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有庶夫套路深 > 第614章 揪不到
  回京的车队已经准备好了。叶棠采的随身物品也打包整齐,放到了马车上。剩下的一大堆粗使婆子和丫鬟的,自个儿收拾着,晚些儿到进京也不迟。一顶四角翘顶的雕花大轿直接抬了进屋子,停在厅里。

  叶棠采已经抱着孩子站起来了,一阵铿锵声响起,只见褚云攀已经换了一身银白的盔甲,正抱着红缨头盔缓步进来:“回家了。”

  一边说着,把头盔放在一边的桌上。

  “嗯。”叶棠采点了点头。

  褚云攀扶着她们母子上轿,轿子很大,足以坐下四个人,齐敏和惠然也一同上去了。

  轿帘被放下,两边窗子都糊了窗纱,不甚透风。

  由四人抬着轿子出了庄子,跟在回京人马中间,又在轿子前后加了杆子,由八人抬着。为防止叶棠采受风,这一路是不换马车的,多人抬,轻便些,能跟上大队。

  走了将近一个时辰,终于进入城门。

  梁王和朝臣等人进宫安放牌位等最后的仪式,叶棠采的轿子直接抬进了镇西侯府,在垂花门处也不停,只换了四名粗使婆子,一直抬进了云棠居的小厅。

  叶棠采这才下轿,回到卧室安歇。

  孩子睡着了,叶棠采把他放到原本就做好的小床上,轻轻给它盖上羽被,摸了摸他的小脑袋,还有些热。

  叶棠采微微一叹。

  惠然道:“要不要通知太太。”说的是温氏。

  叶棠采摇头:“先不说吧。眼下是皇上登基大典,没得她忍不住跑过来。眼下京中还有些不安定,等登基大典结束,再说也不迟。”

  “好。”惠然也赞成。

  “青柳,你到太医院那里等着,等宫中事完毕便请陆太医过来。他最擅长小孩病症了。”

  青柳答应一声,就转身出去。

  现在是丧礼的最后仪式,但凡有点品阶的官员都到宫中皇祠去了。

  梁王站在最前面,手里拿着一著香,冷冷地盯视着牌位上正宣帝的名号,嗤一声冷笑。手中的檀香插到香炉上。

  太监宣布一声结束,众人便移步到了大殿,一起用丧饭。

  梁王坐在主位之上,看着下面的人在用饭,便深深地皱起了眉头,喝了一杯酒,便转身拂袖而去,扔下一句:“朕贬了,你们自便!”

  下面的朝臣一怔一怔的,廖首辅和吕智等几个老臣子只僵在原地。

  柴学真等人全都转身追着他,柴学真道:“皇上,登基大典设于三天后,请皇上做好准备。”

  梁王头也不回,红唇勾着不以为意的冷笑:“准备什么?你们把所有备好即可!还得朕亲自下手裁龙袍不行?”

  朝臣们脸上一僵:“不不、臣等不敢……”

  但这登基嘛,不该有个登基的样子!

  而且,现在丧礼圆满结束,趁着现在用宴之际,该好好跟廖首辅等商量登基事宜,哪想到,他转身就离开了。

  梁王一路来到东华门,翻身上马。

  柴学真等朝等吓了一跳:“皇上!”

  梁王已经不耐烦地一甩马鞭,马匹便冲了出去,身后的彦西和彦东跟在后面疾速而去。

  朝臣们站在原地面面相觑。紫学真道:“皇上这是去哪?”

  张赞轻皱着眉头:“该是回王府去了吧!”

  以前梁王就这德行,遇到啥不顺心的,或是在先皇处受了气,翻身上马,就跑了!

  不用问,一定会在街上横冲直撞,直到回到梁王府。

  他们以前没少弹骇他。但这种事多了,他们都懒得弹骇了。

  梁王出了宫,直接梁王府而去。在垂花门翻身下马,鞭子扔彦东身上,便沉着脸大步跨过门槛。

  陆侧妃等人早闻得他回来,连忙迎出来见礼:“皇上。”

  一群女人吱吱渣渣的,跟以前没两样,一样的聒噪。

  梁王没理她们,直直地往里走。

  “皇上……”陈侧妃等人很是幽怨地叫着,“这是去哪?”

  “哼!”陆侧妃冷笑着瞪了她一眼,“还能去哪!走吧,不是有‘大事’要商仪。”最近最让她们快乐的大事,那就是在住宫里的哪个宫殿,甚至讨论着自己会被封什么份位。

  陆侧妃和陈侧妃二人,妃位是跑不掉的了,甚至会被封为贵妃。

  梁王大步跨过了苹汀小筑,走进去,往卧室扫了一眼,里面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摆设,又往西次间瞧了瞧,便转身出去了。

  彦西和彦东深深地皱起了眉头,只得跟在梁王身后。

  梁王出了正院,便去了书房那片花园,又往前头花园的架桥上去了。

  在那里转了一圈,脸色就沉了。

  “皇上……”彦西犹豫着叫了他一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