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绝品神医 > 第八十章 被妹子逆推
  “咳咳……”

  看着朦胧倩影,韩凌天干咳两声,顺手从身旁拿来一个黑布擦了擦嘴角水渍。

  刚擦了一下,他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

  黑布无论是质感,还是散发的气味都有些古怪。

  “挺香的啊。”

  说话间,韩凌天一脸疑惑的展开那个所谓的“黑布”。

  芳香扑鼻,一个精致的蕾丝丁字裤展现在面前。

  “我去!”

  他表情一滞,下一秒赶忙叠好,重新放回原位。

  好在韩凌天定力非凡,深吸口气便将想法压下。

  换作一般人,受到一连串的刺激,估计早就被冲昏头脑,上去踢开卫生间的门,来场大战。

  “嘭!”

  “啊啊啊啊!”

  正在这时,卫生间里突然响起炸裂声,紧接着,陈丹丹的尖叫传来。

  韩凌天目光一凛,猛地从沙发上窜出,想都不想就踹开卫生间的门,冲进去喊道:“你没事吧?”

  黑暗中,一个模糊白影猛地扑入韩凌天怀中。

  “韩……韩大哥,我刚才在洗澡,不知道什么东西突然爆炸。我……我好害怕!”

  陈丹丹缩在他怀中瑟瑟发抖,一脸紧张。

  “没受伤吧,有我在不用怕。”

  韩凌天轻拍陈丹丹后背安慰着。

  那滑嫩的触感,让人有些爱不释手。

  “没事,我没受伤。”

  寥寥几句,竟让陈丹丹出奇的平静下来,只是抱着韩凌天的双臂,依旧没有松开的意思。

  韩凌天打开手机闪光灯,向上方看去。

  不出所料,刚刚的爆炸声是由浴霸形成,问题并不算大。

  “没什么大事,浴霸炸了而已,明天找个工人来换下就好。”

  韩凌天说完,怀中的陈丹丹没有任何反应。

  “陈丹丹?”

  韩凌天低头看去,陈丹丹紧紧相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韩……韩大哥,我好害怕,你……你今晚可以留下来陪陪我吗?”

  半响,陈丹丹抬头,忽闪着大眼睛,声音弱不可闻。

  梨花带雨的模样,显得楚楚可怜。

  “啊?”

  韩凌天愣了愣,旋即一脸认真,“不行,孤男寡女不好,再说……”

  “韩大哥,我……我发现我喜欢上你了,从那天开始,满脑子都是你的身影,虽然你可能不会相信,但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让我跟了你好不好?”

  陈丹丹鼓足勇气,将心中积压已久的话,用尽全力喊出。

  “我们才见两次面,你在开什么玩笑。”

  韩凌天嘴角抽了抽。

  他自认为魅力无限,但也不至于只见到两次面的人,都会爱上他吧?

  “没有开玩笑,我保证,现在说的每句话都是诚心实意的!”

  陈丹丹将韩凌天就抱得更紧,生怕他推开自己,一怒而去。

  “唉……”

  韩凌天轻叹口气,拍了拍陈丹丹的头,无奈笑道:“你喝多了酒,现在说的都是胡话,擦干水渍别感冒,然后好好休息一晚上。”

  “天色太晚,我先回去了。”

  说罢,韩凌天轻轻拉开陈丹丹的手,转身准备离开。

  “韩大哥!”

  陈丹丹一把从后面抱住韩凌天,小声道:“我确实喝的有点多,因为我明白,不喝多我根本就没有勇气说出心里话。”

  “我跟清韵的关系,你应该最清楚……”

  “什么关系?清韵告诉我,你们根本就没有那个!”

  陈丹丹轻咬着嘴唇。

  “额……”

  韩凌天笑容一僵,心中郁闷道:“那丫头,怎么什么都往外说。”

  陈丹丹见韩凌天默不作声,向前蹭了蹭,委屈道:“韩大哥,你不要嫌弃我,我很干净的,当初跟赵斌复,最多只是拉拉手。”

  “但,我……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

  “我以前学过舞蹈,身体柔韧性很好的,只要你喜欢,我什么姿势都可以……”

  陈丹丹说话的时候,两只柔弱无骨的小柔钻进韩凌天衣服里,从胸膛沿着小腹画圈。

  尽管动作生涩笨拙,却依旧很努力地在挑逗着。

  “诶呀!”

  一路向下,当碰触到底的时候,陈丹丹突然惊呼一声,本能的缩回小手。

  “……”

  韩凌天怎么都没想到,陈丹丹胆子不小,在他愣神的功夫,就被占了便宜。

  他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对着陈丹丹认真道:“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回卧室睡一觉,明天你就明白,现在的决定有多荒唐……唔……”

  话未说完,陈丹丹双手突然环住韩凌天的脖颈,脚尖一点,诱人的红唇紧贴上去。

  趁他失神间,一条柔软的香滑细舌,强行撬开韩凌天牙齿,带着甘甜涎液,动作生涩的缠了上去。

  韩凌天目瞪口呆,竟然被人强吻……

  陈丹丹媚眼如丝,浑身上下只有一条浴巾,傲人处紧贴在韩凌天胸膛,随动作轻轻摩擦着。

  面对女人的强烈攻势,韩凌天双手不知不觉将她抱住,两人从卫生间一路拥吻到客厅。

  韩凌天的裤腰带不知何时被陈丹丹解下,她轻轻摸了一把,媚笑道:“好……好可怕!”

  两人转战卧室,准备发展超友谊关系。

  “叮铃!”

  正在这时,韩凌天兜里的手机突然响起。

  “不去管它。”

  陈丹丹俏脸潮红,轻哼一声。

  “叮铃!”

  手机铃声不依不饶的响动着,韩凌天眼神恢复几分清明,轻轻推开怀中的陈丹丹,喘着粗气说道:“我先接个电话。”

  “喂,哪位?”

  韩凌天深吸口气,端着茶杯准备喝口水,压制一下躁动的心。

  旁边的陈丹丹眼疾手快,一把夺过茶杯,然后自己喝了一口,朝韩凌天嘴里送去。

  “韩哥,是我,杜文斌!”

  电话那头,声音很轻。

  “大半夜的打电话,是有什么急事?”

  韩凌天做出手势,让陈丹丹不要出声,后者却直接跨坐在他腿上,脸上挂着傻笑。

  杜文斌小声道:“韩哥,我是偷偷打的电话,玄姐明令禁止,不让我告诉你,但我实在放心不下啊……”

  “刚才分开不是没事么,你直接说,玄姐怎么了?”

  韩凌天蹩眉,起身走到阳台。

  杜文斌叹了口气,“有三个堂口发生叛乱,估计是被人挑唆的,玄姐已经决定亲自去平叛,最后结果,不是分裂,就是镇压,但无论哪种,我都觉得太危险。”

  “关键在于,那群人说是谈判,但地点却挑在城北的一个荒废工厂,那种地方,向来都是各个势力血拼的,我怕……”

  电话那头,杜文斌欲言又止。

  “你不会拦着她么?!”

  韩凌天声音中带着一丝火气。

  “韩哥,我劝没用啊,玄姐认为,只有凭借绝对的实力去震慑手下,以后才能更好的凝聚所有人。”

  杜文斌顿了顿,继续道:“玄姐的判断倒也没错,如果胆怯,肯定会被人瞧不起,道上混的,就讲个面子……”

  “胡闹!”

  韩凌天厉声打断,“赶紧把地址发来,我马上过去。”

  电话那头,杜文斌深吸口气,“韩哥放心,我拿头担保,绝对不会让玄姐出事的……”

  很快,杜文斌就把地址说了出来。

  韩凌天挂掉电话,回到屋子里,陈丹丹迎了上来,将头埋在他胸膛上,小声说道:“我们……我们现在要那个吗?”

  虽然一切进展有些太快,但她并不后悔,甚至隐隐有些期待。

  那红扑扑的小耳朵,是最好的证明。

  韩凌天将她抱到卧室,轻放在床,温柔笑道:“我有事要出门,你早点休息,或许明天会有新的答案。”

  “不……不能留下来陪陪我吗?”

  陈丹丹红唇轻咬,楚楚可怜的看着他。

  韩凌天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如果是真的喜欢,又会在乎时间吗?”

  “那,那好吧。”

  陈丹丹躲进薄被里,只露出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韩凌天,语气坚定道:“无论让我选择多少次,我的答案都是不后悔!”

  “晚安。”

  韩凌天帮她掖了掖被角,转身将卧室灯关上,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陈丹丹看着他离开,抿了抿嘴唇,眼底有一抹失望出现。

  韩凌天刚一出门,脸上的笑容瞬间散去。

  上了车,一脚油门下去,保时捷以极快的速度猛蹿出去。

  他放下车窗,双目微微眯着,一抹冰冷杀机弥漫。

  指尖在方向盘上轻轻敲打,韩凌天看了眼窗外,喃喃自语道:“月黑风高,倒是杀人的好日子啊……”

  ……

  滨海城北的一座机械生产工厂,平日里荒无人烟、杂草丛生,废弃了至少三年。

  但今晚,在工厂外却是停了几十辆车,灯光明亮,将周围照如白昼。

  弥漫着垃圾腐臭味的工厂车间内,气氛一片凝重。

  上百人分成了两个阵营,一面站着的,是玄惜怜和杜文斌等手下。

  对面则是原属于龙泽海势力下的三名堂主,和一帮手下。

  一个个小混混都是身上揣着家伙,鼓鼓囊囊,形状各异。

  只要自家老大一声令下,现场必然会爆发一场血腥搏杀。

  到了那时,地面将会殷红一片。

  玄惜怜披着一件外套,大半夜匆匆忙忙出来,里面只有一套宽松休闲装,一头青丝绑了个干净利落的马尾。

  毫无装饰,纯粹简单的装束,让她不仅没有减分,反倒完美的展现出成熟女人才有的韵味。

  玄惜怜面如寒冰,充满威严的目光扫视面前几人,冷冷道:“你们三人都是元老级人物,今晚为何突然要背叛我?”

  “背叛?不不不,我们今天只是要清理门户!”

  一名头发花白大半的老者,跺了跺手杖,双目微眯。

  “呵呵,玄惜怜,你别在那惺惺作态,真以为自己在背地里做的那点勾当没有人知晓吗?”

  一名长相粗犷的中年上前一步,朗声喝道。

  说话的时候,一双贼眼在玄惜怜身上不断打量,散发着炙热邪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