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他说的我都听 > 第49章 三年
  程思眠要出发去机场的那天,全员出动来送她。

  她表现的还算开心,一手揽住傅子雯,一手揽住苏显言,说说笑笑,好像只是去一趟旅游而已。

  “思眠,我们快登机了。”蒋云岚走过来说道。

  程思眠顿了顿,“恩,知道了。”

  苏显言揉了揉她的头,“到了那边打电话给我。”

  程思眠侧眸看他,满眼的不舍得,“你工作别太累了,不要忙着忙着就忘了吃饭。”

  “好。”

  程秦坐在一边,听着两人的对话自己也有些不是滋味。这么长时间相处下来程思眠在他的生活中已经占据了一定的地位,他没有什么亲人,这个侄女的存在其实一直是他心中很柔软的部分。平时没怎么表现,但今天她确实是要离开了,心里的不舍得才被放大开来。

  “小叔。”

  程秦抬眸,程思眠站在了他的面前,“怎么了。”

  “没什么,小叔我能抱抱你吗。”

  程秦老脸一红,“咳咳,抱,抱什么抱啊。”

  “别害羞嘛。”程思眠俯身揽住程秦的肩头,“小叔,这段时间谢谢你照顾我,我会想你的。”

  程秦愣了愣,莫名眼眶有些发热。

  程思眠拍拍他的背,“小叔你也想我的,对吧。”

  程秦撇过头,“谁会想你。”

  程思眠恍若未闻,“恩,想我的话可以打电话给我,我一定会随时接听的。还有啊,你该谈个恋爱,找个女朋友了,可以让查易观给你介绍介绍。”

  一旁的查易观连忙附和,“没问题,这事交给我,小眠眠你就放心去吧。”

  程秦怼了他一拳,“别瞎参合。”

  程思眠笑着站好,回头看了一眼站在她身后的苏显言,“查易观,我能不能再麻烦你件事。”

  “什么事,说罢。”

  “帮我把小叔的眼睛捂起来。”

  “啊?”

  还没惊讶完,查易观就见程思眠跟无尾熊似的挂到了苏显言身上,那架势……查易观火速的挡住了程秦的眼,承受不住就不要看!

  程思眠在苏显言嘴唇上轻轻咬了一口,闷闷道,“离别之吻。”

  苏显言眼神在身后一群看好戏的人身上停了停,虽有些不自在但还是揽住了她的腰。程思眠不满足,坚持不懈的要去亲他。

  苏显言轻叹了一口气,目光温柔,低首吻住了她的唇。

  不是舍得,不是不想念,其实知道她要离开的时候心里就像被针刺中了般难受,可是他的女孩还在成长,他该放手让她去闯一闯,他知道,她有权利去追求自己的梦想。

  飞机起飞了,一众人返程。

  “显言啊,你怎么就这么放心,你不怕小眠眠在国外迷上了哪个外国帅哥,再也不回来了?”查易观打趣道。

  “她敢!”程秦瞥了他一眼,“要是真这样,我非五花大绑把她带回来不可。”

  “喂喂喂,我又没问你。”查易观翻了个白眼,“看来你已经很能接受我们小眠眠跟显言一块了嘛。”

  程秦冷哼,他们都这样了我能不接受吗?!

  查易观,“不过绑回来?你这也粗鲁了,是吧显言。”

  苏显言开着车,目光淡淡的落在前方,“恩……还好吧。”

  “还,还好?”

  苏显言勾了勾唇,“程秦,五花大绑绑回来之后记得交给我,我来好好教育。”

  程秦,“行吧。”

  查易观,“??”

  小眠眠,为你祈福,你可千万别对别人动心啊,要不然家里可有两个恶魔磨刀霍霍等着你。

  三年的时间有多长?

  对程思眠来说,大概是长到高中女孩转变成一个大学生,一米六一蹿高到一米六五,叛逆野性转变睿智成熟。

  时光匆匆而逝,她奋力考进了耶鲁艺术学院,也成为了知名画家查克·翰林的关门弟子。她努力的靠近着自己想要的目标,废寝忘食的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

  这三年来,他和她都在各自的领域攀爬着。程思眠本以为他们可以经常见面,但实际上,她忙于考试画画,他忙于工作,两个人并没能经常一起。甚至在程思眠跟了查克·翰林学习闭关学习的那一年里,她们一整年都没有见过面。

  这就是他们的三年,不长,但是聚少离多。

  “嗡嗡嗡……”放在旁边的手机响了,程思眠放下手中的画笔,接了起来。

  “我亲爱的程小姐!!您还要我催多少遍!你是不是非得让我订个机票跑美国去你才肯把终稿拿出来?!”

  程思眠被吼的只能把手机拿离耳朵一些,等对面吼完了她才很好脾气的解释道,“果果,我家师父的画展在即,作为他最心爱的徒弟,我在他画展上的作品当然不能让师父丢脸啊,所以最近我好忙好忙啊。”

  “你别跟我逼逼这些!你那高端的画展是任务,那我的任务就不是任务了是吧,程思眠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敢给我拖稿,我非撕了你不可!”

  “好嘛好嘛,明天中午之前一定发给你,行了吧。”

  “你能保证?”

  “我保证。”

  “好,要是这期没法连载你就提头来见。”

  “遵命!果果大人!”

  挂了责编袁果的电话,程思眠啧啧摇头,拖稿对于她来说不是司空见惯吗,果果怎么还是咋咋呼呼的。

  “扣扣扣。”

  “进来。”

  蒋云岚推门进了家里专用的画室,“思眠啊,chuck来了。”

  “妈,他来了我们家八成不是找我的,是找你的。”

  蒋云岚脸上一红,“说什么呢你,老师来了你可不能待在画室不出来,赶紧出来。”

  程思眠回头笑了笑,“知道了。”

  查克·翰林在外是知名的画家,他的画在全世界的赫赫有名,每幅画的拍卖价格高的难以想象。在内嘛,他是她的老师,也是她妈的追求者,恩……这也是她后来才知道。

  “chuck,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程思眠用流利的英文问道。

  “就来问问你,画展的画准备的怎么样了。”chuck道。

  “噢~”程思眠意味深长的说道,“我还以为你只是来找我妈的呢。”

  chuck扬了扬眉,“恩,是这样没错,我就是顺便问问你的。”

  程思眠翻了个白眼,要是蒋云岚不在,她估计还得给chuck竖个中指。

  他们俩虽有很大的年龄差距,而且还是师徒,但是性子上很合,程思眠没少跟他开玩笑。

  “好了,跟你开玩笑的。”chuck道,“只是想告诉你,作为新兴的年轻画手,你在美国小有名气,这次的世界巡展是你的突破口,你可得好好重视。”

  “当然了。”程思眠点点头,“不管是不是巡展,我都用了十足的心,chuck,总的来说,还是得谢谢你。”

  “这些都是你应得的,chainy,你可是我这么些年见过的最有天赋的学生。”

  程思眠笑了笑,“还不是您教的好吗。”

  晚餐的时候,chuck留下来吃饭了。

  “噢对了,过两天我要去中国,岚,我会一段时间不过来了。”chuck道。

  蒋云岚一阵讶异,“你要去中国?”

  “是的,中国是第三个画展区,那边还有事要处理。”

  “我跟您一起去吧!”程思眠欣喜道。

  chuck挑挑眉,“你不是一个月后才回国吗,提前做什么。”

  “帮着您呗,您有什么事还可以吩咐我。”

  “得了吧,你就是想赶紧回去扑到你家那位那里。”chuck了然的笑笑,“一个月都等不住了?”

  程思眠被看穿了也不恼,“反正这学期的课我也修完了,假期其实已经开始了。老师,您既然要去中国,我索性跟您一块去。妈,你说好不好啊。”

  “好好好,知道你归心似箭。”蒋云岚摸了摸她的头,“跟显言说一声。”

  程思眠眨了眨眼,“恩……我就先不告诉他了,给他个惊喜。”

  第二天,袁果又打电话来催稿了。

  袁果是国内知名杂志的主编,早期看中了程思眠在网上连载的漫画故事,然后便联系了她。后来袁果自己经营了一家公司,越做越大,但是依然不变的是,她还是程思眠的责编,原因是,一般人收拾不了程思眠这位远在美国,而且神拖稿的作者。

  当然,袁果坚持不放弃程思眠的原因还是她的作品销量,程思眠一年前以“橙”为作者名字发表的漫画作品在国内大红,后来粉丝持续不断的增加,漫画销量只增不减。

  程思眠自己也没料到她随意画的漫画会这么红,她本身喜欢画那样风格的图画,看大家那么喜欢,便在学习之余连载。

  但众人不知道的事,这位在国内红遍漫画圈的作者实际上是美国知名画家查克·翰林的徒弟,她目前学习的美术内容可与漫画八竿子打不到一起,而且,她的美术作品已经为很多人喜欢她风格的收藏家收藏……

  “程思眠小姐,你答应我的画呢。”

  “果果,在我给你画之前,我想让你帮我做件事。”

  “你还想怎么样!!!”袁果爆了,“有画就给,没画就死!”

  “不是不是,我这次真有,但我真的有要事交给你办。”

  袁果深呼吸,“好,你说,什么事。”

  “恩,你知道ev吧。”

  “废话,这么知名的网络游戏公司我怎么不知道,我们跟他们美术部有合作。”

  “诶没错!我就是想说这个,果果,你帮我安排安排,我要代表你公司去ev的美术部。”

  “什么?”袁果愣了愣,“程思眠你是不是有毛病,我的画你都还交不出来,你想去那边做什么。”

  “我可以去画游戏人物,我看见最近他们在招人,总之你帮我安排就是了。”程思眠正经道,“喂,你是不是不乐意,不乐意的话我的画可能又要延迟了噢。”

  “你!”袁果揉了揉眉心,平复心情道,“我说你现在身价已经不低了吧,你让我安排你去ev美术部画游戏人物,你是不是闲得慌。”

  “不,不是闲得慌,只是,这是我儿时的小愿望,我想在回国的时候实现一下。”

  “儿时的愿望?等等,你说你要回国?”

  “是的果果,过两天你可以来机场恭候我的驾临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