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兄有弟攻 > 5车祸
  在周庄平家吃过午饭,两人就一起回去。

  回去的路上,周绍恒一言不发地开车,秦一衍正翻看着周绍彬的日记本,试图找到他会变成周绍彬这件事情的起因。

  周绍彬的日记很简短,时间跨度也很大。在看到某一页时,秦一衍皱着眉不禁多扫了几眼。

  2013/2/7又是该死的阴天

  瑞达的人为什么没开车把我撞死?!!!

  视线刚从死字上扫过,车子忽然一阵剧烈摇晃,秦一衍条件反射地抓住车旁的扶手,慌张地问道:“怎么了?”

  “瑞达的人。”周绍恒冷声道,从后视镜里扫到紧跟在身后的车辆。

  他们现在在郊区的高速路上,这片土地是新近才开发出来的,路上的车辆不多,一辆深黑色的悍马紧跟在他屁股后面,周绍恒眯着眼,将方向盘打满,迈巴赫后轮满转,蹭的一声直射而去,迅速拐弯切入一旁的支路。

  “坐稳了。”周绍恒盯紧后视镜,左手稳稳打着方向盘,右手熟练而迅速地切换着档位,“绑上安全带!”

  秦一衍听话地将安全带系了起来,迈巴赫速度极快,在空无一人的高速上能跑出将近300KM/H的时速,可仍旧甩不掉身后的悍马。

  “该死!”周绍恒咒骂道,瞟了一眼面色苍白的秦一衍,骂道:“真晦气”。他沉了沉眸子,猛踩油门,时速还在不停增加。

  帮不了什么忙的秦一衍只能安安静静的坐着,为了不给周绍恒添加压力,他连呼吸都放得小心翼翼,瑞达的人竟然做到了这种地步,如果杀了周安平的两个儿子,两家势必要决裂。不过,既然事先瑞达已经派人谋杀周绍彬了,那一定是决定死磕到底了。他担忧地瞄了一眼后视镜,在看到里面的场景时,瞳孔骤然缩紧,厉声喊道:“周绍恒,趴下!”

  咻——的一声,一枚子弹从两人头顶飞过,击穿了驾驶座前的挡风玻璃。

  悍马的副驾驶位置有个人探出头来,手中擎了一把狙击步枪,正在瞄准他们,秦一衍下意识地冲着一旁的周绍恒扑了上去,将他按倒在方向盘上。周绍恒也从后视镜中看到了这一幕,脚下猛地踩了刹车,时速骤减,一长串刺耳的尖鸣声响起,迈巴赫的轮胎在地上刮出了一长道轨迹。与此同时,身后枪声响起,砰的一声,子弹击中在迈巴赫仍在不断转动的轮胎上。

  又是砰的一声,银灰色的跑车横摆,右后轮胎爆胎使得整辆车都失去了平衡,直接撞到了高速路的防护栏上。

  身子一阵失衡,秦一衍被忽来的离心力甩飞出去,若不是有安全带护着必然要撞上前挡风玻璃,饶是如此,额头也重重的撞到了右侧车窗上,登时有些头晕脑胀。周绍恒脚下仍在狠狠踩着刹车,他满身是汗,竭力打着方向盘控制着车打摆的方向。

  车子撞到防护栏上之后掀翻了过去,在泥土路上滚了几滚,才撞到一棵大树上停了下来。

  悍马停在高速路上,戴着黑色墨镜的狙击手打了个电话,“喂,老板,搞定了。放心,死不了,不过,足够吓唬周大老板的了。”

  ***

  事件被周家用金钱压了下来。

  秦一衍和周绍恒同住在一间病房。

  周庄平憋了极大的火,不停地在走廊里走来走去,电话打了一个又一个。

  秦一衍垂着眼睛,靠在软垫上,无声地看着眼前哭得双眼红肿的女人。

  他受的伤不轻不重,头上缝了九针,右手脱臼。而周绍恒伤得比较重,今早才从手术室中出来,身上多处骨折,包括颅骨,好在没有什么生命危险,术后没多久便清醒了过来。

  “妈。”周绍恒脸色苍白,有气无力地喊了一声一直在哭的女人,“别哭了,我头疼。”

  女人抽抽噎噎了半天这才止住了,脸上精致的妆容都有些哭花,女人眼角虽然已经出现了细细的鱼尾纹,但是丝毫没有降低她的魅力,漆黑的大眼里甚至还带着几分少女的清纯。

  徐静宁瞪着一双红通通的眼睛望着周绍恒,担忧地说:“恒恒你别说话了,刚做完手术,身子还虚,快闭上眼睛,再睡一觉。”

  周绍恒瞪了会儿徐静宁,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见周绍恒听话地睡觉了,徐静宁又看向秦一衍,眼圈又是一红,“绍彬,妈妈……”

  秦一衍心里一软,正想说“我没事,不用担心”,随即便一想到周绍彬日记里有记,眼前这个女人是他的后妈,而且他十分讨厌这个女人,就只能装作十分不耐烦的样子,掀起被子蒙住了头,窝在被子里闷闷地说:“我想清静一下。”

  徐静宁脸色一僵,脸上挂着尴尬的笑,“我出去看看你爸爸。”说罢,拎着包失落得踉踉跄跄走出去。

  秦一衍听到了关门声,窝在被子里默默的叹了口气,徐女士,对不起。

  “哼。”周少恒见状,冷哼一声,语气满是讽刺。

  均匀的呼吸声响起,秦一衍看向一旁熟睡的周少恒,伸长了手帮他拉了拉滑落到胸前的被子,在脖子两旁掖了掖,随即拿出周绍彬的手机查看有关自己的新闻。

  七年前的那场事件让他不敢再在百度上打上自己的名字,而七年后的今天,当他搜索了关于“秦一衍”的事情之后,出来的竟然是他的死亡消息。

  2013/8/12明星秦一衍放弃演艺生涯,选择自杀。

  自杀?!秦一衍怔住。他将报纸版面放大,妻子陈晓痛哭流涕的照片占了四分之一的版面,他愣愣地看着哭得双眼红肿的陈晓,心里头有些异样的感觉。他从来没想过,陈晓居然会为他哭成这样。结婚之后,陈晓就对他很冷淡,好像是用过的东西随手一丢,婚前的温柔缱绻全都消失不见,对他颐指气使,只有需要用钱的时候才会来找他。

  报纸报道,秦一衍死于煤气中毒,昨日已经被妻子陈晓送入火葬场火化。

  煤气中毒……秦一衍嘀咕着,难怪当晚他嗅到了一种怪怪的味道,原来那时候就有些煤气泄露了。如果当时自己振作一下,没有为了丢失主角而那么失落的话,也许就不会发生这个悲剧了。不过……秦一衍皱了皱眉,心想,他一向睡眠很浅,那晚竟然睡得这么沉,连煤气泄露都没有发现?

  又翻了翻其他几份报道,内容大同小异,将他这些年来演得一些不入流的小角色拎出来赞扬了一番。死者为大,这些娱记倒是还有些良心,没有把他当年的事情再拿出来鞭尸。

  难道是因为他和周绍彬同时死亡,才导致他重生在周绍彬的身体上了?那到底为什么自己会重生成周绍彬呢?自己的身体火化掉了,那周绍彬呢?死了?

  他现在成了周绍彬,又该如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