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他说的我都听 > 第30章 爬墙
  下课时间,程思眠接到了林銮的电话。

  “喂,干嘛。”

  “程思眠,出来玩吧,我无聊死了。”林銮随意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程思眠几乎可以想象到这家伙此刻百无聊赖的倚在某处,两手指夹着烟抽的样子。

  自从他高中毕业后好像更无所事事了,他爸把本来想送他出国,但这家伙死活不肯,最后硬是进了本市的某所大学。

  程思眠想都没想就道,“大少爷,我在上课,你发什么疯。”

  正和傅子雯讲话的苏嘉南看向程思眠,林大少爷……他想起来了,是上次那个看上去不像什么好人的林銮。

  程思眠继续说道,“滚你的,我才不去爬墙。我挂了,别打了。”

  说着,利索的挂了电话。

  苏嘉南,“是那个叫林銮的打电话给你的?”

  程思眠点点头,刚想趴下去睡一会的时候手机又响了,本来以为又是林銮,正想发火的时候发现是查易观打来的电话,上次林晓晓来找他之后他就一直没回家,电话也打不通,要不是程秦说他没事她都以为他死了!

  “你死哪去了!”程思眠开口就怒吼。

  “我我,哎呀小眠眠,我现在有特别重要的事要你帮忙!”查易观的声音显得很急切。

  程思眠哼了一声,“我可不想帮你任何忙。”

  “真的特别重要,程秦去别的地方了,显言又没接电话,我自己也不在本市,眠眠,我朋友里晓晓只跟你们几个稍微熟一点,你必须帮我。”

  “你不在?那你在哪……”程思眠一顿,突然反应过来,“等等,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我有个朋友,说在医院看到晓晓了。”查易观的声音竟然有些无措,“他说,晓晓去的是妇产科,好像是要做流产……”

  “什么!”

  “小眠眠,不多说了,你赶紧去,别人的话晓晓估计也不听,你跟她熟,还能拖一拖,我会尽快赶回去。”

  程思眠猛地站了起来,“地址发给我,我马上去。”

  上课铃声响了,程思眠却跑出了教室,苏嘉南看着她急匆匆的背影,想起刚才林銮的电话,于是想都不想就跟了上去。傅子雯愣了愣,“喂,你们俩去哪啊。”

  程思眠跑到了学校的小树林里,这边的墙她上次爬过一次,还算熟悉。可刚要上手的时候,身后突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吓的她差点要惊叫。

  “苏嘉南?!你做什么!”程思眠惊吓的同时也松了一口气,“你走路都没声音啊,吓死人了。”

  “你要干什么。”苏嘉南道,“你,你要去见他?”

  程思眠心里着急,也没在意他在说什么,“我现在有急事必须马上出去,这样,你帮我去跟老师扯个慌,说什么都行。”

  苏嘉南抿了抿唇,“我跟你一起去。”

  程思眠脚下一滑,“你跟我一起爬墙?开什么玩笑。”

  “我没开玩笑。”苏嘉南正了正色,清俊的脸庞异常认真。

  程思眠噎了噎,这可是苏显言的弟弟,难不成她要带着人家做坏事啊,“不行不行不行,你赶紧回去。”

  “程思眠!”苏嘉南执拗的拉住她,“你不让我一起,那我可喊了。”

  “……”

  这感觉,怎么这么像欺负了良家妇男?!

  程思眠拗不过他,最后只能再三警告,不许说出去!苏嘉南见她同意了开心的不行,连忙跟上她的步伐开始这辈子第一次爬墙。

  程思眠轻车熟路的上去了,她看着下面有些无措的少年,无奈道,“你先上这边的树,小心点,我拉着你。”

  苏嘉南头一回做这种离经叛道的事,没错,爬墙对他来说已经是个巨大的突破。这十多年来,他一直就是乖宝宝一枚,如今这么做,他竟觉得格外的兴奋和刺激。

  好不容易坐上了墙头,苏嘉南看着眼前的女孩,心口快速的跳动,不知道这是因为爬墙紧张,还单单只是因为眼前这个人。

  “卧槽,还好我没走,程思眠你出来了!”墙底下突然有人说话,“什么鬼,你把这家伙带出来干嘛。”

  程思眠跳了下去,无语的看着某人,“你怎么还在这。”

  林銮瞪着墙上的人,语气不善,“刚才不是打电话给你让你从这爬出来,我就在等你来着。思眠,他是不是自己跟出来的。”

  “不重要,你赶紧帮我护着他一点!”

  林銮扬眉,“我才不!”

  苏嘉南居高临下的看着两人,他眉头轻皱了下,突然就从上面跳下来,他也不愿意让林銮帮着。

  可是毕竟是第一次,于是这么一跳他也没站稳,直接扑到了地上,身上雪白的衬衫顿时粘了好多尘土。

  “噗……不会爬墙就别勉强,还摔个狗吃屎。哎哟!”林銮委屈的看着突然踹了自己一脚的程思眠,“你干嘛?!”

  程思眠瞪了他一眼,“说谁狗吃屎呢你!”

  林銮苦了脸,“你为了他打我……”

  程思眠没理他,走到苏嘉南前边扶起他,然后拍了拍他的衣服,“你没事吧,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你可别勉强啊。”

  她可不能带坏他的弟弟,而且还让他受伤,那后果可就糟糕了。

  苏嘉南嘴边溢出笑意,他眸光发亮的看着程思眠,“别担心,我没问题。”

  程思眠上上下下的打量他,突然,苏嘉南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语气温柔,“我真没事。”

  程思眠愣了一愣,抬头看着他,“……那就好。”

  刚才那一瞬间,他跟苏显言的感觉可真像,果然是兄弟啊。

  而旁边的林銮:谁允许你摸头的!

  三人从墙后走出来,程思眠道,“打车,立刻去医院。”

  “啊?”林銮和苏嘉南皆是诧异。

  程思眠也来不及解释了,“我有急事,快帮我打车。”

  林銮连忙道,“我有车我有车,我送你!”

  最后,程思眠带着苏嘉南搭林銮的车来到了医院。

  查易观说叶晓晓还在排队,于是程思眠狂奔着跑向妇科。

  “你好,请问流产方面的在哪边。”

  护士抬眸看了她一眼,又看向她身后的两个男孩子,意味深长的道,“直走,左拐。”

  “谢谢。”

  林銮被这么一看倒是一点没所谓,可单纯的苏同学却红了脸……那个啥,不是你想的那样。

  程思眠一路小跑,找了半天终于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叶姐姐!”

  叶晓晓手里拿着化验单,一脸诧异的看向来人,“思眠,你怎么在这。”

  “叶姐姐,你跟我走!”说着,程思眠拉起她,“姐姐,有事好说,我们先商量着!”

  “诶诶?”叶晓晓一头雾水,“你说什么。”

  “查易观听说你要做流产急的不行,我想他是在乎你的!”

  叶晓晓愣住了,“你说,我要流产?”

  “对啊。”

  叶晓晓看了看手里的化验单,又看了看程思眠,眼中有着了然,“他很着急吗,他急的是我,还是只是怕太愧疚。”

  “当然是你了!”程思眠道,“他已经赶过来了,姐姐你不是想见他吗,等会马上就能见到了。”

  “思眠……”叶晓晓很复杂的看了她一眼,“来做流产的不是我,是我朋友,我只是陪她。”

  “啊?”

  “所以你告诉他吧,没什么好着急的。”

  程思眠愣住了,叶晓晓又轻声道,“我等会他好久,等的心灰意冷了……思眠,我想我之前是我太执着了,这几天我想了很多,要捏住一颗漂浮的心,太难了。”

  “不是,查易观其实……”

  “别说了,我知道他这个人,思眠,帮我告诉他,我不会找他了,让他不用费尽心思的躲我。”

  出了妇科,程思眠有些懊恼的坐在了医院旁边的椅子上。

  林銮见气氛不对便调笑道,“别死气沉沉的,哥带你去high一下?”

  程思眠抬头瞪了他一眼,林銮连忙做封口的动作。程思眠又看向苏嘉南,“你要不先回学校去吧,我还要等人。”

  林銮,“就是啊,我陪她等就行了,你一好学生,乖乖回去读书。”

  苏嘉南瞥了他一眼,然后在程思眠旁边坐下来,“要走你走,我不走。”

  林銮一阵气憋,在程思眠另外一边坐下来,“我也不走!”

  “叮……”手机响起,程思眠也懒得理旁边俩人,连忙接了起来,“喂,查易观,你到了吗。”

  “我还有半个小时!小眠眠,我刚打通显言的电话了,他说他已经过去了。”查易观又道,“那边什么情况,你拦着了吧!”

  “这个……”

  程思眠刚想跟他解释一下这个乌龙事件,突然,那个熟悉的声音从前方传来,“程思眠。”

  她抬眸望去,只见苏显言朝她走了过来,而且他看到她旁边两个人是谁时,眼眸是明显诧异的。

  “小叔好!”

  “哥?”

  一左一右两个男孩是不同的语气。

  苏嘉南和林銮叫完互相看了眼。

  “小叔?”

  “哥?”

  程思眠太阳穴微抽,跟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一句,“你过来再说吧。”

  苏显言走上前,目光淡然的看了苏嘉南一眼,“你怎么在这。”

  “我,我陪思眠来的……”

  苏显言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会,“怎么弄成这样。”衬衫脏兮兮的,脸上竟然都有灰。

  程思眠连忙站了起来,“这是因为……”

  “跳墙摔了。”苏嘉南乖乖的回答。

  程思眠,“……”

  完了。

  苏显言眯了眯眼,看向程思眠,“跳墙,你爬墙出来的。”

  程思眠干笑两声,“事情紧迫,我也是不得已。我发誓,我绝对不是故意带他爬墙的!”

  苏嘉南摇头,“哥,是我硬要跟出来的,不关她的事。”

  苏显言顿了顿,落在苏嘉南身上的眼神略沉,他这个弟弟,似乎和她关系确实很不一般。

  “诶,等一下等一下。”在旁边被忽略的林銮耐不住了,“有没有人跟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程思眠的小叔吗,怎么又成他哥了。”

  苏嘉南也反应了过来,这个时候苏显言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什么叫程思眠的小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