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寻迹 > 第10章 四川之行
app2;

  隐约我就感觉到这事不对劲,但就在我准备去报警的时候,所长的电话却突然打来了。可他只说了一句话,说研究所是因为经费不足解散了,让我不要再查下去。我还来不及询问时是么原因,他就挂机了。当我再打回去的时候,号码却显示是空号。

  想来想去,我还是心不死,就又往研究所跑了几趟,还托在派出所工作的朋友,帮我查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没想到查了好几天,得出的结果也还是一样,研究所是真的解散了。

  我完全就蒙了,自打我从新疆回来,这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了,我完全就搞不明白是发生了什么事。也完全就没有预料到研究所,会突然间说解散就解散了。

  而且更诡异的是,那个之前在背后跟踪我的人,不但没有因此消失,反而是跟得更紧了。有好几次,我都想看看那人是谁的,但每次一回头,那人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因为回来的时候我就已经签了保密协议,所以刚开始我还以为是研究所怕我泄密出去,才派人跟踪我的,但现在看来并不是。

  当初进考古队的时候,因为没关系背景,一直都未能转正。即使是干了这么多年,也只能算个编辑在外的人员。说好听点,就是考古队员,其实也就是队里的一个没有名头帮工。考古队一解散,我也瞬间变成了,一个没钱没工作没女友的三无人员。

  虽然这些年我也存着点小钱,但那也花不了多久。没办法,我就只能硬着头皮,像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样,到人才市场里找工作。可东奔西跑了好一阵子,应聘的工作,不是要学历就是要经验,面试了好几公司,都是让我回去等电话,结果又是不了了之。

  一连几回都是同样的结果,我的心情也跌落到了极点,可是工作又不能不找,想来想去我就决定到网上试试。这回我也不敢再奢求能找到什么好工作,只要能解决温饱,够钱让我交房租,我就心满意足了。所以在那些招聘网上,只要见到是招人,收男的!我就把简历发过去,一连发了好几十份,我才停下来。

  等了有两三天的我手机终于都响,本来是没抱有多大希望的,因为除了会看些古董,我真的什么都不会。当初投简历的时候,我也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没想到电话真的来了,我心里那个激动啊,就想着也不管对方说什么条件,先答应下来再说。

  但电话一接通,那头却传来一个非常耳熟的声音。我刚才还没反应过来,仔细一听才发现原来之前和我同在考古队的队员阿炳打来的。他说四川有个私人的活,问我要不要干?

  活是我们考古行里的俗语,一般都是用来形容考古项目的。而私活也就是私人出钱资助的考古项目。但是这私人出钱的考古项目,酬劳可是考古队里没法比的。前两年我也帮忙参加过一次私人出钱的考古项目,当时间公司给的酬金,就足足比我在考古队里半年的工资还多。

  这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我这正愁没工作,听到阿炳的话我心里立马大喜,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而且也正好可以借此摆脱那个一直跟踪我的人。

  阿炳是和我之前一起进的考古队,但因为嫌工资少,在队里没呆多久他就离开了。不过在前些年的时候,这家伙不知在那里讨了件好差事,进了私人的考古队,几年下来生活过得风生水的。上次那次私活,也是他介绍的,虽然不是经常见面,但他这人还是比较靠谱的。

  我也没墨迹,拿着阿炳发过来的地址,我就踏上了去四川的火车。

  在车上颠簸了一整天,到站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来的路上我也和阿炳通过电话,所以他早早就在站里等我了。不过这次和阿炳通电话我才知道,原来他竟然也知道我们研究所解散的事。但当我问起他是如何得知的,他却说他有他知道的方法,让我不要多问。放心干活就行了。

  出了车站,阿炳就带我上了一辆黑色的吉普车。他说我们要去目的地离这还很远,让我先休息一下。可我那有那个心思,因为实在是太熟了,所以我也没有寒暄,直接问他这次考古项目的具体情况。

  虽然这些考古项目一般都是已经向政府申报的,但还是弄清楚的好。上次的那次私活就因为相关手续没办好,差点被抓进了局子。

  见到我有点紧张,阿炳就大笑起来,让我放一个万个心,这次绝对是个捡钱的活。他说这次的项目是一个香港的公司出钱的。而这个公司的一直都是研究那些少数民族的文明的,这次好像是要发掘一个什么彝族的崖墓。

  环境他也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