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乱秦 > 第117章 随口说说
  秦子楚笑着回抱住嬴政,语调温和的说:“可我不想和也许亲吻时候会换牙的男孩子有亲密举动。你就老老实实的等着长大吧。”

  秦子楚话音一落,嬴政干脆利落的松开怀中之人。

  他冷静的点点头说:“好,日子也没有多远了,朕等你。”

  秦子楚笑眯眯的在嬴政的嫩脸上摸了一把,凑过去调笑道:“等你十五岁,我亲自为你加冠如何?”

  嬴政向身上撩水的动作一顿,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立刻点头。

  随即,他神色有些迟疑的看向秦子楚,忽然说:“子楚,似乎从来没有人为你举行冠礼?”

  秦子楚点点头,不当一回事的说:“我在赵国的时候,这具身体应该已经年满二十。当时没人提醒我冠礼的事情,我那时候又不习惯长发,整日披头散发的也觉得很麻烦,干脆自己学着将头发束起来就算完了。反正我生活的年代没人在乎这些,大家都是几乎都是短发。有没有举行冠礼,对生活都没有丝毫影响。”

  嬴政眼中划过一丝异色,轻声说:“原来是这样。”

  秦子楚没注意到嬴政异样的反应。

  他微笑着凑到嬴政身边并肩坐好,柔声问:“阿正到时候想要什么做礼物庆祝自己长大成人?”

  “朕要你,你愿意给吗?”嬴政侧脸看向秦子楚,眼中神色透出掩饰极佳的迟疑。

  秦子楚一次又一次的拒绝让嬴政明知道他对自己的感情,心里还是有些没把握。

  他现在已经分不清楚到底是因为他身体的年岁太小,还是另有隐情,所以秦子楚才始终不愿意对他敞开胸怀。

  嬴政紧紧盯着秦子楚脸,一瞬间都不想错过他脸上的表情。

  没想到秦子楚闻言一愣,随即失笑道:“你还挺有情调的,成人礼之后就要……嗯,可以。”

  嬴政没想到秦子楚竟然这么简单就答应了他的要求,不由得彻底愣住了。

  随即,他脸上绽开惊喜的笑容。

  秦子楚一无所觉的转头看向嬴政,轻笑着推了推嬴政的肩膀,继续说:“帮我擦背……哎?你怎么笑得嘴角都僵住了?真这么高兴?难怪都说年少贪欢。”

  嬴政沉默的接过布巾,直接将秦子楚翻身按在桶壁上。

  他声音发紧的说:“朕当然很高兴。”

  秦子楚抱着桶壁,忍不住露出笑容,低声说:“你表现得这么清纯真的没问题吗?都不像是‘鞭笞天下’的始皇帝陛下了。”

  嬴政轻轻擦着秦子楚的脊背,口中道:“难道朕非要对自己放在心里的人不好,才能显出朕威霸天下的气势?朕心悦你,只会想对你好,不停的对你好,把九州之内所有的珍玩都堆放在你面前,让你此生此世都无法遇见超越朕的男人,再也离不开朕。”

  嬴政说着话,放开手中的布巾。

  他从身后将秦子楚抱在怀中,两条手臂紧紧拥抱着他略显瘦弱的身体,火热的胸膛紧紧贴在秦子楚的背上。

  两人在浴桶中相拥片刻,秦子楚侧过头蹭了蹭嬴政的侧脸,轻声说:“阿正,你已经很好了。我不需要这些东西,你若是真的想要讨我欢心,不如对百姓臣民好一些,看到他们吃饱穿暖,我会很开心的。”

  “好。”嬴政想也不想,直接答应了秦子楚的要求。

  嬴政明白自己答应的要求代表了什么,可秦子楚已经告诉过他,自己上辈子重刑重法得到了怎么样的结果。

  因此,此路不通,嬴政不会撞了南墙仍旧不回头,非要一条路走到黑。

  嬴政希望嬴氏天下千秋万载,能有一个纠正上辈子错误的机会,未尝不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

  秦子楚不知道嬴政心中所想,只觉得嬴政现在与史书中所说的那个男人有越来越大的差别。

  他可以轻而易举的分辨出两者不同,而眼前的少年令他倾心。

  秦子楚转身抱住嬴政,低声说:“水快凉了,我们回去歇息吧。”

  嬴政点点头,主动为秦子楚擦干身体,两人携手回到寝房之中。

  嬴政看着紧紧相贴的两床被褥,忽然说:“子楚,朕每天晚上都想拥抱着你入眠。”

  秦子楚面色微红,微不可查的从鼻腔里发出“嗯”的一声,人已经钻入被窝里面,在身侧腾出一块空位。

  嬴政立刻上前挤在他身后,将秦子楚整个人裹在怀里。

  秦子楚感受着身后火热的胸膛,轻轻发出一声喟叹,主动向嬴政怀中贴近。

  他立刻感觉到拥抱着自己的身体僵直了,少年的身体像一张拉满的弓般紧绷着。

  热烫的温度贴在他身后,宛如一块热烫却坚硬的玉石,让秦子楚忍不住伸手与他的手指紧紧纠缠在一起。

  秦子楚忽然说:“阿正,我喜欢你表达出来的一切,唯独不能接受你身体的年纪。谢谢你愿意包容我。”

  嬴政急于加深两人之间的羁绊,为此事事都表现得极为执着。

  对此,秦子楚并非没有丝毫感觉。

  但嬴政表现得越是容忍退让,秦子楚就越是克制不住去试探嬴政的底线。

  结果两人之间一退一进,秦子楚生活得越发自在,反而让本该肆意胡为的嬴政忍了又忍,不得不披上温和包容的虚假外皮对待他,才能够让两人之间关系继续。

  秦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