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他说的我都听 > 第19章 洗澡
  也许不该再纵容她了。

  可是总是会心软。

  这并不是苏显言的常态。

  他的外表或许谦和,或许温柔,但内心,却十足的反面。就像查易观经常挂在嘴边说的,别被苏显言的外表骗了,他伪装的好而已,本人真的不是一个好人。

  程思眠听了总是点头应和,她也敏感的认为苏显言不是善类,可她也不是,所以何必怕他呢。而且,她是真心的想去依赖他,去信任他。只要她知道,他对她的好不是伪装就行了。

  “十天,行不行?”

  苏显言良久没有回答,程思眠已经开始觉得没希望了,也是,她这样,也太任性了。

  程思眠抿了抿唇,低声道,“算了,其实,其实我就随口问问。”

  说罢,她拖着那双竖着两只大耳朵的兔子棉拖往门口移动。

  “晚上都会回来。”就在她要去开门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他浅淡的声音,“白天可能会不在家。”

  “真的?”程思眠惊喜的回头,蹭蹭蹭的又跑回来。

  苏显言目光触及她的兔子拖鞋,眸中闪过一丝笑意,“真的。”

  “那我们以后还可以一起吃晚饭了。”程思眠拉过一把转椅,一屁股坐下来,“你不在家,小叔和查易观都不正经吃饭,小叔有时候还要下厨,难吃死了。”

  程思眠絮絮叨叨的埋怨着,可她的眼中却是愉悦的亮光。

  她的开心总能感染人。

  苏显言有些失神,他有时会感慨,她没有了家庭偶尔会沮丧、难过,但她脸上存在的天真和笑容却是纯粹的。他曾跟她一样,但却从来没有学会跟她一样真诚的笑。

  此刻看到程思眠笑的时候,他会觉得开心,也许,他知道那是他曾失去的东西吧。

  “苏显言,查易观说你家其实很有钱。”程思眠歪着脑袋问道,“唔,富家公子自己出来创业,你可真励志。”

  “查易观跟你说这些闲话了。”苏显言看着电脑屏幕,随意的说道。

  “也不算是闲话。”程思眠想了想又道,“这段时间你回家去是不是家里有事,如果你真的有事那就忘了我的奖励,下次补上也行……”

  “这么懂事?”苏显言侧眸看了她一眼,揶揄道。

  程思眠咳了咳,“我,我当然懂事了,而且还善解人意。”

  “哦?”苏显言笑意加深。

  程思眠扭过头不看他,“哦什么啊,我说真的。”

  “好了,真的没什么事。”苏显言道,“只是我弟弟一家回来,所以这段时间回家里。”

  “你弟弟?你还有弟弟?亲的?”

  “堂弟。”

  “哇,那可真好,有兄弟姐妹什么的应该很开心吧。”程思眠叹道,“至少遇到困难的时候也有人帮着扛。”

  “不一定。”

  程思眠意外的看向苏显言,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苏显言面容似冷了几分,她听到他冷淡的说道,“有时候血缘关系,毫无意义。”

  打着石膏的第五天,程思眠终于要奔溃了。

  因为不方便,所以她这么些天来只能稍微擦一擦身体,根本就不能大洗特洗,这对天天洗澡的程思眠来说绝对是个煎熬。

  算了,不忍了!

  程思眠从家里找了一个塑料袋,把打着石膏的手包起来,然后带上衣服冲进浴室。

  艰难的脱了衣服,程思眠站到了淋浴头下面。虽然已经用塑料袋遮了,但是还是可能淋湿。于是程思眠半个身体挪到了外边,用一只手擦拭身体。

  爽!太爽!洗澡怎么会这么爽!

  洗的太得意忘形,头发也淋湿大半,于是程思眠干脆就已极其扭曲的姿势,歪着头把头也给冲了。

  洗完之后,她慢吞吞的把衣服穿上。折腾了大半天,终于身心舒畅了。只是最后去洗漱台找吹风机的时候……恩?吹风机呢?

  程思眠沉了脸,死查易观,肯定又动了浴室的吹风机,天天拿出去吹不知道放回来!

  打开浴室,程思眠低着脑袋让湿漉漉的头发往前散,然后朝着客厅吼道,“查易观!查易观?人呢!”

  苏显言正拿着玻璃杯从厨房出来,拐角时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人,吓了一跳,“程思眠?”

  程思眠拉开头发帘,“查易观呢,我找吹风机。”

  “他和你小叔出去吃夜宵了。”

  “啊?那,那你帮我拿下吹风机。”

  苏显言看到她包的乱七八糟的手臂,心头一跳,放下玻璃杯就走了过去,“你怎么能洗澡,手臂淋湿了?”

  “没有没有,你看,包着塑料袋呢。”

  苏显言皱眉,进浴室抽出干净的浴巾披在程思眠的背上,他看着她湿漉漉的样子,斥责道,“你真是胡闹!”

  程思眠扁扁嘴,“不是……这么多天没好好洗澡我要难受死了。”

  苏显言沉着脸,撩起浴巾帮她擦头发。

  程思眠看他脸色不佳,小心翼翼的说道,“真的没淋湿,你看。”

  她拆了外面的塑料袋。

  苏显言睨了她一眼,“站着别动。”

  “哦……”

  苏显言去拿了吹风机过来,程思眠跟着他进浴室,乖乖的站在他面前。

  开启吹风机,他帮她吹头发。

  大概是没帮别人吹过头发,而且还是长头发,程思眠觉得苏显言的动作有点生疏,可也莫名的,有点可爱。

  “啊……”程思眠突然惊叫了一声。

  苏显言一顿,“怎么了。”

  “一直对着一个方向吹,太烫了。”

  苏显言一噎,明显有些尴尬,“抱歉,没有注意。”

  程思眠看着他更加谨慎吹头发的表情,没忍住笑出声来。

  苏显言,“……笑什么。”

  “没有没有,我就是太感谢你了。”程思眠嘴边的笑意越来越大。

  苏显言无奈的看着她。浴室暖灯照耀,洗过澡的水雾还未散去。少女肤白若雪,一双带笑的眼睛灿若星辰,分明是稚气未脱的清丽色彩,可却莫名有股轻媚隐在其间。

  此刻浴室温度较高,她的脸侧也粉嫩嫩的,看的莫名让人有捏一把的冲动。苏显言眸光微凝,在她大大咧咧的笑意中移开视线。

  可他一低眸才发现,程思眠的胸前湿了一片,许是因为一只手行动,只能随便擦擦就穿上衣服,于是水滴渗过白色的t恤,让布料极进透明。

  他一怔,“唰”的一声把本披在后面的浴巾扯到程思眠前面,结结实实的盖住了湿漉漉的位置。

  程思眠愣了愣,“怎么了。”

  “转过去,后面吹不到。”苏显言淡淡说道。

  “噢。”

  程思眠听话的转过身,低头看了眼浴巾,纳闷的想,头发不是都在背后么,这样水不是要把背后淋湿了。

  头发吹干了,苏显言放下吹风机,随口道,“把湿衣服换下来,别感冒。”

  “知道了。”

  等苏显言走后,程思眠才后知后觉的念叨,我衣服刚换的,什么湿衣服?

  她没多想,拿开浴巾扔到旁边的洗漱台上。整了整头发,看向镜子,程思眠突然就怔住了。她的衣服,什么时候这么清凉了,湿了一片粘着皮肤不说,内衣都若影若现……

  她突然想起苏显言说,把湿衣服换下来。

  程思眠的脸噌的红了个遍,这么说,他看到了,他看到了!!难怪突然把浴巾拎到前面!

  红了半天的脸,程思眠突然挺直了腰板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长得还行吧,身材……也还行吧!苏显言不会觉得她没长开吧!

  程思眠下意识的想起蔡心缘,比起韵味十足的蔡心缘,她在身材这里似乎败下阵了!!不对……她年轻!她还能成长!她努力的话,以后一定能比她还优秀!

  程思眠自我鼓励的盯着镜子里的身体。

  苏显言,你等着!

  第二天。

  查易观从外面带了个女孩子回来,身高160左右,平刘海,清纯可人型。

  程秦嫌弃的看了他一眼,啧,又祸害女性。

  程思眠则上上下下的把女孩打量了一遍,然后靠在沙发上笑的痞气,“哟,查先生,女朋友很漂亮啊。”

  “她叫叶晓晓。”查易观说完温柔的把女孩带到客厅坐下,然后介绍道,“晓晓,这是我室友程秦,这是她侄女程思眠,还有一个还没回来,苏显言。”

  “你们好。”叶晓晓有些腼腆的点点头。

  程秦扯了扯嘴角算是笑了。

  程思眠举起她没事的那只手,“你好。”

  “啊……就是你受伤了对吧。”叶晓晓突然说道。

  程思眠一愣,“啊?”

  “易观都跟我说了。”叶晓晓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一个女孩子手伤到了很不方便,这段时间我来照顾你。”

  “啊?”

  “啊?”

  程思眠和程秦面面相觑,然后一同看向查易观。

  而后者一点也不被两人的视线影响,轻声私语的不知道和叶晓晓说些什么,说的她面红耳赤的。

  傍晚,程思眠把查易观拉到小角落,“喂,那女孩子什么情况啊。”

  “什么女孩子女孩子的,人家可比你大了五六岁,叫姐姐。”

  “这是重点吗!”程思眠翻了个白眼,“我是说你真的让她来照顾我啊。”

  “对啊,昨天显言跟我说你生活不方便,让我找个女孩子来帮忙。”查易观摊摊手,“所以我让他来了啊。”

  “苏显言说的?”程思眠意外。

  “我说什么了。”身后突然传来熟悉的男声。程思眠回过头,果然是他回来了。

  查易观上前搭着他的肩,“就你昨天不是让我找个人照顾一下小眠眠嘛,然后我就把我最近的亲爱的找来了,你放心,可爱的很,而且是个正经小姑娘,身上没你不喜欢的浓重香水味。”

  苏显言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我是让你找个保姆。”

  查易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