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乱秦 > 第34章 落水
  秦子楚和彰黎同时住声,直勾勾的看向龙阳君。

  整支队伍跟着静了下来,河岸边只剩下雨声敲打在窗沿和河水湍流不息的声音。

  龙阳君嘴角勾起冷笑,拉弓如满月,眼中流出近乎实质的杀意。

  “你说自己是不是特别该死?嬴异人,你竟然敢说国主的不是!”龙阳君冷声喝问,毫不掩饰的维护心上人。

  秦子楚露出干巴巴的笑容。><

  他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已经把龙阳君忽悠走了,竟然还是被他看出破绽折返回来,但毋庸置疑,自己还没活够呢。

  “我自己,当然不会说自己该死。”秦子楚扯起僵硬的嘴角,声音略带上微微的颤抖。

  这是他第一次直面死亡的威胁,秦子楚心跳得飞快。

  太阳沉底消失在了地平线之中,雨下得越来越大了,滚滚乌云遮天蔽日,似乎从远处传来几声雷鸣。

  夜空之中没有丝毫光亮,可秦子楚却诡异的能够感觉到直指着他眉心的箭尖是不是闪过的流光。

  忽然,船家“噗通”一声跳入河水之中逃了!

  龙阳君冷笑一声,恶意的说:“船夫都跑了,我看你们还能往哪里逃?”

  冷汗很快打湿了秦子楚背后的衣衫,但他仍旧一动不敢动。

  此时,杂乱的马蹄声骤然在山间响起,与急骤的雨声交织成令人心惊的催命符。

  马匹不安的跺着蹄子,打出一声声鼻响,摇头摆尾的拉动着车厢摇晃,发出“吱吱呀呀”令人牙酸的声响,可车夫只顾抱着头蜷缩在角落里哆嗦,根本不敢上前一步,制止马匹移动。

  气氛冷凝得让人连呼吸都放轻了。

  “新垣衍他们来了,肯定会制止我的。”龙阳君自言自语了一声,修长的手指轻轻一放,利箭已经带着万钧之力直逼秦子楚眉心而去!

  咻——

  利箭在漆黑的夜晚发出恐怖的声响,像是死神的手掌紧紧抓住秦子楚的脖颈!

  秦子楚不通武艺的战五渣,彰黎也是个文士,利箭直射而来,两人竟然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秦子楚的呼吸一瞬间变得极为急促,他手掌下意识抱紧了怀中柔软的身体,可一时之间被龙阳君震慑,竟然毫无闪躲之力。

  嬴政快被秦子楚蠢疯了!

  难道你就不能动弹一下吗?距离这么远,龙阳君擅长的是剑术不是箭术!

  但嬴政还是一个柔弱无力的婴孩,根本无法像以往一样动作灵活敏捷,连偶尔挪动一下手脚都觉得疲累不已。

  可要被射杀的人是……属于他嬴政的!

  嬴政此时顾不得其他,用上最有利的武器,猛然张口咬在秦子楚胸口。

  秦子楚“啊!”的发出一声惊叫,竟然不顾迎面而来的利箭,急急忙忙低头看向怀中婴孩是否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不等他反应过来自己此时的动作多么令人惊喜,秦子楚已经“嘶!”的痛呼出声。

  原来龙阳君的利箭竟然擦着他的面颊而过,在上面留下一道深深的血口子。

  龙尚君射出的箭矢上力道极大,破空而来发出一声闷响,狠狠钉进车厢的框架之中,尾翎前后摇晃,在寂静的车内嗡嗡作响。

  整架马车竟然都顺着箭矢射出的方向狠狠摇晃起来。

  拉车的马匹似乎也感受到凛冽的杀气,竟然跺着蹄子向前走了几步,可又被渡河的船只限制,不敢跳下湍急的河水。

  粘稠的血液顺着秦子楚脸颊流下,血腥气立刻在空气之中散开。

  这一变故骤发,彰黎终于清醒过来。

  他高声喊着扑到秦子楚面前将他挡住:“公子,公子!你伤得严重吗?”

  百年战乱萦绕着九州大地,无论哪一国的臣民都经历过不少厮杀。

  赵国更在几年之前刚刚遭受了让他们几乎青壮尽灭的长平之战,能够活下来的男人不是老弱病残,就是胆小如鼠的懦夫。

  对艰难求生的平民来说,脸面从来不是重要的东西。

  此时一见龙阳君真的敢开弓射杀秦子楚,他们再也顾及不上此时身在江中,竟然通通学着船夫跳入江中逃命。

  “公子,咱们怎么办?”彰黎彻底慌了手脚。

  船被船夫用成年男子手腕粗的麻绳捆绑在河岸上,他用尽力气撕扯也奈何不得,而船夫系的扣节,彰黎根本不明白怎么解开。

  一时之间,他们三人竟然通通被困在船上进退无路。

  “你们还想走?今日我一定要让你们留下命来!”龙阳君自箭筒中又摸出一把箭来,双箭连珠,再次指向秦子楚。

  彰黎张开手臂挡在秦子楚面前,急喘着说:“秦国对魏国并无动武之意,龙阳何以非要对付异人公子不可?”

  不提此事还好,一旦向龙阳君提起他被秦子楚主仆愚弄的事情,龙阳君更是火冒三丈,高声道:“你还有脸问我?秦国与赵国之战与我魏国何干,你们若是直说出姓名,谁会为难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