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末英雄 > 516.第516章 西院之家
  好在张海同柳香回到宫城西院之后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小惠兰似乎也知道要到了吃饭睡觉的时间了,见到柳香来到的时候高兴的主动跑了过来。可张海来到女儿近前的的时候,小惠兰却似乎产生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很显然:张海的身材同平时里带着自己一起玩儿的人差别太大了。两岁的孩子最多记得一年前的事,可这一年以来张海总是在忙碌的征战与训练场上同新军主力部队的战士们一起渡过的。柳香至少回来已有几个月的时间了,参加北征前也经常和孩子在一起。虽然最一开始的时候同自己曾经的孩子也有些陌生,但彼此之间至少重新了解并建立了信任。张海对此也很无奈,只得在母子二人一起用饭的时候躲的远远的。

  闲暇无聊的张海向这宫城西院的旧居闲逛的时候,才发现这个曾经临时在皇宫里修建起来不比寻常的城里民房好多少的简朴房宅在出征这半年左右的时间里已经大变样儿了。许多地方不再是狭小的房间组成,而是如这宫城内的其他宫殿一样拥有广阔而高耸的厅堂,专门的剧场以及多了不少新奇设施的练功房。在张海大致的估算下:这一间房屋平均下来至少就在百平米左右。客厅会场,练功房,卧房,水房,厨房,书房乃至中间的走廊总计差不多有累计一亩左右的室内面积了,如果包括这前面的花园与池塘,整个西院差不多扩大到三亩左右的范围。其实张海在出征前也有改善旧居环境的想法,毕竟在这宫城宫殿群中那样一座似是老百姓寻常民宅一般的院落实在是太过突兀了。可却没有想到,这西院不但扩大了很多,而且没有繁杂的雕刻装修,也拥有很多与众不同的东西,比如书房内这世上罕见的玻璃窗,乃至超越这个时代欧洲建筑理念的采光设计不俗的门窗构划。

  这样一来,整个西院虽然没有皇宫中的其他宫殿那样看起来宏伟而庞大,却也不是特别的碍眼了。

  见过这些,张海就大致明白了:对自己平日里的不少言论,想法都能十分熟悉的人,恐怕也只有极少数核心弟子了。而极少数核心弟子还留在南京的就只有李峰,而李峰为了避嫌没有居在这附近,就是日常办公或者接见其他下属的时候也特意选在了人多眼杂的宫城东工匠坊那一带。

  不过,个别没有跟随队伍出征的小女孩也居住在这附近,张海就问了问应该了解这些事情的一个孩子:“这西院的重建,大致花费如何?这是你应该知道的吧?”张海像留守宫城的刘冬儿问道。

  “原料大概是三千五百两左右,主要是运费和加工费,如果只算修建所花费的人工,大概二百余个工人分两班忙碌了四五个月。也有千余个工月三千两左右的银子。听一些此方面的官员们说:因为这些木料石料不需要转运北方,加工装修方面又没有什么要求,而且这厅堂也不算太大,虽然同等面积的成本人工十倍于寻常民宅,但比起同等规模的皇宫建筑来说却仅有其十分之一的成本了。”刘冬儿回道。

  就在这时候,忽然有声音从厅堂里传了过来,那时柳香少有的有些不高兴的声音,似乎是对着小惠兰用着有些严肃的需求说道:“怎么又把尿尿在裤子里了?小时候想要尿尿还知道哭,大一点儿了也懂得告诉妈一声,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儿?”因为张海曾经叮嘱过香儿:年纪比较小的孩子犯错,只要不是有关品性的原则错误,不要严厉的批评孩子。还不要对其过于约束。香儿的声音听的出也是在有些约束自己的口吻。张海也有些感叹,想必这民间寻常中年妇女脾气往往要比未成家的少女坏的多,一部分是更年期反应,另一部分则是在拉扯孩子的各种麻烦与气闷中锻造出来的。他不希望香儿因为这些琐事,到了一二十年后就如同那寻常妇人一般了。

  “也许是这个年纪的孩子有了自己的自尊心吧。这个年纪的孩子平时多注意教她自己解手就可以了”张海走到柳香的身边以劝解的口吻说道。张海也在努力的回忆前世今生那遥远的有关小时候的点滴记忆。离婴儿阶段比较近的幼儿时代,其实孩子的自尊心往往显得比成人更为强烈,甚至会因为别人觉得自己一些言谈的可爱而笑,就觉得那是别人对自己的嘲笑。到了一定的年纪,也就不太习惯于别人为自己解手了。

  听到张海这样说,柳香忽然间意识到海儿同自己决非寻常民间的夫妻,丈夫是拥有极高地位的人,而自己的地位因为没有文臣或外戚做后盾恐怕实际上比皇后还要低上不少。可万不能像寻常妇人那样任性了,不由的觉得有些惊慌,也对孩子安慰了几句。只不过这个年纪的孩子虽然已经能够说比较完整的句子,却并不能同大人如常交流。

  “孩子们睡了,我们这一天也比较累了,一起去上床休息去吧,而且最好不要让我们打搅孩子。”张海忽然有些兴奋的说道。

  柳香见到张海的神色,也不由的有些兴奋。要知道:寻常人家到了孩子两岁大的时候,至少男性来说通常对于同妻子的房事早就开始兴趣消退了。可自当年仓促的成婚以来两人在一起的时间算起来屈指可数,这也使得寻常恋人都未必有的新鲜感至今在张海与柳香之间依旧没有消退。

  宫城西院的卧房也十分独特,一个卧房只是十分寻常的大户人家一般的摆设,通常用来与孩子一起正常休息。而另一间就十分奇特了:柔软而厚实的被褥在整个屋子之间连成一体,墙壁和屋顶也是如梦如幻般的粉红色。卧房独有的异香烟雾缭绕,更增加了神秘感。做为高处的床上的被褥也比寻常大了很多,而且那似乎是完全由免被堆起来的床一般。虽然没有钢丝弹簧,却比席梦思更为柔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