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巅峰高手 > 第915章 寻找答案
  秦墨扯着夏树的头发,拖着她往尼罗河畔走去。

  路边的行人,看到这幕纷纷让开道,还以为秦墨是个家暴男,竟把他妻子打的半死,地上都能拖出长长的血印来。

  毕罗歌剧院后续而来的大批警察,将全部的消息,彻底封锁住了,也很快收拾干净局面。

  这是一起武道之间的案子。

  警员都没有死,只是受了伤,但武士们却死伤一片,毕罗方面也知道这件事,并不是他们所能管辖的范畴了……

  后续的节目自然是停止了。

  没了夏树小姐优美的舞姿,后续节目人们看得也索然无趣,尤其又受到刚才的惊吓,人们也都开始陆续退场了。

  徐嫣和小双也惊魂未定的从歌剧院走出来,刚才的秦墨,令他们俩人,都觉得有些可怕……

  就像是……魔鬼。

  夜晚,尼罗河畔。

  闻风节热闹的时间已经过去,现在家家户户都在自家吃着热闹的团圆饭,灯火万千。

  以至于尼罗河畔就显得有些萧瑟。

  白天人山人海,盛大的场景已然不见了,留下的只是满地的狼藉,和几位零零散散正在收拾垃圾的清洁工。

  秦墨将夏树扯到坟前,一脚踹在她膝盖上,她弱不禁风的身子直接跪在了地上。

  跪在了阿里亚的坟前。

  “熟悉吗?”

  “我不知道秦先生你在说什么?”

  “呵。”秦墨笑了笑,顺势坐在了地上,看着阿里亚简易的坟堆,他缓缓道,“夏树,九曲省太行市人,十几年前,父母因为赌博离异,家中只剩下一个弟弟……”

  “九年前,风月楼选拔新一代头牌舞姬,想要重振风月楼舞姬行业,年仅十五岁的你,因一曲《仙神舞》迷倒了当时风月楼所有的评委,成为风月楼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舞姬。”

  “并且,时隔三年,也就是你十八岁的时候,一举坐上了风月楼头牌舞姬的宝座。”

  夏树淡漠的神情渐渐有了变化,她有些惊愕的看着秦墨。

  关于自己的身世,风月楼早已封锁,他……他怎么知道的?

  秦墨看出夏树的疑惑,“你风月楼有风月楼的实力,我秦墨有我秦墨的人脉,查你的身世,并不难办。”

  “早在你和我们一起来古埃国时,我就觉得奇怪。”

  “风月楼既然知道我的计划,想要阻止的话,怎么会派一个弱不禁风的你还有一个憨憨战厌过来?”

  “现在想想,风月楼下的是一盘好棋。”

  “憨憨有憨憨的作用,在甩开战厌之后,我确实放松了警惕,觉得风月楼再无人能限制我,便放心大胆的去拿取神钥,现在回过头想想,战厌的作用,就是让我放松警惕。”

  “风月楼想借战厌,引我去找寻神钥的下落,我在没了战厌的尾随之后,也确实放心的去寻找了神钥,而在这过程中,其实我早已被人盯上了。”

  “那梅花四人,其实一早就潜伏在了古埃国。”

  秦墨死死的盯着夏树,想从她神情中看出些什么。

  但她彻底被毁的容颜,静的就像一潭死水,没丝毫反应。

  秦墨笑了笑,继续道,“等到一切结束,我看到阿里亚衣不遮体的躺在地上时,我心中最后一个疑惑,终于解开了,原来你也有其中的作用。”

  “这几年来,你舞姿能吸引所有人眼球,甚至没有一场失误,短短几年,年仅24的你就已成了世界知名舞者,我秦墨比你懂舞,再厉害的舞姿,也绝对到不了如此程度。”

  “你夏树……”说着,秦墨冷笑着走到夏树面前,勾起了她的下巴,“是舞姿厉害,还是身怀魅惑之术,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夏树平静的身子,渐渐颤抖起来。

  她被秦墨强迫的抬起头来,但她的目光却不敢再看着秦墨。

  眼前这人……好似能读懂人心……

  “说说吧!关于出现的梅花四人,还有风月楼,你们到底为了什么?”秦墨松开她下巴,打了个哈欠。

  夏树低着头,沉默不语。

  “你不想说?”

  她不说。

  “你不怕死?”

  她依旧不说。

  秦墨突然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哦!我知道了,你弟弟现在一定在焱阳读书吧!而且学费,生活费,一切事物全部都由风月楼承担。”

  夏树猛地一怔。

  她苦笑一声,“这世间,还有秦先生您猜不出的事吗?”

  “好了,走吧,收拾收拾跟我回华夏吧。”秦墨无奈的耸了耸肩,转身离开了。

  夏树完全懵在了原地。

  这就完了?

  她震惊的看着秦墨离去的背影,试探的低声问道,“秦先生,你……你不杀我?”

  “不了。”秦墨没有停下离去的脚步,淡淡摆摆手,“我刚才已狠狠揍了你一顿,算是报神仆之仇,若是老先生还在世,想必也不想我杀你。”

  “虽然……我的确很想杀了你。”

  望着秦墨潇洒离去的背影,夏树怔怔的发了神。

  “那个……秦先生……我……很仰慕你,这一点我从来没有骗过你!”夏树突然大喊道。

  “哦,知道了!”

  他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

  回华夏的旅途中,徐嫣和祝小双瞪着大大的吃惊的眼睛,惊愣的看着夏树黏在秦墨身边。

  昨天才刚刚挨了秦墨毒打的夏树,脸都包满了纱布,伤还没好呢,今日竟然又黏在了秦墨身边,而且比之前还粘的过分,就像一只小奶猫一样,一路上不停找秦墨聊天。

  关键是秦墨还爱搭不理的,就像个大爷一样,根本不听夏树时不时的撒娇。

  “这……这怎么回事?”徐嫣看得眼睛都直了。

  这秦墨到底有多大的魅力?

  祝小双一脸严肃,像柯南一样分析起来,“徐嫣姐,这你就不懂了,可能夏树姐她是M属性!”

  “啥?”

  “就是夏树姐越被揍的厉害,她自己就觉得越爽!”

  “别看昨天哥哥那么暴力,但其实夏树姐心里美滋滋的,可能被揍的时候,夏树姐还觉得打的好呢!”祝小双一本正经的分析道。

  徐嫣瞠目结舌,“这么变态的嘛?”

  “那可不,哥哥估计把她揍满意了,现在更加仰慕哥哥了。”祝小双得意的点点头,对自己的推理很是满意。

  飞机在下午黄昏时分,降落在焱阳国际机场。

  秦墨送夏树回了风月楼,笑着看她下了车。

  “此去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

  夏树刚想说些客套的话,却被秦墨笑着打断了,他冲夏树意味深长的笑笑,“没事儿,过不了多久,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

  说着,在夏树呆愣的注视下,离开了。

  秦墨回到新炎街的消息,很快神家和洛家就得知了。

  还没坐在家中喝一口热茶,两位家主就赶了过来,一进门先是上下打量了下秦墨,看他身上没啥重伤,便急忙问道,“神钥呢?神钥在哪里?”

  秦墨喝了口茶,又给两位家主倒上,“应该在风月楼那里吧!”

  “什么?”

  洛梓安和神逸泽以为自己听错了,瞪大双眼难以置信看着秦墨。

  “或者在梅花组手中。”秦墨挠挠头,不确定的说。

  “我滴个祖宗啊!!”

  神逸泽一拍大腿,就像个窜天猴一样,跳了起来,“没拿到神钥,你怎么好意思这么安稳的在这里喝茶!你知不知道……”

  “事已至此,要赶紧想办法夺回神钥才是,着急可使不得。”秦墨平稳的说,“我正想问问两位家主,风月楼和梅花组之间,有什么关系?”

  神逸泽和洛梓安皱着眉头,缓缓坐在沙发上。

  他们实在没秦墨这般闲情雅致。

  过了半响,洛梓安才开口道,“我不清楚,但从来也没见两者有什么瓜葛,这两个组织,都比较神秘。”

  “梅花组是华夏最大的杀手组织,其势力遍布华夏各地,比起华夏武协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在天隐市也有属于自己的总部街道,名为梅花街,梅花街也是核心街道。”

  “风月楼……”洛梓安好似想到了什么,轻轻叹了口气,“风月楼这个组织更是神秘,尤其梅芜成为风月楼的楼主后,这个独立在焱阳三大武界之外的组织,就愈发让人看不透……”

  “梅芜这个女人……”神逸泽阴沉的接过话来,重重的说,“深不可测!”

  两位家主实在没想到,事态会如此严重。

  哪怕秦墨找不到神钥,他们也不会多说什么。

  但现在找到了神钥,却落入不知何人手中,这可就麻烦大了!

  两人之所以比秦墨显得还要焦急,是两人深知此事的严重性!

  “你当真不知神钥在谁手里?”神逸泽严肃的说。

  “不知。”秦墨摇摇头,转而轻松道,“不过……一切很快都会知晓了。”

  神逸泽和洛梓安笑都笑不出来了,这个时候,秦墨还卖关子。

  就在这时,琴子房突然急匆匆的跑了进来,他急忙道,“师父!街口有人正在追杀一位女子,这女子闯入我们新炎街了……”

  没等他说完,秦墨笑着站了起来,“好了,两位家主,答案送上门儿来了,我们且去看看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