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无赖兵王 > 第452章把这个人赶走
  左慈在矮桌旁落座,拿起笔在一张丝绢上写下丹药配方。

  写完之后,他递给郭嘉说道:“这个方子虽然不能成仙得道,求个延年益寿还是可以。”

  双手接过丹药方子,郭嘉匆匆浏览了一遍,向左慈问道:“先生,这个方子里好像没有那几味常用药。”

  “郭公说笑了。”左慈说道:“丹药配方各有不同,所谓常用的几味药,无非是世人都知道的几味。真正密不外传的好方子,会让世人都知道?”

  看向曹铄,他又说道:“如果不是公子请我来,这个方子我可不会给郭公。”

  左慈这么一说,郭嘉放心不少。

  他向曹铄抱拳拱了拱手说道:“多谢公子请来先生。”

  “郭公和我又不是外人。”曹铄笑道:“过些日子我迎娶了小姐,郭公就是我的妻舅,这点小事难道还不能帮忙?”

  “公子说的是!”郭嘉连忙应了。

  “左慈先生,郭公得了新药方,必定急于炼丹。”曹铄说道:“我俩也别在这里耽误他,也该告辞了!”

  左慈起身,向郭嘉拱手辞行。

  当初曹铄带着于禁戳穿左慈把戏,他并没让于禁把左慈的名声搞臭。

  郭嘉再聪明,也想不到左慈那些把戏都是障眼法。

  送俩人到丹房门口,郭嘉说道:“公子,左慈先生,我衣衫不整恕不远送。”

  “郭公只管忙自己的。”曹铄说道:“我送左慈先生就行。”

  辞别郭嘉,快到前院的时候,左慈向曹铄问道:“公子打算怎么安顿我?”

  “你想让我怎么安顿?”曹铄笑着问道。

  “公子别这么笑。”左慈苦兮兮的说道:“你这么笑,我心里发虚。”

  “帮了我个大忙,我怎么会对你不利?”曹铄问道:“你那几个美娇娘哪去了?”

  “都在城外。”左慈说道:“上回担心公子找我麻烦,我把她们都给带出去了,没想到还是被火舞找到……”

  “你还知道害怕?”曹铄笑着问道。

  “怎么能不怕?”左慈说道:“要是别人,用点障眼法也就骗过去了,我在公子面前用的障眼法,哪次管用过?”

  “以后留在我身边,把你的那些障眼法都拿出来用。”曹铄说道:“障眼法放在你身上只能用来坑蒙拐骗,要是给我,起到的作用可就大了。”

  “那是。”左慈说道:“公子是什么人?文治武功天下第一,我见过这么多豪雄,还没哪个有公子这样的能耐。”

  “你是故意想害我?”曹铄问道。

  “公子怎么这么说!”左慈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是发自肺腑的在夸赞公子,无论河北袁绍、荆州刘表,哪个也没公子……”

  歪头看着左慈,曹铄笑而不语。

  左慈连忙闭嘴。

  曹铄虽然面带笑容,可他却看出不太妥。

  坏大事了,拍马屁拍到马腿上去了……

  “以后这种话还是不要说。”曹铄说道:“马屁可以拍,拍到过了,就会招来杀身之祸!”

  “我记下了!”左慈舔了舔嘴唇,没敢再多说。

  “你把女人安顿在什么地方?”曹铄说道:“回头我让人把她们接进许都。”

  “公子,我还是不要在许都城里住。”左慈说道:“许都没几个不认识我的,万一哪天再招惹一些是非……”

  “说的也是。”曹铄说道:“既然这样,我连夜派人送你离开。你要记住,我打算把你留在身边,你就无路可逃。无论你躲到什么地方,我都有办法把你揪出来!”

  “公子放心,我哪也不去。”左慈说道:“就在住处等着公子,随时召唤随时到!”

  曹铄微微一笑,向身后的两个卫士吩咐:“送左慈先生回去。”

  两个卫士应了,其中一人对左慈说道:“先生,请!”

  左慈跟着卫士离开,曹铄则带着另几个人返回他的住处。

  刚进正门,迎面他就见到了王嫣。

  “公子!”向曹铄行了礼,王嫣小声问道:“家里怎么多了个人?”

  “多了个人?”曹铄问道:“你见了陈到?”

  “那个壮汉叫陈到?”王嫣追问。

  “怎么了?”曹铄微微一笑:“哪里不妥?”

  “公子有没有发觉,他的杀气很重?”王嫣说道:“我本来是要去见父亲,却偶然遇见了他……”

  “他来投我,又没有其他去处安置。”曹铄说道:“就在外院安顿了。”

  “公子出外,如果带着他,必定得带着我。”王嫣说道:“他的武艺,恐怕你身边那些人不是对手。”

  王嫣剑术非同一般,她对杀气有着十分敏锐的嗅觉。

  曹铄是在街市上遇见陈到。

  陈到明显是刻意拦路和邓展、祝奥发生冲突。

  当时发生的一切都太刻意,曹铄对他当然会有怀疑。

  怀疑归怀疑,曹铄却不会轻易说出口。

  他岔开话题,向王嫣问道:“你去见了帝师?”

  “还没有。”王嫣说道:“见了那个人,我就一直在这里等公子。”

  “去吧。”曹铄说道:“多带两个卫士,早些回来。”

  “我不去了。”王嫣说道:“除非公子把那个人赶走。”

  “我已经决定把他留在身边,怎么会轻易赶走。”曹铄说道:“别闹,快去见帝师,你什么时候见过有我处置不了的事情?”

  狐疑的看着曹铄,王嫣问道:“公子真的已经有了打算?”

  “放心好了!”曹铄笑道:“我什么时候做过没把握的事情?”

  “那我……真的去了?”王嫣还是有些不放心。

  曹铄脸上保持着笑容:“去吧,有说话的工夫,你都该回来了。”

  王嫣离去。

  每走两三步,她都会回头看一眼,总觉得不太放心。

  她实在想不明白,曹铄为什么要把这样的人留在家里。

  目送王嫣出门,曹铄向一个卫士吩咐:“把陈到叫来,就说我有事找他。”

  卫士应声退下。

  曹铄又向另几个卫士吩咐:“多准备人手,一会陈到进了房间,你们把房间给围起来!”

  其中一个卫士离去,另几个卫士则按住剑柄,提起了警觉。

  “没有必要这么紧张。”曹铄笑道:“我只是找他聊聊,让你们在一旁作陪罢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