一。

  “黄教授,您好,我是华国诗坛杂志主编方大为。有事找您商量,这是我的tt号。”

  小小感叹之后,黄一凡接到了一封来自华国诗坛杂志的邮件。

  “您好。”

  将对方的tt号加为好友,黄一凡发了一个在线的表情。

  “您好,黄教授,前几天您讲的现代诗鉴赏的课程太经典了,特别是那几首诗,写得非常棒,我们华国诗坛杂志想请您为我们写一篇序。”

  “写序,这个,为什么找我,诗歌方面比较厉害的不只我一个吧。”

  华国诗坛是华国诗歌协会旗下的杂志,也算是半官方的一个杂志。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能为华国诗坛写序的都是一方之大家,而若没达到这个标准,你想写都不会给你机会。

  “黄教授自谦了,其实您在诗歌方面已经是顶尖了。当然,我们其实也想邀请秋水先生。只是您知道,秋水先生当年……”

  “噢,明白了。”

  黄一凡不由得一笑。当年自己的笔名秋水,可是将诗坛一大堆人给杀尽了。虽然现在的诗坛与当年的诗坛已经完全不一样,但想来他们也没胆量找秋水先生给他们写序。这要是“秋水先生”再一发狠,他们好不容易重新组建的诗坛说不得又分分钟给灭了。

  “不过,黄教授,我们可没认为你不如秋水先生。”

  似乎发现自己说错了话,方大伟又解释说道。

  “不用解释,这个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不过,你们确定要找我写序?”

  “无比确定,我们相信黄教授您的水平。”

  “ok,既然如此,晚一些写好发给你们。”

  点了点头,黄一凡答应了下来。

  ====

  ps:感谢“姜地”打赏盟主,这一章是六百六十六章,也祝“姜地”生活六六六。当然,看书的所有朋友们,也要六六六起来……(未完待续。)

  ,无弹窗阅读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