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绝品神医 > 第四十三章 最接近神位的男人
  段家豪宅。

  “家主,大事不妙啊,少爷带人去了黄埔家,说要给黄埔雄治病。”

  安虎胳膊吊着石膏,神色有些慌张。

  “慌什么。”

  书柜前,坐着一位中年人,头发略带白丝,浑身散发着慑人威势。

  中年人放下书,露出一张刚毅的面孔,淡淡瞥了安虎一眼。

  被他眼神扫到,安虎顿时浑身一颤,如堕冰窟。

  “溱天他不知晓计划,既然对黄埔家小丫头有意思,那就由着他去吧。”

  “而且,黄埔家又不知道先前的毒是我们下的,顶多在股票收购上,埋怨一下而已,不会为难他。”

  中年人走到落地窗前,负手而立眺望天空。

  他正是段家现任家主,段苍羽。

  作为整个滨海阴暗面的话事人,只要他一跺脚,所有势力都要抖三抖。

  “对,家主说得对,是我庸人自扰。”

  安虎低着头,显得有些小心翼翼。

  许久,段苍羽转头看着安虎,淡淡问道:“那件事安排的怎么样?”

  “已经安排妥当,那个东西,除了我和师傅外,在世界上不可能有第三个人认出来,只要到了今晚十二点,黄埔雄一辈子都别想醒来。”

  安虎笑了笑,“到时候,那个多管闲事的小子背锅成为众矢之的,黄埔家只会以为他医术不精,谁都不会想到我们段家。”

  “呵呵,黄埔雄啊黄埔雄,你说你老老实实听话不好么,非要我把事情弄到这个地步。”

  中年人嘴角扬起一丝冷笑,眼底寒光掠过。

  ……

  黄埔家别墅中。

  看着大大咧咧走进来的青年,众人一愣,黄埔老爷子此时昏迷不醒,在如此严肃的情况下,谁敢这么开玩笑?

  段溱天转身,目露不善的看向走来的青年。

  华国人都有种先入为主的观念,当大家都说韩凌天是江湖骗子时,现在段溱天看着对方,怎么看都觉得有些贼眉鼠眼。

  “你就是那个中医?”

  段溱天走到了韩凌天面前,冷声问道。

  “是。”

  韩凌天打量他几眼,认真说道:“你也想看病?那真不好意思,我现在没有时间。”

  说完绕过段溱天,准备向楼上走去。

  段溱天移动几步,再次挡在他身前,微眯着双眼,沉声说道:“黄埔老爷子被他治疗的昏迷不醒,澜庭,你可不能再相信他啊。”

  “老爷子暂未苏醒属于正常现象。”

  韩凌天淡淡扫他一眼,说道:“而且,我不是来回答你问题的,让开!”

  段溱天火气蹭蹭直冒,咬牙切齿道:“我要是不让呢?”

  他什么身份?

  滨海市四大家族中段家长子,从小养尊处优的他,骨子里充斥着高高在上的骄傲。

  事实上,凭借自己的本事,他确实有骄傲的资本。

  十七岁从哈佛大学毕业,并且拥有双博士学位,一年半的时间,让段家旗下公司涨了好几个百分点。

  他怎么可能不骄傲?

  可他这种天之骄子,现在竟然被个无名小卒如此对待,让他整张脸瞬间阴沉下去。

  “段溱天,你到底想干什么?”

  黄埔澜庭望着段溱天,冷冰冰的说道。

  “澜庭,你还敢相信他?你爷爷可是昏迷不醒啊!”

  段溱天紧咬牙根,死死盯着韩凌天。

  “被骗我也乐意,现在给我让开!”

  黄埔澜庭面色更冷。

  尽管两人青梅竹马,但她对段溱天从来就没有过好感。

  尤其在段家狂收黄埔家股票后,就更是厌恶。

  “澜庭,你在训斥我?”

  段溱天愣在那里。

  黄埔澜庭竟然因为一个男人训斥他。

  段溱天面色涨红,有些激动地说道:“我都是为了你好啊!”

  “我叫你让开!”

  黄埔澜庭寒声说道。

  段溱天双拳紧攥,沉默许久后,缓缓让开两步。

  “快上去吧。”

  黄埔澜庭和颜悦色的对韩凌天说了一句,转身上楼。

  “好。”

  韩凌天点了点头,准备上楼。

  见韩凌天走到自己面前,段溱天眼中寒光一闪,瞬间出手扣在他的肩膀上。

  他握的指节发白,显然用了很大力气。

  段溱天冷声道:“我劝你最好有点脑子,你知不知道,敢骗澜庭的人,我会让他从世界上彻底消失!”

  “哦?”

  对于段溱天语气中的森然杀气,韩凌天充耳不闻,淡淡瞥了他一眼说道:“松开!”

  “你算什么玩意,竟然敢命令我!”

  段溱天面色突然狰狞起来。

  楼上的黄埔澜庭见到了这一幕,一拍扶手,娇喝道:“段溱天,你给我放开他!”

  段溱天更加愤怒。

  黄埔澜庭的语气,是在心疼那个男人?

  “你有什么资格!”

  段溱天怒喝一声,猛然出手砸向韩凌天后脑。

  动作简洁干练,却暗藏杀机。

  他算什么东西!

  一个江湖骗子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敢命令他段家大少?

  那种货色不知道用什么骗术,竟然还能得到澜庭的信任,简直不可饶恕!

  “教训的好!让这个江湖骗子长长记性,竟然敢来我黄埔家撒野!”

  旁边的黄埔斌满脸激动。

  段溱天可是空手道黑带三段,而且对于泰拳都有些涉猎。

  别说韩凌天这种小身板,就算撂倒五六个壮汉都没问题,肯定是完虐!

  他们很期待接下来要出现的场景,能看见那个江湖骗子被暴揍,他们也会跟着身心舒坦。

  可惜,众人期盼的一幕并没有出现。

  “砰!”

  刚刚不可一世的段溱天倒飞而出,砸在茶几上,将名贵的茶海撞翻。

  “哗啦!”

  价值数十万的紫砂茶具碎了一地,茶水洒在段溱天昂贵的西装上,将他弄得满身狼藉。

  大厅内一片死寂,众人惊得目瞪口呆。

  没人看清发生了什么,恍惚间段溱天就飞了出去。

  段溱天挣扎着起身,脸颊被滚烫茶水弄的通红,很多地方被茶具碎片划出小口,鲜血流淌。

  别人不清楚,他被揍自然看的明白。

  刚刚他那充满信心的一拳,被韩凌天闪电般接住,不仅如此,他还被迅速踹了一脚。

  那一脚看似不重,落在他小腹上,却疼得他差点昏死过去。

  段溱天捂着小腹,再看向韩凌天的眼神满是震惊。

  那略显消瘦的青年,竟然能将他一脚踹飞出去,仿佛只是教训一个三岁小孩一般。

  不简单,非常不简单!

  他清楚自己的实力,韩凌天的力道奇大,而且速度快到难以反应,自己完全捕捉不到他出手轨迹。

  他不知道,韩凌天其实已经留手。

  不然,现在地上只会是一具躺着的尸体。

  “溱天,你没事吧。”

  黄埔斌上前扶住段溱天。

  “没事。”

  段溱天深吸口气。

  “臭小子,你竟然敢动手打人,眼里还有没有我们黄埔家!”

  黄埔斌眼中闪过一抹阴狠,指着韩凌天发难道:“赶紧跪下来认错,不然我让人废了你!”

  “溱天,你放心吧,我们黄埔家会为你做主的。”

  有人在后面出声劝慰。

  段溱天点了点头,面色好转不少。

  韩凌天面色淡然,对于黄埔斌的威胁置若罔闻。

  简单收拾掉段溱天,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迈步向楼上走去。

  一切都是那么风轻云淡……

  见他那副目中无人的张狂模样,黄埔斌面色涨红,立即吼道:“来人,把他给我擒下!”

  几名护卫马上从外面冲进来,一个个面露凶相气势汹汹,就要向韩凌天抓去。

  “放肆!”

  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

  几名护卫纷纷止住身形,表情尴尬,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

  黄埔澜庭冷着脸,指向众人娇喝道:“谁再敢耽误韩凌天复查,别怪我翻脸无情!”

  黄埔斌微眯双眼不再出声。

  如今黄埔老爷子未逝,有人撑腰的黄埔澜庭,势头压他们几个叔叔辈半分。

  “我……”

  段溱天还想多说些什么,结果被黄埔澜庭狠狠瞪了一眼。

  他撇了撇嘴,将未说完的话止住。

  段溱天再看向韩凌天时,目光无比阴冷。

  黄埔澜庭是他的禁脔,没想到她今天竟然为了一个男人,三番五次的吼他。

  两人那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让他妒火中烧!

  “小子,我会让你知道,这个世界上,很多人是不能惹的。”

  当韩凌天走到身边时,段溱天咬牙小声说道,眼中杀机毕露。

  韩凌天转头看他,淡淡笑道:“呵呵,段家啊,随时奉陪。”

  “哼!”

  段溱天阴沉着脸,扫了眼黄埔澜庭后强压下怒火。

  他心中打定主意,只要韩凌天敢走出黄埔家门,没有了黄埔澜庭护着,他绝对要找人弄死他。

  “等一下!”

  正在两人准备上楼时,站在后面久未出声的中年人,突然叫住他们。

  紧接着,中年人上前几步,神情倨傲道:“黄埔大小姐,与其相信一个毛头小子,不如让我来瞧瞧老爷子的病如何?”

  “你是谁?”

  黄埔澜庭面带疑惑。

  “忘了介绍……”

  段溱天拍了拍额头,淡淡一笑:“这位名医可是我特意找来给老爷子看病的,大家应该都听过大名,他叫钱程升。”

  “钱程升?”

  黄埔斌表情变了变,忙问道:“可是神医乔文康的大徒弟,号称最有希望成为第三名神医的那个钱程升?”

  段溱天挑衅似的看着韩凌天,点了点头道:“对!”

  “嚯!”

  在得到确切答复的一瞬间,全场哗然。

  众人面面相觑,谁也没能想到,那名看着有些不起眼的中年人,竟然会是神医乔文康的大徒弟,那可是号称最靠近神位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