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绝品神医 > 第三百二十一章 肃安血虎,斐弘智
  韩凌天淡淡的声音,划破了原本属于场内的安静,无数诧异的目光聚集而来,最后停留在他身上,一时间,众人纷纷错愕。

  “哗!”

  旋即,震耳欲聋的哗然声,以及惊骇到倒吸凉气的声音,如同海啸般一浪高于一浪。

  二十五亿的天价,并非坐在二楼的大佬们拍出,而是来自一个坐在大众席上的小年轻!

  “好年轻的小子,他真能拿出二十五亿?”

  “或许吧,否则也不可能出手,但钱不钱的先不说,现在竞价可相当于狠狠打荣家的脸啊!”

  “对啊,有资产竞价的大有人在,但他们默默无言,不就是害怕荣家的威势么!”

  “看着吧,等一会儿荣家肯定会继续竞价,然后等结束的时候,那小子……呵呵,怕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年少轻狂、目中无人啊,可就算他有钱,也应该明白一个真理,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荣家要碾死他,那和碾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

  看韩凌天平平无奇,又穿着简单,众人目光从刚开始的诧异和错愕,纷纷转变成现在的嘲讽与讥笑。

  “凌天他竞个价而已,不至于那么严重吧?”

  周琪朵被他们的反应吓唬住,小脸瞬间白了下来。

  “呵呵,同级别的家族出手才叫竞价,可身份天差地别的话,那就跟找死没什么区别了,毕竟,哪个大佬会纵容一个无名小卒蹬鼻子上脸呢?”

  周擎冷笑一声,看向韩凌天的眼神中充满冷漠与讥讽。

  那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得罪了荣家,最后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既然如此,那现在的结果对他来说不错,省得自己到时候暗中阻止再被女儿记恨。

  至于有没有二十五亿,显得已经没那么重要,不是吗?

  “完了,那家伙为什么要竞价,没看到我老爸都不敢正面得罪荣家,他跳出来找死吗?”

  周琪朵吓得花容失色,一把拽住周擎的胳膊,泪水在眼圈打转,声音都带上了哭腔:“爸,你不是很厉害么,快想个办法救救他啊!”

  “琪朵,一般的省城豪门我可以不放在眼里,出面救他也没关系,但现在竞价的可是荣家,我上去又算得了什么呢,而单凭韩凌天那点身份背景,不死也点脱层皮。”

  周擎面无表情的看向下方青年,轻微摇了摇头:“现在谁来都没有用了!”

  他的话没有作假,周家确实没有和荣家叫板的资格。

  毕竟,在省内能和荣家争锋的只有寥寥几个,甚至放眼周围三个省,有资格讨个面子的,那也是屈指可数。

  “完了,全完了。”

  周琪朵闻言一屁股瘫倒在沙发上,泪眼婆娑看着下方的韩凌天,已经有些绝望。

  “不好,韩先生玩大了啊!”

  白家、冯家、牧家、慕容家、钱家等等和韩凌天有关系的掌舵者们,纷纷暗叫不妙。

  荣家作为平四门中的龙头老大,其地位尊贵,他们根本拍马难及!

  “凌天,那是荣家啊,你失心疯了吗?!”

  大众席中,黄埔澜庭娇躯止不住的颤抖,额头冷汗密布。

  她黄埔家在滨海市内能争个头筹,但放眼全省,又算得了什么呢?

  “黄埔小姐不用怕,一切有老大在。”

  姬余音端茶倒水伺候着,没有被影响分毫。

  “你说我如何安心,那可是荣林生啊,省内顶级家族的掌舵人,并非什么善茬!”

  黄埔澜庭真的怕了,内心的惊慌如同病毒般蔓延,根本压抑不住。

  “善茬又如何,不是善茬又如何,在我眼里都没什么区别。”

  韩凌天淡淡一笑,伸手将黄埔澜庭揽入怀中。

  黄埔澜庭扬着俏脸傻傻的看着他,不知为何,原本的惴惴不安竟在此刻全部烟消云散。

  仿佛,男人身上带着一种神奇的魔力,只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就能将她所有的负面情绪吸走。

  “咳咳……”

  二楼包间,荣林生清了清嗓子。

  场内安静下来,正当众人以为堂堂荣家家主被人打脸,而勃然变色的时候,哪料下一秒,荣林生双手作辑,恭敬出声:“既然小先生喜欢,那荣某自然拱手相让。”

  “什么?!”

  众人再次一惊,场内好像呼吸声都消失不见,只剩下落针可闻的死寂。

  平四门中的龙头老大,向来说一不二的荣家家主,竟然对那个小年轻如此低三下四?

  若非亲眼所见,无论外人说的天花乱坠,他们都不会去相信!

  太惊人了!

  “什么?!”

  周擎在荣林生声音落下的瞬间,瞳孔猛的一缩,看向韩凌天的眼神充斥着惊疑不定。

  “呼,我就说嘛,凌天他很不简单!”

  周琪朵擦干泪水,虽然眼眶依旧红红的,但她终于能松下一口气。

  “哼,那个混蛋敢让姑奶奶担惊受怕,等有时间一定要好好收拾他一顿!”

  她攥紧小拳头挥了挥,目光再次向下看去,当见到相拥的两人时,小脸刚刚出现的高兴笑容猛的一滞。

  “他……”

  周琪朵赶忙移开目光,抬手捂住胸口,一时间竟有些呼吸困难。

  “那小子不就有一个庄家撑腰么,可现在……不对,能让荣林生恭恭敬敬,他究竟什么来头?”

  不知不觉中,周擎回忆那天在湖旁和韩凌天的对话,一张脸上立马红白交替,十分难看。

  他的高傲,他定下的种种条件,在人家眼中确实不值一提。

  可见,那天的自己在说出那番话后,有多像个跳梁小丑。

  大众席甚至一二楼的那些家族,此时再傻也该明白,那坐在下面的青年来头有多惊人。

  “凌天,你为什么不早点说,害得我为你担惊受怕的!”

  黄埔澜庭很生气,伸手一把捏住韩凌天腰间软肉,狠狠转了个圈。

  “我就喜欢看你担心我的样子,比冷冰冰的时候强多了。”

  韩凌天笑容满面。

  “呸,才没有呢,我那……我那是……”

  黄埔澜庭俏脸微红,实在找不到借口,只能脱离开韩凌天的怀抱,傲娇的扭头转向一旁,小声开口:“反正和你没关系!”

  那副欲盖弥彰的可爱模样,让韩凌天笑容更浓,说白了黄埔澜庭今年只有十八岁而已,那副冰冷外表只是多年来的无奈伪装。

  下一刻,韩凌天目光投向中央玻璃高台上发愣的霏雅,淡淡开口:“霏雅小姐,如果没人竞价的话,可以下锤了吧?”

  “啊?对对对!”

  霏雅先是一愣,紧接着深深看了韩凌天一眼,手持拍卖锤看向其余人:“那位先生开出了二十五亿,有人继续竞价吗?”

  听到她的话,场内几乎所有人都摇了摇头,开玩笑,那位爷的身份可怕异常,哪怕荣家家主都不敢放肆,更别提他们一帮小鱼小虾。

  见无人应答,霏雅深吸了一口气,手中拍卖会按规矩敲下。

  一下、两下……

  韩凌天眼神一片火热,双手不由自主的攥紧。

  “等等!”

  眼看着第三锤落下的同时,一个冰冷的声音缓缓传出。

  “请问那位少爷,你叫停拍卖打算做什么?”

  望着二楼包间踱步走到落地窗前的青年,霏雅怔了一下。

  在众目睽睽下,脸色苍白的青年微微侧头,阴冷目光凝视着那坐在椅子上不动声色的韩凌天,突然嘴角一挑,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没什么,我对那块苍蓝结晶也有兴趣罢了。”

  “三十亿!”

  下一秒,一个刷新记录的天价再次震撼降临,惊得无数人目瞪口呆。

  韩凌天原本有些火热的目光陡然变得锐利,视线冷冷看向那名青年。

  “阁下来自哪方势力,为什么我荣家举办的拍卖会,却对你毫无印象呢?”

  荣林生脸色很不好看,完全是在强压火气,对于突然蹦出来的程咬金,已经动了杀机。

  他荣家的贵客,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得罪的?

  “你们对我当然没印象,但我哥的名头,各位应该没人不熟的,甚至半夜听到,都会从梦中吓醒。”

  青年玩味的目光环顾四周,气场十足,一些胆怯的人不由自主的将目光闪开,只有少数大佬方才如若未闻。

  “哦?”

  荣林生眯了眯眼,负手而立,中气十足的开口:“那洗耳恭听,我倒要看看是何方神圣,能让荣某害怕!”

  “我叫斐弘智,我哥他叫斐弘博!”

  青年微微一笑,但任谁都能看出来,他的笑容中带着几分挑衅。

  “天啊,他竟然是那位传奇谋将的弟弟!”

  “他为什么会来,莫非那位主瞄上了我们?”

  “不好!”

  场内许多人纷纷色变,仿佛“斐弘博”三个字天生便带有一种莫名的威压。

  包括荣林生在内,一二楼的那些家族全都脸色难看,像个哑巴一样,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斐弘博的可怕,早已深入人心。

  “老大,接下来该怎么办?”

  姬余音紧紧抿着红唇,看向二楼斐弘智的目光中,充斥着十足的畏惧。

  作为传奇谋将斐弘博的亲弟弟,斐弘智同样名声在外,被称为肃安血虎,实力深不可测!

  而且,对方资金充沛,显然有备而来!

  在无数人的注视下,韩凌天慵懒的靠在了柔软椅背上,平淡的语气,似乎对于青年的来头与挑衅毫不在乎。

  “三十五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