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他说的我都听 > 第13章 偷吻
  “诶,尝尝这个,水果味的,低酒精,别怕。”那人笑着说道。

  程思眠闻了闻,“蓝莓?”

  “恩,他们这的特色哦。”

  程思眠挑挑眉,有点兴趣,她从没喝过蓝莓味的酒。

  可她刚拿到嘴边要喝,手腕突然被稳稳的拉住,程思眠吓了一跳,顺着拉住她的手看向来人。

  逆着灯光,苏显言的眸子却出奇的亮,他凝眸看她,沉声道,“谁让你喝酒了。”

  程思眠哑然,有种被抓包的感觉,“我,我就尝一点点。”

  “放下。”

  程思眠扁扁嘴,但是却乖乖的把酒放下了。方才拿酒给她的朋友笑道,“显言,这酒精度很低,没事的!”

  话音刚落,就被一向温润的苏显言盯了一眼,无声的指责莫名的慎人,朋友愣了愣,忙逃离冰冻现场,这到底是程秦的侄女还是他的侄女啊?

  程思眠看那朋友逃的飞快顿时有种被坑了感觉,早知道就不要好奇了!

  她瞄了苏显言一眼,他眉头浅皱,右手轻揉太阳穴,显然是喝的有点多了。

  “你没事吧。”

  “恩。”苏显言应了声,目光落到她脸上,“未成年不能喝酒,这个你老师没教你?”

  程思眠,“老师什么时候教这个了。”

  苏显言顿了顿,“还顶嘴了。”

  “不是……”程思眠想了想道,“还不是看你生日啊,大家都在喝,那我也喝一个。”

  苏显言敲敲她脑袋,“吃你的蛋糕就好。”

  程思眠捂着头,敢怒不敢言!

  “再来啊,我不喝倒你我不姓程!”

  “好好好,喝倒喝倒!”

  “扶一下扶一下!”

  “再来一杯!”

  大家都喝多了,但程度有深有浅,最夸张的也就程秦和查易观了。

  程思眠坐在沙发那里看着程秦撒酒疯,还有查易观,两人扭来扭曲累坏了旁边驾着的人。程思眠摇摇头,瞄了眼坐在她旁边的苏显言,恩……还是他酒品好。

  “显言,你还能走吧?”蔡心缘走过来说道。

  苏显言点点头,从沙发上站起来,看上去是挺正常的,但是程思眠还是看到他晃了一晃,她心一紧,连忙站起来扶着他。

  苏显言肯定是喝多了,要不然以平常的他不会这么自觉的把整个重量放在了程思眠身上,小小个的某姑娘,直接被扣在旁边当起了拐杖。

  “思眠,我扶着吧。”蔡心缘道。

  程思眠看了她一眼,毫不犹豫的抬手揽住苏显言的腰,“没关系我可以,我来扶他回家就行了。”

  蔡心缘一顿,目光在她的手上划过,她刚想说什么的时候突然被后面的朋友召唤,“心缘,你帮帮我,程秦这家伙我一个人搞不定。”

  “哦好。”蔡心缘应了一声,然后对程思眠说道,“去门口吧,叫车了。”

  程思眠点点头。

  蔡心缘弯弯嘴角,眼底有片刻迟疑。

  程秦被蔡心缘和另一个人架出去了,包厢顿时安静了下来。

  “你能站的稳吗。”程思眠仰头问道。苏显言眸子很亮,但是程思眠感觉有点……恩,空洞。

  “可以。”

  “可以?”程思眠好笑道,“可是我感觉我放手你就要摔了。”

  苏显言微微眯了眼,弯腰凑近她,“你说什么?”

  程思眠一愣,因为这个姿势是他搭在她的肩上,她环着他的腰,本来就已经有点亲密,现在他弯下腰来后,她整个人就笼罩在他的怀里。

  程思眠捏紧了他的衣料,灯光幽暗,酒香浓厚,美人在怀啊……

  她深呼吸几口气,小声的问,“苏显言,你第二天会记得你喝醉之后发生的事吗。”

  “恩?”

  “我……”

  程思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问,也许她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大家都抗住醉鬼们出去了,后面只剩下她孤零零的撑着苏显言。

  她仰着头看他,他半迷着眼睛。她见过的人不少,可却独独移不开在他身上的眼神。

  就在两人僵持间,包厢门又被推开了。

  “妹妹!站着干嘛呢,走了走了。”某朋友送完程秦后回来,“我来我来,你这小胳膊小腿的哪背的动人。”

  说着,他就直接把苏显言带向门外。

  程思眠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既是有点失落又是松了一口气。

  最后这三人都被安全的送回了家。把喝醉的人都在床上安放好后,几个没喝多的朋友才准备离开。

  “小妹妹,也不早了,你也可以睡了,你小叔和查易观应该睡死过去不会闹腾了,别担心。”

  “恩。”

  几个人走了,蔡心缘走到门口,回头道,“思眠,显言有什么问题的话,打电话给我。”

  程思眠勾了勾唇,脸上扬着天真的笑意,“姐姐今天也喝的不少,回去睡吧,怎么还能麻烦你。”

  蔡心缘眸光微敛,点了点头便跟着另几个朋友出门了。她的心里有奇怪又烦闷的感觉,她总觉得,程思眠对她有莫名的敌意,那种敌意,也许并不是小孩子莫名的叛逆……

  人都走光了,醉鬼们也都躺在自己房间的大床上。程思眠走上楼梯,在苏显言的房间门口停下来。

  门没有锁,她直接推了进去。

  “苏显言?”没人回答她,她走到床上,轻手轻脚的蹲在一边。

  他似乎已经沉沉的睡去了,睫毛轻覆,嘴唇抿成一条诱人的弧度。程思眠蹲在旁边,一只手支着下巴,自言自语道,“怎么长得这么好看呐。”

  蹲的久了,程思眠脚都有些麻了,于是干脆拖了一张椅子在床边坐着,然后轻声道,“不知道为什么,我第一眼见到你就觉得看的顺眼。”

  说完她斩钉截铁的说道,“我发誓,不是因为你帅,就是觉得……看着亲切。你第一次见面就煮东西给我吃,肯定是个很好的人。”

  房间里只开了床头灯,灯光昏黄,温柔又美好。程思眠伸手拉住他放在被外的手,将头轻轻的靠在棉被上,像个紧紧依附着温暖的小兽。

  静谧的房间里有她很小声的嘟囔,她说,“没人对我这么好,没人关心我吃了没吃,没人关心我有没有受伤,更没有人在乎我学习好不好……苏显言,你是我见过最好的人。”

  “我爸妈都不要我,我以前交过的朋友都靠不住,我家破产了,他们就都不想理我了。不对……有一个还是比较例外的,就是上次在病房里的那个,林銮。哎,不提他,你说过不要我和他走太近的。”

  他睡的那么安静,仿佛是在认真的倾听她说话,程思眠说着说着就觉得自己有点可怜,她明明是该习惯的,可是现在觉得有点委屈了。

  “真难过,怎么办。”程思眠伸手碰了碰他的脸颊,白玉般光滑,比她的皮肤都要好了,她有些沮丧的搓了搓他的脸,目光突然停顿在他的唇上。

  淡淡的唇色,美好的弧度……程思眠在包厢时一闪而过的念头又冒了出来,在这样没人打扰的房间里,这种感觉似乎又被放大了好几倍。

  她赶紧放开了他的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回身就想出门。可走了一步又想,她程思眠现在是在干嘛,害羞?还有根本没胆?

  怎么可能会没胆。

  程思眠心里鄙视了自己一下,然后回过身看着他,反正他迟早是她的,一切只是时间问题,所以,亲一下没关系吧。

  慢慢的靠近,心里不自觉的紧张,她似乎能听到自己如鼓声般的心跳声。

  轻轻的触碰,她不敢停留,所以稍纵即逝。

  可那种温热柔嫩的触感却一下子击在她的脑子里,这是她第一次亲人,还是在对方昏睡不醒的情况下。

  程思眠脸蹭的红了,“我害羞什么,反,反正你不知道。”

  程思眠静了片刻,从口袋里拿出了今晚一直想给他的礼物。她拉过他的手,将小盒子里的手链戴在了他的手上,这手链是一对的,还有一条在她这里……

  “生日快乐,苏显言。”

  说完,程思眠走出了房间。

  而她不知道的是,她走出房间的下一秒,床上的人却睁开了眼睛。

  有醉意的眼睛此刻有了些清明,他看了眼紧闭的房间门口,然后抬手看向手腕上黑色的链子,链子中心有颗银制的珠子,上面有很浅的s的印记。

  苏显言放下手,眸光微敛,他从她把头靠在他胸口的时候就已经有意识了,只是头晕的很,没有说话罢了。

  第二天,头疼的要炸开一样的程秦从床上爬了起来。

  他梳洗完走到客厅后看到程思眠从厨房里端了一锅东西走出来,他看了一眼,“这什么东西。”

  “醒酒汤。”程思眠把锅放到桌上。

  程秦不可思议的扬了扬眉,“你做的?”

  “对啊,我上网看的,还挺简单的。”

  程秦狐疑的看着她,心里暗暗想着,这小丫头不错么,还知道给他熬醒酒汤喝。

  “你确定能吃吗。”心里是欣慰的,但是嘴里却是说不出什么好话,程秦大大咧咧的在餐桌边坐下来,“算了,难为你还查资料,我就喝一碗吧。”

  程思眠手下一顿,嫌弃的看了他一眼,确定能吃吗?谁给你做的?臭小叔,这是我给我家小苏苏做的好不好。

  程秦当然没看到她的眼神,大爷似的等伺候。程思眠哼了哼,还好量够,就施舍你一碗好了。

  盛了一碗给程秦,程秦喝了一口之后意外的发现这竟然不是什么黑暗料理,味道还行,于是他放心的喝了一碗。

  查易观迷迷糊糊的走到餐桌边,看着程秦在喝东西,目光自然就移到了锅里。

  “我饿了,给我也来一碗。”

  程思眠连忙道,“这不是早餐,这是醒酒汤。”

  “醒酒汤?正好正好,我也需要醒醒酒。”

  “不行!”查易观再来一大碗,那岂不是不够了。

  “怎么不行了?”查易观委屈了,“程秦都有,我就没有啊。”

  程秦满意一笑,恩,竟然是特地给他煮的,这侄女还挺上道,果然血缘这东西还是靠谱的。

  想法刚一过,就听他懂事的侄女认真且严肃的说道,“你们都吃光了等会苏显言吃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