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乱秦 > 第54章 拆院子
  范睢眼前一亮,马上说:“小公子为何如此认为。”

  嬴政抬眼一撇秦子楚。

  秦子楚立刻习惯性的掏出丝帕伸手为他擦了擦嘴角亮晶晶的口水。

  随后,嬴政才开口道:“武安君功高震主尚且不知,平日仍旧居功自傲,竟敢随口对门客吐出于国君不满之言。以此足见其被杀不冤。”

  君权至高无上的年代,敢污蔑君主,怎么杀白起都合理合法,符合民情。

  范睢欣慰的点点头。

  大门当他抬头看向表情有些迷惑的秦子楚时,摇了摇头,心中遗憾的说:“看来彰黎先生还是错了。”

  秦子楚不知道话题怎么突然又扯到了彰黎身上,表情越发迷惑不解。

  范睢微笑着解释:“彰黎先生曾对我说,公子有天子之德。范睢与公子接触虽然不久,却也看得出,彰黎先生此话不假。可他师从儒学,有一点却错得离谱了——公子虽有天子之德,却完全没有天子的狠辣。公子归秦之后所做的事情,我已经全部都打听过来。公子从不忍傒公子血溅五步、不忍邯郸城了血流漂橹,但为人君者需恩威并施,只有并入我大秦土地上臣服的百姓,才有资格感受君主的恩德。其他人都是敌人,死不足惜。”

  秦子楚听到范睢的评价,心中略有些失望。

  可他从来到这里,就知道身边会有“始皇帝嬴政”的存在,对亲自争夺天下的想法从来不深刻。

  加上后来又发现身边的奶娃娃其实是重生的,他就更断绝了亲自打天下的心思。

  因此,秦子楚此时心情虽然失望,却称不上难过。

  范睢笑着点头,轻声道:“公子被老夫这样评价尚且能够轻松以对,果然胸怀过人。”

  说到这里,范睢看了看秦子楚身边倚靠的男孩。

  他欣慰的说:“公子不必失望,公子虽然不够狠辣,可小公子却是天生的王者。您有生之年必定能够看到我大秦集齐九鼎,一统华夏。”

  秦子楚听了这话,不由得笑了起来。

  (*°▽°*)集齐九鼎,就可以召唤始皇帝了!

  “那阿正的就要辛苦相国教导了。”秦子楚顺遂推舟的抱起嬴政,让他坐在自己膝头,能够舒服的靠着自己胸腹,不必自己坐得辛苦。

  心理再怎么成熟强硬,嬴政的身体都是柔弱的孩子。

  他虽然能够自己坐起身,可无论如何,自己坐着是不如窝在秦子楚怀中舒服的。

  秦子楚年轻炙热的身体总是散发出勃勃生机和迷人的触感,令人沉迷。

  嬴政放松了一直紧绷的身体,在他怀中露出一个舒适的表情。

  范睢有趣的看着他们父子两人的互动,脸上笑意盎然。

  他忍不住说:“公子与小公子之间真是温情脉脉,令人羡慕。”

  秦子楚闻言一愣,不敢置信的看向范睢,好像他说出口的话犯了什么禁忌。

  转瞬之后,秦子楚低下头,将视线重新落在嬴政绷得死紧却异常漂亮的脸蛋上,脸上笑开了花。

  嬴政看着秦子楚的神情,对范睢点点头,平静的说:“他对我很好。”

  度过这一节闲聊,秦子楚忽然意识到了一项自己之前没注意的问题:“相国讲解的课程似乎都是针对个人性格弱点的。”

  范睢笑着大方的回答了秦子楚的问题:“是,老夫没有什么本事,唯独一项值得自傲的就是,只要听说别人做过的小事,就可以发现他人的为人。但老夫这样的本事,比起光明正大的排兵布阵、杀敌立功,就显得手段阴柔了。”

  秦子楚却不这么认为,他平静的说:“见微知著已经是一项难得的才能了,相国太过自谦。”

  这一番相互的评价之后,秦子楚和范睢之间的气氛,终于从虚无缥缈的客套之中生出真正的师徒亲密。

  范睢主动拉回之前的话题,不客气的批评着白起:“武安君其人傲慢自尊,固执己见。而且,他有才华,还能够在队中之中一呼百应。最糟糕的是,白起平日里嘴巴还不够牢靠,想到了什么都敢说。他也许从没有过不臣之心,可这样的人,若是遇不上公子这等胸怀的君主,是绝对不可能善终的——国主的心胸没那么广。”

  范睢说到此处,停下要说的话,看向秦子楚。

  秦子楚知道,又到了自己发言的时候了。

  他略作思索,然后尽量从性格方面分析白起的弱点——这个事情并不难,每一个当老师的人都要学习教育心理学,里面总有分析熊孩子的案例。

  “长平之战后,赵国许诺国主六城,却完全没有交付。因此国主一怒之下发兵邯郸,但战局却并未能按照国主的希望迅速倒向我大秦。因此,为了速战速决,获得胜利,国主试图启用武安君。武安君一而再、再而三的用称病拒战惹怒了国主,因为这个借口看起来实在是太像藐视国主的权威了。随后,武安君对此战必败的分析又通过他和相国之间的门客联系,传入相国耳中,相国肯定不会放过这样好打击政敌的机会。”秦子楚说完,看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