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他说的我都听 > 第26章 复习
  苏家老爷子有三个儿子。苏嘉南的父亲排行老三,结婚后有了苏嘉南,但不幸的是,苏嘉南生下来便被发生心脏有问题。他妈妈心疼他,几乎是全心全意的在照顾他,他爸很听他妈的话,所以两人后来没有再继续生孩子,可以说,苏嘉南就是夫妻两人的心头肉。

  苏嘉南的二伯有两个孩子,男的叫苏允东,女的叫苏矜北。大伯只有一个孩子,照理说,东、北、南都有了,应该差了个西,可是这个孩子,却叫苏显言。

  苏嘉南没有见过他大伯,因为早在他出生之前,大伯就已经去世了。他听他母亲说,大伯曾经为了一个女人不要回苏家,爷爷很生气,真的把他赶出家门不要他了。

  后来大伯去世了,苏显言作为长孙被接回了回来。

  苏嘉南不知道苏显言的母亲最后是去了哪里,他也不知道苏显言在外的那段时间到底是怎么样的,他只知道,苏显言被接回苏家的时候,已经十五岁了。

  他常年生活在国外,但是对这三位哥哥姐姐却不陌生,虽见的不频繁,但逢年过节他都可以和他们同住在一栋房子内。

  而那三个中,他最喜欢的,是苏显言。

  说是喜欢,可能崇敬会更多,苏显言在苏嘉南眼中就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不似苏允东的无所事事,他会的东西很多,也特别聪明。

  甚至,他敢忤逆爷爷的意思自己出去开公司,而且开的风生水起。

  苏嘉南其实有偷偷玩苏显言公司做出来的游戏,而且每次玩的时候都有种自豪感,他总会想着,这是他哥哥做出来的。

  但是,苏嘉南知道苏显言没有很喜欢他,不止他,应该全家他都不喜欢吧。

  他总是淡淡的,没多少表情,家里人对他也是恭恭敬敬,不敢在他面前开玩笑。除非爷爷叫他回来,要不然苏显言也很少回这个家。

  “看什么。”苏显言合起杂志,突然转头看向他。

  苏嘉南吓了一跳,原来不知不觉中他一直在打量他,“我,我看哥这条手链挺好看的!”苏嘉南没借口,正好看见苏显言右手带着条手链,便随意扯了来用用。

  苏显言顿了顿,低眸看了眼程思眠送的手链。他嘴边轻微的勾了勾,是么,挺好看的?

  一旁的苏嘉南又愣了,他没看错吧……哥哥刚才是笑了?是笑了吧?

  下午放学,林映涵和一群女生一起走向校门口。远远的,她看到树下站着个很熟悉的身影,“你们先走吧,我看见我朋友了。”

  众女生顺着她的视线看见,暧昧的道,“映涵,那不是上次那个帅哥嘛,哟,是不是已经成男朋友了。”

  林映涵娇羞的笑了笑,“哪有啊。”

  另一个女生道,“我记得我上次看到他和那个程思眠走在一起,我听说他们俩的关系可好了。”

  女生刚说完就被其他人瞪了一眼,然后几人小心翼翼的看向林映涵,“呃……程思眠怎么能跟我们映涵比啊。”

  “就是就是,他们俩肯定没什么关系。”

  林映涵已经沉了脸,“你们走吧。”

  “……”

  林映涵径直的朝树下的林銮走去。

  “林大少爷,今天怎么有空来我们学校。”

  林銮把手上的头盔放到机车上,“喂,你看到程思眠了吗。”

  林映涵咬了咬唇,狠道,“你来找她的?”

  “是啊。”林銮拍了拍旁边炫酷的机车,“刚买的,很酷吧,我是带来给她玩玩的。”

  林映涵心里一股怒火无处发,嗤笑一声道,“你有心思想着给她玩,她可没有什么心思陪你玩。”

  林銮横了她一眼,“你什么意思。”

  “呵,你不知道吧,他们班转来了个特别好看的男生,而且家里还很有钱,最近程思眠跟他好着呢,听说,程思眠很喜欢他。”

  “你胡说什么呢。”林銮不耐烦的道。

  林映涵一脸无辜,“我没胡说啊,大家都知道。诶,你看,这不过来了吗。”

  程思眠、傅子雯还有苏嘉南刚好从校门口出来。

  林銮不想听林映涵瞎扯,可是视线还是停在了程思眠旁边的那个男生身上。

  程思眠出校门的时候也看到了林銮,本来想打个招呼,但发现旁边的林映涵之后顿时没了兴趣,她对着旁边的傅子雯道,“我们吃点东西再回家吧。”

  苏嘉南,“我也去。”

  程思眠看了他一眼,“你去什么呀,你家那位大叔在等着呢,不回家也可以?”

  苏嘉南有些苦恼,但还是说道,“没事的,我跟他说一声……”

  林銮见程思眠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就跟那个男的讲话,脸色一沉,上前就拉住程思眠的手腕。

  “你干嘛。”程思眠看他。

  林銮盯着苏嘉南,话却是对着程思眠说的,“我新买了机车,载你去吃饭吧。”

  程思眠朝他身后看了看,很炫酷的一辆机车,但是她对这东西没兴趣,再说了,要是让苏显言知道,她不被教训才怪。

  “我跟同学约了,不去。”这个‘同学’其实指的是傅子雯,然而林銮下意识的就觉得是苏嘉南。

  “你跟他去不跟我去。”林銮瞪了苏嘉南一眼,没好气道,“喂,你就是他们班新来的转学生。”

  苏嘉南视线在他扣着程思眠手腕的手上滑过,“恩。”

  “程思眠我先带走了,今天她不跟你吃饭。”说着,林銮就拉着程思眠往旁边走,程思眠愣了愣,反应过来后对着林銮后脑勺就是一掌,“什么毛病?!”

  林銮吃痛,苦着脸转过来,“下手轻点!”

  “你说带走就带走,我说跟你去吃饭了!”

  林銮瞪着她。

  后面的苏嘉南看着两人,眉头轻皱,“思眠?”

  程思眠回头看向他,“那大叔一直等着你,你先回家吧。”

  “可是,你没事吗?”苏嘉南有些戒备的看向林銮,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人不是什么好人。

  林銮横了他一眼,“她跟我一起去吃饭,能有什么事!啊!”

  程思眠收回拍林銮头的手,瞥了他一眼,“你对我朋友说话能不能不这么冲。”

  “我……”

  “蚊子,你也回家吧。”

  傅子雯,“你要跟他去吗?”

  “没,我回家了。”程思眠掉头就走,路过林映涵的时候,一个眼神都没留给她。

  林銮连忙跟上,“程思眠,你等等,等等我啊,我送你回去。”

  “不要,我不坐你的车。”

  “怎么了,我车技很好的。”

  程思眠看了他一眼,“哦,但是我,我小叔不让我坐这种车。”

  “你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

  “啊?我一直这么听话啊。”

  苏嘉南看着两人吵吵闹闹的走了,转头问傅子雯,“他是谁。”

  “思眠的朋友吧,其他学校的。”傅子雯笑道,“思眠说,他是无所事事的二世祖。”

  苏嘉南默了默,“我们不用跟上去吗,她没事吧。”

  “没事,别看那个叫林銮的看上去坏,但在思眠前面,也就只有受欺负的份。”

  “……恩。”

  周末。

  程思眠接到苏显言的电话。

  “去医院拿药了吗。”

  程思眠窝在沙发里,“你不是说要打电话问医生我有没有去的,怎么,没问啊。”

  苏显言沉吟了声,道,“量你也不敢不去拿。”

  程思眠一噎,“这么肯定……”

  “知道怎么吃吧。”

  “知道了,医生交待了。”

  “恩,那好。”苏显言那边似乎有人在讲话,他道,“我还有点事,先挂了,记得好好吃药。”

  “噢。”

  刚挂电话,手机又有人打进来。程思眠看了一眼,是傅子雯。

  “怎么了。”

  “思眠,明天你干嘛呢。”

  “明天?”程思眠想了一下,“要月考了,估计看看书。”

  “那我们一起吧。”傅子雯有些兴奋的说道,“苏嘉南说可以去他家一起复习。”

  “啊?”

  傅子雯,“去吧去吧,你数学好,正好可以教教我们。还有啊,苏嘉南不是英语很溜嘛,你可以请教他。”

  程思眠翘着脚,一副了然的样子,“蚊子,老实说,你真是只去学习的?”

  傅子雯清咳了两声,“要不然呢……”

  程思眠扬眉,“你还是自己去吧,我在家学就行。”

  “别呀,你就一起去吧,我一个人多不好意思。”傅子雯支支吾吾,“好嘛好嘛,其实我挺好奇苏嘉南家是什么样的,既然他邀请了,当然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还有呢?”程思眠颇有兴趣的说道,“也很好奇苏嘉南本身吧。”

  “你你你,你说什么呢!”

  “你猜我在说什么。”

  “不跟你闹!”傅子雯在电话那头道,“我不管,你明天一定得来,我在学校附近那家咖啡厅等你,到时候我们一起去。”

  “诶……”

  “嘟嘟嘟。”

  程思眠挂了电话,无奈失笑,真是雷厉风行啊。

  第二天,程思眠还是和傅子雯一起打车到苏嘉南给的地址。

  苏嘉南早早的就在“碧景庄园”外等着了,当看到两个女孩子从车上下来的时候他连忙开心的迎了上去,“思眠,子雯,你们来了。”

  傅子雯越过他看向后面典雅豪华的大门,“苏嘉南,你家在里面……”

  “恩,走吧。”

  傅子雯咽了咽口水,可以,这很富贵。

  三人沿着林荫道路走了好一会才在一座别墅面前停下来。白色灰泥墙结合绛红色屋瓦,气派的大门,圆形的拱窗……很大的英式花园洋房。

  “小少爷回来了。”草坪上一个中年女人边浇着花便问道,“这就是您的两位同学吧。”

  苏嘉南显然心情很好,“是啊。”

  “快请进快请进,小少爷可难得有朋友来家里。”

  傅子雯和程思眠对那中年女人问了声好,然后跟着苏嘉南进了房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