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姐姐有毒 > 54情敌
  “为什么这么任性?”师兄问,还是没舍得放下我。

  “为什么才来?”我答非所问,外带指责。

  “刚才我并不在附近。”师兄的眉头皱得死紧,“倘若我没来,你就打算就死在这儿吗?你的斤两我知道,看着很吓人,但撑不了多久。”

  “我赌你会来。”我把头埋在他的颈窝里,“若你不来,死有什么了不起。”

  “小乙……”

  “你以为我是来和你胡搅蛮缠的?”我直视着他,“我是有重要的事要和你说。你可以选择逃避自已的身世和感情,但是你不能选择不见我。因为,我和小丁有需要你的时候。”

  师兄一愣,轻轻放下了我。那一刻,我感觉无比孤凉,整颗心都在哀叹。

  “出了什么事?”师兄挥手制造了一个结界,低声问我。

  我望着那月光照不到的黑暗角落中,那星星闪闪的凶恶眸光,不禁打了个寒战,“师兄,如果你在这个位置上坐得很辛苦,为什么不离开?”

  “我有不能推卸的责任。”师兄的眼神突然变冷,“不顺服?没关系,不过杀戮而已。”

  我吓了一跳,心中疼了起来。

  师兄变了,他以前是那种云淡风轻的人,永远好像心不在焉,永远好像神游太虚,当他被念了很多遍后,轻轻的“哦”的那一声,就好像连风也变软了。可是现在,他似乎也黑暗了下去,躲不过般。

  “这就是你为什么离开我的原因?你……爱过我吗?”我痛楚的问,根本不指望他回答。他本来就是这样的呀,不会给别人答案,只那份感觉让你淡淡的明白,却又抓不住。

  可是,他却一反常态,“小乙,我的心里没装过别人,可是……我爱不起你。”

  爱不起?什么意思?只因为他是狼人,还为着什么秘密而跑到这里来收服狼群,当了首领?不,他眼神里的情绪太复杂,肯定还有其他原因。是什么?

  我要张口问,他的食指却轻按在我的唇上,“说正事吧。”

  “那你要先答应我,至少别让我找不到你。师兄,有时候我真得无依无靠,我需要有人站在我身后。”

  师兄不说话,看得出他很挣扎。好半天,他才摇头道,“远离你,是因为只要跟我有关系,你就会倒霉的。小乙,你会被连累的。”

  我很吃惊,想问他为什么,感觉出他还有更大的秘密,但终究,我没问出口,因为我知道他不会再回答了,只退一步道,“最多我答应你,没有要命的事就不找你。这样可好?”

  “小乙!”

  “就让我知道你在,也不行吗?”我急了,眼泪都快掉了下来。

  师兄的目光在我脸上轻轻浅浅的落下,似乎在用眼神亲吻我,因为犹豫难决,所以格外缠绵。沉默很久后,他终于点头,从怀中拉出一条用黑色细链拴着的戒指,挂到我脖子上,“有急事的时候,对着它念飞廉妄音咒,我自会找你。”

  他说着,帮我调整链子,无意中发现了我脖子上的另一条。我没留神,被他抽出来看。

  “鬼牙戒指?”他轻蹙了眉,很吃惊,“这是血族的宝物,怎么在你这儿?”

  我一时无语,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里昂把这个戒指给我的目的和动机,正琢磨着要怎么说,他却忽尔惨淡一笑,“是那位血族亲王送你的吗?”

  我只好点头。

  “小乙,你知道这是多么贵重的宝物吗?他这个都肯送你,证明……”

  “是借。”我打断师兄,强调,“他是借给我的。”

  师兄苦笑,“血族和狼族的两大宝物,鬼牙戒指和狼牙戒指,多少人觊觎,却都在你这里了。记着,别给人看到,千万别给人看到。”

  “怀壁其罪吗?”我有点莫名其妙的慌乱。

  师兄摇摇头,“我……我没有资格干涉你。可是……离他远一点,人类与血族终究不能……”

  “人类和狼族也一样吗?”我第二次打断他,把一个鬼头,一个狼头戒指都仔细的放入领口,把那些细碎的心情全部抛开,步入正题。

  解不开的乱麻,要么一刀斩断,要么根本不理,等着它自已松开。既然我现在无法决定,也只好先放放,毕竟有我更重要的事做。

  “师兄,我今天来,是想请你援手。”我深呼吸,压下心里的痛,正色道。

  “什么事?”他也收敛心情,目光澄澈起来。

  我把请他联手夺得金家宝物的事说了。他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我,似乎有点生气,又有点无奈,“你不知道狼族和血族是永远不相融的吗,小乙?”

  “我知道。”我点头,“但我也知道,为了共同的利益,仇人间也可以联手,何况只是敌我双方。”

  “共同的利益?”师兄的脸阴沉下来,“他把小丁变成了吸血鬼,把你扣在岛上软禁,我无法认同他。”

  “他没扣留我,是我自愿留下照顾小丁。”我急急地为里昂辩解,但立即又意识到这会让师兄误会,话题一转道,“师兄,不管怎么说,上一次的交易毕竟出了纰漏,虽然并不是我们的过错,却祸及了小丁。杀掉里昂亲王报仇已经没有意义,重要的是小丁啊。”

  “所以,你助纣为虐?”

  “我不管血族、不管狼族,我不管这个世界是否被邪恶物种占领,我什么也不管!”我甩手,生气地转过身去,“为了小丁,我可以与全世界为敌。什么深明大义,与我无关,我就是个自私的人,只管自已的家人怎么样,不理会其他!”

  气氛,一时僵住了。我粗重的呼吸,纠结自已是不是太急躁。可这时,师兄却静静地说,“以前,你很少发脾气。”

  “那是因为我累了。师兄,你难道不知道我有多辛苦吗?”我蹲下,深深的埋下头,真的连吵的力气也没有了。

  师兄单膝跪在我身边,环住我的肩,“我知道,我怎么会不知道?你不爱算计,现在却不得不每天面对各种势力的倾轧。所以,我一直想让你回中国去。只可惜,阴差阳错,还是把你卷了进来。”

  “我不怪谁。”我抬起头,泪眼朦胧,“命运不就是这样吗?不管你努力与否,抗争与否,该来的,它还是会来,躲不开的。可是小丁……小丁……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沉沦。他就像我们的亲弟弟,如果我们不管它,等我们老了,死了,他怎么办?扔下他孤独的一个人活下去,躲在阴暗的角落里,看着所爱的和所恨的,全部消失在他的生命里,就像那些吸血鬼一样痛苦吗?师兄,不管怪谁,事实已经改变不了,我们只能修正它!”

  “好,我帮你!”看到我掉眼泪,师兄咬牙点头。

  我不责怪他的犹豫,毕竟我只是人类,可他却是狼族的首领。他的出手,可能意味着种族的背叛,意味着本来就坐不稳的王位,面临着更大的动摇。可是日行石不见了,也不知是真爆炸了,还是被什么人暗中偷梁换柱了,总之金家的宝物有可能是我最后的希望。

  我必须,带着小丁回中国去!对任何人保守着小丁的秘密,苦等我师傅出关。如果那宝物真的可以代替日行石,小丁就可能因此受益,以后不必惧怕阳光,那样更容易隐瞒他已经变异的事实。

  当然,我也不会伤害师兄。我甚至想过,得到金家宝物后,我先要帮师兄治服这群狼人,只要他肯让我帮他的话,我万死不辞。

  “师兄,对不起。”千言万语,只化为这一句。

  “傻孩子。”师兄摸摸我的头发,“你但凡自私一点,不要顾着家里人,就不会那么痛苦了。”

  我无语,坐在地上,依偎在师兄的怀里,絮絮绵绵地说起具体的行动安排。远远的看,就好像一对久别重逢的情侣在互述衷肠。我们就那么一直坐到周围的狼人散尽,坐到天光大亮,然后我才离开,婉拒了师兄的相送。

  我心里空落浇的,明明自从见到师兄的那天起,就数今天的话多,可却不知为什么,感觉他离我远了似的,心里有挥不去的惆怅。或者,正如他所说,所谓过去,就是再也回不去的地方。

  而是人就知道,哈德斯岛的渡轮只有晚上才开,而现在只是清晨,所以我找了间豪华酒店,舒舒服服睡了一觉,又痛快的逛了街,买了不少东西,恶意透支,反正可以让里昂来还。天全黑时,才上岛。

  踏上沙滩,我不禁苦笑,因为我居然有回家的感觉。难道,真是住得太久,有感情了吗?不过我还没走到月光情人的侧门,D先生就从礁石后闪身出来,拦住我。

  “怎么样?”他急切地问。

  我故意显得特别轻松,比了个V字,“马到功成。”

  我以为他会舒口气,说太好了什么的,哪想到他却一脸雀跃,兴奋地道,“真想和你们一起去。”

  “为什么?那很危险啊。”我把他拉到角落,严肃地说,“这事你不能大嘴巴啊,里昂说要保密的。”

  “我没跟别人提啊。”他摊摊手,“我就是好奇,当里昂和小甲兄这两个种族对手兼情敌对上,到底是什么样的火星撞地球场景啊。”

  我一瞪眼,“别胡说八道?什么叫情敌!”

  “你别跟我说你没感觉。”D先生吃惊的样子有点夸张,“小甲兄爱你,里昂不是要和你结婚了吗?”

  我颓然,都站不稳了。果然,谎言说上一百遍,就成真的了啊。哼,才不要嫁给他哩。

  ……………………………………

  ……………………………………

  ………………66有话要说………

  今天元宵佳节,祝大家团团圆圆,甜蜜如糖。

  多吃几个元宵,好有心情看书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