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蛇再起 > 第七章 破幻
  这位“张玉堂”也正如大部分的穿越者所做的那样。

  他们可能会絮絮叨叨地跟你聊一些废话,也可能会在动手之前动摇你的心志,然而一旦出手,便是不留余地的杀招。

  以己十攻其一,以优势攻打劣势,如狮子搏兔,亦尽全力。

  他这一式化自佛法里的佛光普照,然而却无一丝禅理佛性,有的只是场面宏大且操控细微的力量。

  光芒无孔不入,再无一丝阴影,岑青什么都看不到,听不到,摸不到……所有的感觉都失去了作用,甚至连头脑都开始迟钝起来,这是针对妖仙做出的五感剥夺。

  这也是岑青第一次看见这位穿越者的真正力量,的确是可以越阶杀敌的存在。

  神魂运转,天鹏九变的第二变瞬间打开,岑青的神魂脱离了躯体,飞出了光芒的限制。

  光芒消失,月亮仍在,果然还是幻术。

  “张玉堂”一步跨过十余丈的距离,手中的银色绳索缠绕上了呆立于原处的躯体,只是那躯体忽然间双指并拢,瞬息消失在原地。

  “神识傀儡?”张玉堂果然也是个见过世面的,望着岑青遁在空中的神魂嗤笑了起来,“用自己的身躯来做傀儡,你倒真是舍得。”

  不过下一刻,他再也笑不出来了,岑青的神魂和躯体都消失不见,只有遍地闪光的神识,如密集的火炬布满了整个义阳城,每一个神识,都是被她种下印记的凡人,可以随时被她控制成傀儡。

  “你的幻术针对七魄,那么你又能对付多少?”城中的人同时发出梦呓,古怪而沉重的声音像是恶魔的低语一般。

  “张玉堂”一步踏入虚空,岑青一道法术擦过他的身侧,片刻后他从另一处出现,笑了起来:“这就是你准备用来对付我的招数?你的攻击如此无力,我也不是什么会为凡人而流泪的圣母,既然我现在还不能杀凡人,那么我就跟你换一个战场。”

  “想走?”仿佛从地下传来的梦呓声轰然响起,城中再起雨丝,宛如大雾一般笼罩下所有的位置。

  “张玉堂”刚刚从虚空中现身,便被那雨丝淋了一头一脸,惊骇地重新步入虚空之后,却发现只是平凡无奇的雨水,然而他依然惊怒交加:“你这是什么妖术?”

  无论刚才以神魂化神识为千万,还是现在笼罩满城的风雨,都是他从未见过的法术,千年妖仙,其威若斯吗?

  “没有什么用处,只是洗涤三魂而已。三魂清明而智慧生,准确来说,对于凡人用处不大,这是我专门用来克制信仰之力的法术,自从被关进了钵盂中,如何破解信仰之力的问题,已经足足让我想了三年。”

  这一次不再是城中众人的梦呓,而是岑青自己清朗的语声,他飞上了半空,望着虚空中的一处道:“你这具身体的修为只有筑基,施展各种各样的能力,应该是来自法海的信仰之力,还有你这几百年来收集的法宝吧?”

  “别小看我!”

  冷厉的语声伴着一道金色的弧光缠绕上岑青的身躯,随后把她撕成了碎片,然后城中又接连飞起了两个一模一样的岑青。

  “幻术而已,我也会。失去信仰之力,你还剩下什么?”岑青道,随后他抬起手指指向了那片虚空,“静默!”

  如果有人能够看到灵气,那么将会在空气中看到出现了一个方圆十丈的黑暗地带,所有的灵气在那里一扫而空,空气中陡然响起一声尖锐的嘶鸣,随后是“张玉堂”充满怒意和气急败坏的声音:“岑青,你杀我玲珑,我与你不死不休!”

  他露出一半的身躯在那片灵气真空中摇曳了一下,随后光华一闪,消失在虚空之中。

  一条毛茸茸的白狐尾从半空中掉落下来。

  岑青已看到那光华的闪动,是先前在许仙处看到的尺子,原来竟是这厮借以穿越虚空的法宝。

  不过看到被削去灵气,灵智消散,由法宝转变为法器,被“张玉堂”称之为“玲珑”的狐尾,岑青还是紧紧地皱起了眉头。

  “朱离,这是被你切下的尾巴吧,看来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呢。”

  九尾狐,擅幻术,“张玉堂”的幻术如此出神入化,大约便来自于这件法宝。岑青如今已经知道了她的至少三个化身:朱离、黑袍还有眼下的玲珑。

  几道法诀打上去,岑青把这条断尾封印起来,藏于袖中。

  “张玉堂”先前用阴丹骗岑青渡劫,又以舍利子利诱意图收服。如今见岑青渡劫成妖仙,便立刻出来全力掩杀,一击不中,即借缩地尺逃遁,着实是个棘手而狡诈的敌人。

  岑青还记得他的身份,他本是穿越到法海身上的一缕神魂,作为恶与欲望的一面被法海剥离出去,辗转投胎许多次,这厮对于白蛇传里的所有人物充满了敌意,都是欲杀之而后快的。

  “这是一个麻烦的强敌。”

  岑青皱起眉头,明枪好躲,暗箭难防,自己这次能占据优势是因为先在义阳城布下法诀守株待兔,但是日后谁也不想背后跟一个时时刻刻都会出现的杀手,况且这厮的手段不知道还有多少。

  “早就应该把那尺子给毁了的。”

  他慨叹了一声,收起先前布下的两道法诀,如今算是与“张玉堂”互相试探了一番,对方果然有镇压千年妖仙的手段。只是被他一连看到三张牌,只怕他是再也不肯与自己正面对战了。

  “不过幸好没有那种讨厌到能以假乱真的幻术了。”

  岑青走回客房,看到张钰还在熟睡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心中涌起一股恶作剧的念头,想了想又重新打消,这丫头如今已经不怎么正常了,若是在这条路上越滑越远岂不是罪过罪过。

  不过,这条狐尾落到了自己的手中,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张玉堂啊张玉堂,想不到我出山以来立誓杀人夺宝的第一单,居然应在你的身上。”岑青取出了毛茸茸的白狐尾,在手上拍打了两下,“朱离,我好像感觉到距离你越来越近了呢。”(未完待续。)

  (https://.biqugex./book_50443/20558148.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