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乱秦 > 第30章 掉马
  秦子楚有些被眼前的巨变震得反应不过来。

  在他和彰黎讨论回到秦国的路线之中,进入魏国,随后逆流而上穿越周天子的小小一片领地,最终回到咸阳是最简单快捷的方法。

  可现在好不容易才踏上了魏国的土地,还没等摸到黄河河岸,秦子楚却发现自己就要被轰出去了?

  “你等等。”秦子楚不等美貌男子离开,快走几步拦在他马前,阻止了男子的去路。

  男子有些不满的挑高眉毛,扬声道:“你有什么要说的?”

  秦子楚抬头对上他的眼睛,忍不住执拗的说:“我对留在魏国没兴趣,但是我要渡河四处游历。你的命令我没办法遵守。”

  美貌男子嗤笑一声,但脸上的神色显然已经因为秦子楚的话放松了不少。

  他撇撇嘴角,放松了声音给秦子楚递来一个台阶:“周天子?就那么几个县的领地还有资格自称天子,真是大言不惭。你要去便快走,不准在魏国逗留。我平生最讨厌的就是美人,再让我看到你,一定要你好看。”

  既然达成了目的,秦子楚也不再多言,行礼道:“多谢。”

  随即,他转身回到马车车厢之中,放下窗帘遮挡住了美貌男子的视线。

  彰黎看了秦子楚几眼,然后笑着摇摇头,有些揶揄的说:“公子,若是彰黎猜得不错,刚刚对你不敬的人应该是魏王宠爱非常的近臣。”

  秦子楚觉得车厢外的美貌男子脑子简直有坑。

  美貌是天赋,更是父母的恩赐,人得到天生的优势本该以此为荣的。

  更何况,自己与那男子素不相识,他仅仅因为自己有一副好皮相就故意来找麻烦——若真的如此厌恶美人,男子为何还打扮得艳丽张扬,干脆在脸上划几刀不就什么都解决了——分明是看不得其他人更好。

  小人行径,但却是直白的真小人,秦子楚不厌恶,可若是自己人如此,他也不会欣赏。

  秦子楚摇摇头,仍旧带着些许怒火的说:“魏王宠爱这样的近臣,恐怕魏国要衰落了。”

  彰黎见秦子楚根本没弄明白自己话中的意思,笑得根本停不下来,有些变调的说:“公子误会我的意思了,我说的‘近臣’乃是娈宠,魏王无法将他带进后宫,干脆‘力排众议’一口气为其封爵——此人正是龙阳君。但公子也不要因为他的身份轻视此人,龙阳君本人确实有些本事,他精通剑术,更十分擅长审时度势,说话有条理,几次出使他国都将成功完成了魏王的托付。是个人才,可惜了,和国主牵扯进风流韵事之中。”

  秦子楚被“龙阳君”三个字震了一下。

  在他的印象之中,“龙阳君”三个字始终伴随着男宠之类的贬义在其中,无论男女,凭借金主上位,都不是人生磨灭不掉的污点。

  但他却没想到彰黎会对龙阳君评价如此之高,语气之中甚至还有惋惜之意。

  秦子楚不由得询问:“先生似乎很欣赏龙阳君?”

  彰黎手指在敲了敲膝盖,犹豫片刻后道:“龙阳君的才华毋庸置疑。魏王现在前朝后宫都离不开他,两人日日相伴。可龙阳君是个男人,魏王的继承人并非龙阳君所出,如此下去,不出十年,一旦魏王过世,恐怕龙阳君下场会非常凄凉。”

  秦子楚奇怪的不是这一点,历来给人做男宠的就难有好结果。

  他奇怪的是:“难道魏王后就没有阻拦魏王宠幸龙阳君,任由他们俩的关系闹得这么风风雨雨的不得安宁?”

  彰黎不当一回事的说:“但凡君王金口玉言,大臣顶多是劝谏,国主非要做的事情,谁都拦不住。”

  秦子楚听了这话,跟着叹了一口气。

  他若有所思的看向怀中的嬴政,心里想:是啊,确实谁都拦不住。

  否则男神这样有统一强迫症的人,怎么会不要海上仙山,反而让执意让徐福那种神棍带着金银财物和童男童女跑去求劳什子的仙药呢?

  修仙文中毒是种病!

  o(≧口≦)o男神,这辈子我绝对要治好你!

  嬴政对上秦子楚的眼睛,顿时觉得他温润的眼神中似乎有千言万语。

  可无论怎么看,都是一种“你怎么这么任性啊”的既宠溺又无奈的神色。

  他觉得自己后背有点发冷——他父皇又想到什么了?

  #父皇的世界,朕永远弄不明白#

  没等嬴政深思此事,秦子楚已经开口说:“先生若是觉得龙阳君是个人才,日后灭掉魏国,不妨考校一番,给他个职位。只不过,与他共事的人,决不能是喜欢男人的。”

  彰黎看着秦子楚,眼神显得有些诧异。

  彰黎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秦子楚已经继续说:“龙阳君喜欢男人、还是女人,这对他的工作没有影响。事实上,以我个人而言,男女也是无所谓的,情人可心就好,没必要在乎太多外物,性别、年轻、身份都不是问题。但龙阳君今日凭借魏王宠爱而封爵位,上行下效,魏国境内不知道从此以后有多少依靠着裙带关系上位的人。我大秦绝不可以助长此等歪风邪气。若要高官厚禄,凭真本事自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