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乱秦 > 第95章 卑鄙第二更
  嬴政心思复杂的再看秦子楚,却找不到反驳他的话。

  上辈子费尽心思,嬴政也没有求得升仙永寿的办法,反而在年老的时候发现一切不过是都是江湖术士的骗局。

  他追求的长生不老是水中漂浮的圆月,而而他正是那个不停打捞着水中月亮的蠢货。

  因此,嬴政在重生之前就已经对鬼神之事深恶痛绝。

  若非他真的有此经历,恐怕再多活几年的话,会一怒之下让方士这种职业彻底消失在世界上。

  此时被秦子楚用傲慢的语调说出“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嬴政立刻就明白过来,这件事情是绝对无人可以做到的。

  换句话说,无论如何他都控制不了秦子楚的去留。

  这让嬴政心中失望不已。

  他握住秦子楚的手掌叹了一口气,开口道:“子楚,你生活的地方是什么样的?不,还是别告诉朕了。”

  嬴政忽然说:“朕总有一种感觉,若是在你的年代,朕绝不会是你欣赏的类型。”

  秦子楚听到这句话,不由得笑了一下。

  他带着点调戏的心情捏住嬴政下巴晃了晃,压低声音说:“不遇见的话,怎么会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的人呢?陛下似乎对自己没什么信心——来,告诉我,谁伤害过你脆弱、幼小、稚嫩的心灵,让你从此憎恨这个世界,发誓要报复天下?”

  嬴政推开秦子楚的手,低声说:“朕看你是方士的书看多了,净胡言乱语。”

  秦子楚想起自己看过的那些书里描述的嬴政,笑得根本停不下来。

  他干脆斜倚在矮桌上,将脸颊枕在手臂上面,挑眉斜睨着嬴政,轻声道:“你知不知道自己不立后的后果有多惨烈?史学家都说因为赵姬在宫里和嫪毐胡搞乱搞,你从此以后完全不信任女人,绝情断爱,了渡残生。啊哈哈哈哈!了渡残生啊!!!哎呀,想起来真是有意思死了。他们要是知道你这幅样子,估计都会想把自己的发言稿扯成哈士奇撕咬出来的碎片!”

  嬴政心里不清楚“哈士奇”是什么东西,不过听秦子楚的口吻,那似乎是一种讨人喜欢却很麻烦的宠物。

  于是,他略过这个问题不提,反而兴致勃勃的被秦子楚拐跑了注意力,询问道:“史学家?他们都是怎么评价朕的?”

  秦子楚不客气的说:“有人说你是‘千古一帝’,不过,真正说起来,你的名声大概是也算是毁誉参半。但我觉得你创建的功业真的太伟大了,你不知道吧?直到两千年之后,封建帝制彻底崩溃,华夏大地才离开你构架的社会格局。”

  说到这里,秦子楚顿了顿。

  随后,他笑眯眯的说:“作为一个男人,我一直奉你为男神。所以,刚开始的时候,对待你的反应才会表现得那么奇怪。”

  嬴政终于亲耳听到秦子楚毫无芥蒂的提起过去,脸上神情不由变得越发温柔。

  他不由得说:“朕喜欢你之前的态度,但现在你能够和朕笑闹无忌,朕更加开心。”

  两人话到此处,相视一笑。

  秦子楚本以为嬴政下达命令给匠人制造马具,时间再长也不过是十天半个月的事情,却没想到嬴政其实是个有强烈完美主义倾向的人。

  开始打板之后,嬴政就停不下来了。

  “子楚,你看他们造出来又是这样敷衍的东西,怎么能拿来安放在朕的马背上?”嬴政厌恶的推开摆放在桌面上的马鞍。

  他眼神之中嫌弃明显得瞎子都能看出来。

  秦子楚伸手揽过马鞍,前后转着看了一圈,心中无语。

  鎏金的马鞍在每一处凸起都镶嵌宝石,曲线流畅、外观华美,手掌摸上去还能感到舒服的回弹力量,哪怕坐在上面也不会觉得咯屁股,秦子楚不知道这样的马鞍还有哪里不好。

  他找了半天也没发现任何不对劲。

  因此,秦子楚不得不开口向表达这是次品,需要给差评的嬴政询问。

  秦子楚疑惑的说:“到底哪里不好?”

  嬴政伸手翻过马鞍,让接触着马背的位置朝上,手指点在其中凹陷的部位说:“就是这一块做的不好,会让马的脊椎很疼,磨伤他们的背部,下面的绑带做的也不够理想,固定不稳,极速奔驰的时候会导致马鞍滑动。”

  嬴政说着摇了摇头,坚持的说:“这种东西绝对不行,朕一定要让他们改成完美的才可以。”

  秦子楚对嬴政的完美主义一点办法都没有,嬴政对此已经放弃治疗了。

  秦子楚只能无奈的说:“可我们在路上都耽误半个月了,就算是坐马车慢慢游荡回去,也该到咸阳城了。国主看不到我们该怎么解释?”

  嬴政皱着眉头犹豫了片刻,不满的抓起长长的马鞍。

  他终于说:“将这批工匠带走,我们先回咸阳。”

  Σ(っ°Д°;)っ你的意思不会是,做不到完美誓不罢休吧!

  少年,你的强迫症这么严重,你家里人都清楚么!

  嬴政一向气场强大,说做就做。

  当天下午秦子楚就坐在被自己评价为“回弹力舒服”的马鞍上,双臂搂在嬴政腰间。

  他们踏上了回到咸阳的旅程。

  虽然秦子楚一路上马术的毫无进步,但经过整整一路的折磨,当他到达咸阳城的时候,已经能够自己利落的上马、下马,而不被人发现只是粗通骑术的现实。

  “真是许久未曾回来了,看着都城竟然会觉得陌生。”秦子楚感叹了一声。

  抬眼看向仍在马上的嬴政的时候,秦子楚忽然坏笑了一下,用温柔似水的眸光裹住嬴政,抬手柔声道:“阿正,下来吧,别怕,父亲接着你。”

  嬴政忍不住一挑眉,眼中写满了戏谑,看的秦子楚脸上发烧。

  可嬴政却将手放在秦子楚掌心,表现得像个真的不通马术的孩子似的,从马上滑了下来,摔在秦子楚怀里。

  嬴政语气颤抖的说:“父亲,我脚疼。”

  秦子楚脸上一白,心中道:嬴政你摆出这幅病娇脸的模样要做什么?

  大庭广众之下啊!

  你的廉耻呢!

  像是看出秦子楚要逃,嬴政眸光一闪,不动声色死死握住他的手腕,让秦子楚动弹不得。

  他低声说:“父亲扶着我好不好?”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