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姑获鸟开始 > 第十二章 生死翻盘(三)
  “不行!”

  床边那人猛地抬起头。

  何安东与那人对视了一会儿,眼神淡漠如虎。

  那人的喉结上下抽动了一下,说道:“东哥,你之前说过的,不会抛下小金的……”

  “你们也答应过我,出来一切听我的。”

  那人仰着脸,脖子上青筋暴起。

  “听你的?听你的听到抛下自己人?大伙把命交给你,你就这么对待自己兄弟?”

  何安东抬手猛然间把枪口顶在了他的额头上,双目赤红。

  高成惊地往前两步。

  “我何安东想抛下兄弟就不会回来,再讲最后一遍,走!”

  “东哥,不要。”

  “开枪啊,打死我连我那份一起吞!”

  “你他妈少说两句!”

  “现在钱也没了,命也没了,剩下什么,剩几张草纸啊!”

  那人歇斯底里地大喊出声,一把把桌上的皮箱子掀翻到地上,金灿灿的港币洒落一地,还有两张烫金纹路的宣纸跟着一起落到地上。

  “我他妈让你少说两句。”

  高成也火了。

  “咔吧。”

  此起彼伏的怒吼声音当中,这声脆响显得如此微不足道。可却让红了眼的何安东没由来的心中一冷……

  修长而骨节宽大的手指不带一丝的烟火气,行云流水一般抄起盘子里的手术刀,捅进了高成的脖子。

  异变乍起!

  一股血箭飚飞出来,染红了龟裂的墙皮。

  何安东呆呆转过头。

  高成的脸上带着不可置信的神色,所剩无几的体温随着血液得飚溅飞速流逝,他的身后,是一张消瘦而苍白的男人面孔。

  “东……东哥。”

  电光火石之间,何安东有些恍惚。

  我到底带回来一个什么人?

  李阎的左手大拇指硬生生被自己卸掉,看上去有些畸形,手腕上是一团杂乱的麻绳,右手的手术刀大半截都没在高成的脖子里,整个身子埋在高成身后。

  何安东几乎下意识地抬起手来。

  床边那人也飞快地抽出了腰间的手枪,双眼都是血丝。

  “成子!”

  “我拔出刀他立刻没命。”

  “你拔你就死!”

  “退后!”

  四个人成犄角之势,血顺着李阎的手腕滴在满地的钞票上,看上去有些讽刺。

  何安东作势欲冲,李阎提着高成的脖子往后一顿,手中刀又深了几分。

  无数微尘在昏暗的灯光下飞舞着,几个人的呼吸都越发粗重。

  “你是谁?”

  “你放开他,我放你走。”

  “老乡,你讲笑话?”

  他慢慢挪动着步子,另外一人也横移过来,两人一左一右,像是猎食的猛兽慢慢逼近。

  “把成子放开!”

  “再动我就拔刀。”

  “你不敢拔!”

  “那就开枪啊。”

  几个人你来我往,语速越来越快。何安东几次想抬手射击,李阎都都猛地一顿,刀身在高成的脖子上微微搅动。

  “把枪扔开我就放人。”

  “你做梦。”

  “警察来了左右是死,大不了鱼死网破。”

  “破啊!”

  “破啊!”

  “破啊!”

  怒吼声音一个比一个高,李阎每向后退一步,何安东的枪口就高一分,何安东的枪口高一分,李阎手中刀就紧一分。

  三个人脚下踩着泥泞的血和钞票来回踱步,彼此拉锯之间碰翻了桌子,大大小小的手术用具叮叮当当响成一片。

  床上的小金掐紧了床单,面无血色的脸越发难看。

  何安东的眼神非常冷漠,冷得让人摸不准他是不是下一刻就会把李阎连同高成一起射成筛子。可李阎的眼神却极为晦涩,似乎蒙上了一层灰尘,又像一口幽深的古井。

  就像两头争食的蟒蛇,既对彼此的棘手而忌惮不已,又无法割舍摆在眼前的饕鬄盛宴。

  “老乡,今天我何安东认栽。我数三声,我俩扔枪,你放人。怎么样?”

  ”好啊。“

  李阎一口答应。

  “一!”

  李阎的脚趾如钩,往前微微犁动着。

  “二!”

  开始坐在床边那人一会瞅瞅李阎,一会瞅瞅何安东,神情有些紧张。

  “三!”

  何安东话音刚落,那人咬紧牙关丢开了手里的五四式,而何安东也冲着李阎,把手中的五四式手枪往前一丢。

  是的,往前一扔……

  矮身蹬地前滚,似乎在心中演练过无数遍一样,几乎在手枪落地的同时,何安东已经滚了上去,闪电一般拾起手枪!抬手!瞄准!

  眼前是跌跌撞撞被李阎推过来的高成,自己的枪口对准了失去人质的李阎!

  高成的眼睛已经失去神采,脖子上的血宛如一道喷泉汹涌地喷溅出来!

  李阎拔出了手术刀!

  “你!”何安东怒吼出声。手指扣动了扳机。

  一道银光扎进他的手腕,他吃痛之下,手枪跌落在地上!

  那是一柄被踩断的手术刀片,在四个人对峙撞翻桌子的时候,李阎悄悄踩到脚底的。

  李阎饿虎一样蹬地前冲!一脚把手枪扫飞出去,右腿蹬踢,脚尖轰在在何安东的喉咙上面,将他整个人踹得翻了个身,满口鲜血喷在空中。紧接着一个虎跃,冲向了弯腰去拿枪的另一个人!

  凌厉的鞭腿抽击在那人的小腹!右腿落地时往后一带一扫,让痛苦蜷缩的这人跪在了地上,左手肘蟒蛇一般缠住他的脑袋,手术刀在脖子上划出一道血线。鲜血争先恐后地流淌出来。

  “扑通。”

  李阎放倒他软绵绵的身体,面无表情地回身,奔着何安东走过去。手中的手术刀饱蘸鲜血!

  蓦然间,李阎觉得自己腰间一滞,床上的小金竟然双手合抱住李阎的腰。

  “东哥,快跑!”

  一切仿佛是噩梦一般,这个被东哥挟持回来的瘦高男子,似乎顷刻间化作择人而噬的恶魔,将这个逼仄的诊所化作炼狱。

  李阎想也不想,回身挥手,反握的手术刀戳进小金的太阳穴,血点溅了李阎一袖子。

  尽管已经毙命,可小金的手臂依旧死死环绕着李阎。

  何安东爬着站起来,没想着逃,而是去摸远处的手枪!

  “草!”

  李阎红了眼睛,他左手不便,手术刀一记又一记凶猛的戳刺进小金的脑袋,鲜血很快浸透了担架床。

  何安东满嘴的血,野兽一般不顾一切地朝眼前那把五四式冲去。

  不死不休!

  两个人此时都是满眼的凶戾杀气,眼前的世界一片血红。

  摸到了!

  “啊啊啊啊啊!”

  何安东翻身抬手,李阎已经到了面前!手术刀迎面戳下!

  “砰!砰!砰!”

  ……

  “我再重复一遍,这帮大圈仔心狠手辣,胆敢反抗或者逃跑,立即开枪,必要时可以当场击毙,听懂了没有?”

  黑压压的防暴盾牌压了过来,机动大队包围了整座公寓,并一点点压迫过来,五十六岁的黎耀光紧随两名机动部队警察,手持mp5k冲锋枪冲进房门!

  血和钞票铺满了地面,整个房子横倒着四具尸体,一个瘦高个的男子面对着黎耀光,笔挺的西装上和脸上满是血污,此时正伸手去合何安东圆睁的双眼……

  “双手抱头!慢慢站起来!”

  黎耀光怒吼出声。

  李阎矮着身子,依言缓缓起身,眼前是逐渐平静下来的黑色涟漪。

  “本次惊鸿一瞥状态已持续九分四十三秒,没有洞悉目标弱点,当前消耗五点阎浮点数。”

  “你解除了对目标的锁定。”

  “目标死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