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乱秦 > 第112章 噎到第二更
  秦子楚尚未褪去丧服,新一轮服丧期再一次落在他身上。

  许多人都说“女要俏一身孝”,但嬴政看着浑身上下只有漆黑长发作为点缀的秦子楚,心里却觉得这种干净到空白的色彩穿在他身上的时候,不逊色于浓艳的朱红。

  白色甚至还为秦子楚增添了一层飘渺的仙气。

  “阿正,怎么了?”秦子楚对着嬴政摆了摆手,让他坐到自己身边。

  他脸上显出淡淡的笑容,又很快克制了自己的表情。

  三重重孝加身,秦子楚不能肆意欢笑。

  屏退了左右的宫人,嬴政直勾勾的盯着秦子楚开口询问:“死后,你想要什么样的陵墓?”

  秦子楚瞬间愣住了。

  随即,他眨了眨眼睛,反应过来死过一次的嬴政又在考虑“身后事”这个重大的课题。

  对古人来说,葬礼是和出生一样重要的大事儿。

  因此,无论年老而去的秦昭襄王还是仅仅做了三天国主的秦孝文王的丧事都极尽荣哀。

  这一点从现代发现的秦始皇陵之中就能够看出来连嬴政也不能免俗——依山傍水的秦始皇陵之中驻扎了一支威武强大的秦军陶俑。

  “史上第一手办男”的封号因此落在了嬴政头上,让他膝盖无辜中了一箭。

  仅仅从这一点中就能够看出嬴政对身后事的重视,和秦国因此而形成的过度浪费。

  秦始皇陵确实是中华的奇迹,可……秦子楚一点都不羡慕。

  秦子楚对保存尸体完好没有这种近乎强迫症的追求,他习惯现代的丧葬模式了。

  他凑近嬴政,抬手顺着他的眉目描画,眼中神色温柔,可说出口的话却瞬间让嬴政沉下脸。

  “阿正,我若是某一天死了,把我化成灰,撒进大海里。”

  秦子楚的声音穿透了嬴政的脑海,话中的意思让他勃然大怒。

  嬴政“嘭——!”的一声狠狠拍向桌面,猛然站起身怒视着秦子楚,咬牙切齿的说:“朕以为你改变心意了,可是你要做什么?让朕将你挫!骨!扬!灰!!!秦子楚,你还有什么不敢说、不敢做的?既然早就想好了死后宁可如此也要与朕分别,为何表现得与朕亲昵如斯?”

  他一把抓住秦子楚的手腕,挥手指向窗外,怒声道:“若是你注定会比朕早死,就算是找机会将你囚禁,朕也不会让你死后如此潇洒的逃开。你不要做梦了!”

  手腕上的力量强横得秦子楚眉头直皱,可从嬴政的表现之中不难猜出他所做的决定踩到了嬴政的痛处。

  秦子楚努力忽略手腕上的疼痛,露出微笑。

  他轻声说:“阿正,你冷静下来,我没有这种意思。”

  “没有?你的话,朕不信!”嬴政性格之中被隐藏得很深的多疑全面爆发,过于良好的记忆力让他轻而易举的回想起秦子楚曾经做过的种种拒绝。

  此时,嬴政眼眶发红,看着秦子楚的眼神充满了怀疑和愤怒,像是一头被激怒的雄狮。

  “你若是还能听进去我的话,现在放开我的手腕,我被你捏的很疼——我们之间相隔的不仅仅是时间,还有漫长的时光带来的差距。”秦子楚眉头微蹙。

  可他彻底放松身体,做出任由嬴政摆布的模样,一直温和凝视着嬴政的眼睛。

  当一个人生气的时候,另一人只有保持冷静才能够控制局面不会滑向可怕的深渊。

  秦子楚一如既往的举止让嬴政迅速压下暴起的怒火。

  他放松手掌的力量,扶着秦子楚坐回原位,快速掀开袖袍遮掩的部位,果然在上面见到了被自己捏出的红痕。

  嬴政眼中立刻留露出悔恨的神色想松开手。

  秦子楚反手握住嬴政的手掌,摇了摇头。

  他轻声说:“阿正,时事迁移,我的年代没有什么人土葬了。大家死后都是送去焚烧成骨灰的,将骨灰撒入大海就像是死后能够逍遥的游遍五湖四海,这不是挺好的么?我不懂得你对身后事的执着追求,这对我来说不过是一场消耗人力财力的巨大浪费。”

  嬴政想要说些什么,秦子楚立刻开口道:“不,让我说完。对你来说,曾经建造过的秦始皇陵是对自己始皇帝地位的印证,但我不需要这些。这种行为和我的整个意识都无法符合,虽然我不会阻止你做这样的事情,但我不能容忍自己接受满是血泪和尸骨累积成的皇陵,不要为此劝说我接受你的想法。”

  嬴政看着秦子楚难得坚持的神色,忽然觉得心中憋闷不已。

  他摩挲着手中始终不见衰老的手掌,轻声说出他心中的恐惧:“子楚,你想过没有,这些年来你始终生机勃勃,没有任何衰老的迹象,若是——朕死了,你还在。你该怎么办?”

  秦子楚脸上露出惊诧的神色。

  他从没想过自己会拥有无穷无尽的生命,这种可能性太可怕了!

  慌乱从秦子楚眼中一闪而逝,他看着嬴政忽然说不出话来。

  嬴政低声笑了起来。

  他将秦子楚的手掌贴在自己脸颊上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