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绝品神医 > 第三百一十九章 竞价激烈,拍出天价

第三百一十九章 竞价激烈,拍出天价

  “老大,看来黄埔小姐是为了你拍下的啊。”

  姬余音惊讶的微微张着小嘴,一下子拿出五亿可不算小手笔。

  韩凌天微笑着点了点头,拿出手机准备给黄埔澜庭打去,毕竟,若自己的东西拍卖一圈再买回来,那可就真的有些大头。

  “那个包间坐着的,好像是黄埔家大小姐啊。”

  “嚯,刚才好像三亿八千万来着,黄埔小姐直接加了一个多亿啊,好魄力!”

  “是啊,看来黄埔小姐势在必得!”

  场下众人有眼力好的,也在瞬间认出了滨海双珠中的黄埔澜庭,当下议论纷纷,都在惊叹对方的大手笔。

  “好,有位小姐出到了五亿,那么有没有更高的了呢?”

  霏雅眼神在一、二楼的位置打量,不断扇动着各家的情绪,价格拍的越高,她的提成自然也越多。

  突然,一个不屑的声音从另一包间传出:“黄埔家在滨海市算得上大族,但放眼全省可就有些微乎其微了,以为一次性加价一个多亿就可以镇住别人么,可笑。”

  “我再加上一亿!”

  包间的落地窗前,一位满脸胡茬的中年人负手而立,望向黄埔澜庭缩在的方向,眼神睥睨。

  话音一落,场内众人纷纷屏住呼吸,神情兴奋的看着两人,明白真正的重头戏来了!

  接下来的竞争只怕会越来越残酷,越来越激烈!

  黄埔澜庭脸色有些不好看,对面那人的身份,她倒也认识,名叫徐学东,早年和自己爷爷在商业上争斗不休,后来败北被赶出滨海,跑到邻市建立名城地产。

  再然后,也不知对方从哪里请来了几名王级高手坐镇,家族在省内的地位瞬间飙升,买卖也越做越大。

  有了实力,徐学东就开始寻仇,仗着实力雄厚、资金充沛,只要一有时间,他便会空出手来打压黄埔家的产业。

  所以黄埔家的实力一直上不去,也和他有着脱不掉的关系。

  “徐家主,凭借你家那些虾兵蟹将,有用络婴丸的机会?”

  与此同时,周擎走到落地窗前,冷冷一笑:“我出七亿!”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在场内众人惊愕的目光中,络婴丸便从刚开始一亿的价格飙升到了七亿。

  东塍周擎的名头在省内可不小,他的喊价让得喧闹大厅顿时安静了许多,一楼有几位原本打算着再度提价的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皆是不甘的坐了下来。

  虽然他们资金充沛,但与东塍周擎相比的话,那就显得自不量力了,既然如此,不如干脆点放弃。

  就在韩凌天以为价格会止步于七亿的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再次传出。

  “九亿!”

  黄埔澜庭俏脸上没有一点表情,铁了心要拍下来络婴丸。

  虽说黄埔家在省内地位涨幅不少,可一次性掏出九亿也已经超出预算,但在她看来,那枚丹药正好可以给韩凌天提升境界,有那么个理由就够了。

  大厅中嘈杂的声音戛然而止,所有目光都盯在黄埔澜庭身上,哪怕刚刚那两个出价的人,也被她突如其来的高价给震了震。

  再增两亿!

  “呵呵,黄埔家的丫头,看来你对那络婴丸势在必得啊。”

  徐学东皮笑肉不笑的看向对面。

  黄埔澜庭瞥了他一眼,淡淡开口:“徐家主如果喜欢,尽管加价。”

  徐学东脸皮一抖,旋即咬了咬牙:“十亿!”

  “十……”

  正准备继续竞价的黄埔澜庭突然眉头一皱,看向震动的手机,上面显示着韩凌天的号码。

  “韩凌天,我正忙着呢,有什么事晚上再说。”

  黄埔澜庭冰冷的俏脸上,难得的闪现出一抹温柔。

  “澜庭,别跟他竞价了。”

  电话那头,韩凌天表情十分古怪,自己慢了几分钟的时间,络婴丸的价格竟然就翻好几倍,再晚点,指不定就真被黄埔澜庭买下来。

  如果那样收场,他真不知是哭是笑。

  “为什么,我资金足够!”

  黄埔澜庭没料到韩凌天也来了拍卖会,当即俏脸一红,拿着电话,目光在下面扫视。

  “听我的,电话里一时说不清,回去我在跟你解释,乖。”

  留下一句,韩凌天便挂断电话。

  黄埔澜庭站在落地窗前陷入沉默,犹豫再三,最终没有竞价。

  对面的徐学东看她放弃,虽没说什么嘲讽的话,但眼神却出现浓浓的轻蔑,他抬手喝了一口红酒,嘴角不屑的笑容也渐渐放大。

  黄埔家偏于一隅,终究没有实力和他争,以前如此,以后亦如此,不是吗?

  “十一亿!”

  不等徐学东高兴多久,周擎便再次吐出一个数。

  “擎爷,十一亿太多了,我们要留着资金做最后的争夺啊!”

  一旁的老者眉头紧皱,赶忙走上前低声劝阻。

  “我有数。”

  周擎刚刚拍下三亿的吹雪剑,现如今又开出十一亿的天价,当前豪情万丈,目光轻蔑的看向韩凌天。

  韩凌天有所察觉,抬头仅仅瞥他一眼便收回,对于那充满挑衅的目光熟视无睹。

  “你小子当初在我面前目中无人、不可一世,但到头来,与芸芸众生无异,只能在拍卖会里做个旁观者罢了,那天的豪言壮语,现在看来简直可笑!”

  看韩凌天怕了,被镇住了,自卑的不敢和他对视,周擎轻蔑的笑了笑,淡淡的声音传入周琪朵耳中:“琪朵,明后天找个时间把那小子叫到家里,我要跟他好好谈谈,有些事该做个了断……”

  话是那般轻描淡写……

  但如果被他听到,排名第九的鋈岚都被韩凌天称作破铜烂铁,而他斥资十一亿准备砸下的络婴丸,也出自青年的手中,不知会不会惭愧的找个地洞溜走。

  “东塍周擎出价十一亿,没人加价的话,便属于他了哦!”

  霏雅对于价格颇为满意,当下笑着环顾四周,手中拍卖锤蠢蠢欲动。

  徐学东死死咬着牙,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敢再出手,现如今没人从中竞价,他要再敢喊便无异于直接得罪周擎,那种后果,他可承受不住。

  与此同时,一个平静的声音从二楼包间传出:“十五亿!”

  再次飙升两亿!

  场内一静,众人目光瞬间聚集而去,但让他们失望的是,那个包间的纱帘紧紧拉着,只显示一个黑影,让人看不出到底何人竞价。

  周擎脸色瞬间阴沉下来,继续叫价已经超出了他的预算,而且,能坐在二楼的势力,也不是他能得罪的。

  最终,小小的一枚络婴丸被神秘人以十五亿的天价买走,整整翻了十五倍!

  “一帮土包子,什么都能当成宝贝。”

  二楼包间内,脸色苍白的青年懒洋洋开口,看向下方的眼神充斥着不屑与轻蔑,就如同在俯视一帮蝼蚁,哪怕二楼其他大家族也不例外。

  “那些家族看似强大,但要到了咱们面前,吹口气就烟消云散罢了。”

  老者看都不看,对着外面那枚你争我抢的络婴丸没兴趣,可见两人来自的势力有多庞大。

  “十五亿,不错的价格,好一个冤大头。”

  望着那包间纱帘后的黑影缓缓坐下,韩凌天嘴角一挑,在他看来那枚半成品完全不值,但谁让奇货可居,突破宗师境的丹药有价无市呢?

  “韩凌天,我现在就要解释!”

  此时,黄埔澜庭面无表情的冲下楼,直接一屁股坐在韩凌天身旁,冷冷盯着他。

  “那枚络婴丸我用不上。”

  韩凌天笑了笑,将她额前有些散乱的头发弄好。

  依旧一身商务装,但黄埔澜庭今天却少了几分冰冷,多出几分柔情。

  “谁……谁说给你买的……”

  黄埔澜庭气势瞬间一弱,双手不由自主的攥在一块,略带惊慌与局促不安的眼神看向其他地方,不敢再和韩凌天对视。

  “好吧,既然不是,那就当我自作多情了。”

  韩凌天明白她外冷内热、口是心非,故作伤心的耸了耸肩。

  “等等,你刚才说用不了络婴丸,是因为什么?”

  黄埔澜庭很快摆正好情绪,狐疑的看向韩凌天。

  “黄埔小姐,周围人多眼杂,我们等拍卖会结束后回去再说。”

  姬余音在外十分谨慎,他们所在的地方虽然僻静,但毕竟和独立的包间不同,稍有什么风吹草动都会传到有心人的耳朵里。

  黄埔澜庭一脸莫名的看着他们俩,终究没有再刨根问底下去。

  韩凌天抬手指向徐学东所在的包间,开口询问:“对了,刚才那人好像跟你有些矛盾是吗?”

  “确切来说是跟我爷爷……”

  黄埔澜庭满脸无奈,将徐学东的事情说出。

  韩凌天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将“徐学东”三字记了下来。

  虽说徐家在外面势力不小,但对他来说,只是一个不大的麻烦而已,等有时间顺手拔除就好。

  霏雅见各个拍卖品的价格疯狂走高,一张脸真的乐开了花,现在光分成就有几千万不止,更别提接下来要上场的宝贝。

  旋即,她伸手将嘈杂的声音压下:“大家安静安静,接下来,便是此次拍卖会压轴的登场!”

  “苍蓝草!”

  “苍蓝草!”

  “苍蓝草!”

  台下众人高呼,与先前的络婴丸相比,传闻中活死人、肉白骨的苍蓝草,所引发的轰动无疑更加剧烈。

  那种关乎生死的天材地宝,足以让所有人陷入疯癫。

  毕竟只有活着,才能尽情享受权势所带来的财富!

  在大家高声呼喊了片刻后,纷纷开始安静下来,一双双炙热的目光死死盯在中央玻璃高台上。

  此时,那些久坐在二楼,从始至终都没参与竞价的大佬们纷纷来到包间的落地窗前。

  “呵呵,好戏要上演了!”

  脸色苍白的青年脸上浮现一抹红润,牢牢盯向下面的眼神中闪现着异样光芒。

  另一旁,周擎,徐学东等人也在此刻收敛脸庞上的笑容,原本懒散的目光,瞬间变得如鹰隼般锐利。

  “终于出来了啊……”

  喃喃自语间,韩凌天垂目微睁,静静等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