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月纪元 > 第二百一十四章 冻结(求订阅)
  精准本能失去了效用。

  因为时间要怎么计算?生命力这种东西又要怎么计算?

  唐凌蹲在树根上,一刀一刀的片着鱼,然后一次又一次的咬紧牙关,把眼泪憋回眼里。

  鱼片很快就会被烫熟,只要一两分钟吧。

  这边顺手扯了一把随处可见的紫姜叶,放入汤里,能够暖暖身体的吧。

  唐凌没有别的想法,他倔强的想要做一顿最简单的饭,是想让这样最简单的温暖,能够陪伴着苏啸接下来的孤独时间,抵抗着一个人要睡很久的冰冷与寂寞。

  他,会孤独的睡多久呢?唐凌心酸的要命。

  滚烫的鱼汤就摆在了小圆桌上,唐凌将苏啸背了过来。

  苏啸一直有些迷迷糊糊,只是一个还没有午睡时间长的小憩,他又苍老了很多,手开始不停的颤抖。

  唐凌默默的盛了一碗鱼片汤,将烫的刚刚好的鱼片喂到了苏啸口中。

  没有鱼刺,轻轻一抿便能下咽。

  苏啸微微点头,表示好吃,但很快眼中又流露出一丝自嘲的目光,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吗?吃饭都要人喂。

  “叔,就算你活蹦乱跳的,我也应该喂你吃饭,是这个道理。”这是什么道理?唐凌根本就表达不好,他一如既往,到了最难过的时候,便会言语凌乱。

  “给..”苏啸将两个黑皮册子递给了唐凌,然后喝下一口汤,费力的说道:“地图,通往黑暗之港,不然你得死在这群山之间。”

  “另外一本,记录了很多事,你要看。”

  “嗯。”唐凌点头。

  “我要死了吧?”苏啸推开了碗,他是真的已经吃不下了,但他心里很满足,他没有想到回归的时候能如此安宁,自己当做半个儿子的臭小子守在身边。

  能有一餐热饭,然后安然的躺在这个寄托着他无数思念的屋屋菇中,安然睡去。

  一切,都很好,剩下的只有等待了。

  “抽,抽根烟。”苏啸半靠在榻榻米上。

  “嗯。”唐凌默默的点上了一支烟,递给苏啸,又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将他的身体放在榻榻米上。

  然后,唐凌起身,将那一件黑色的大氅盖在了苏啸的身上。

  因为,屋中变得有些冷。

  苏啸的手抚过黑色的大氅,忽然说道:“这是我妻子给我做的,但她死了。我一次出征回来,她就已经死在了仇家的手中。”

  “我报仇了。”苏啸望着唐凌,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

  唐凌握紧了苏啸的手。

  “有些冷啊。”苏啸缩了一下身体,然后接着看着唐凌说道:“我还有一个女儿,她不见了。”

  “她叫苏露。”

  “以后,以后帮我找到她。带她来这里,告诉她,我很想她,她看见这个屋子会明白的。”

  苏啸握紧了唐凌的手。

  唐凌点头,他其实也明白,这粉色的光芒,充满了童趣的布置,那个布娃娃,一切都是小女孩喜欢的。

  “我呢,无聊的时候,就会来这里做木雕,是真的,这就是狂狮苏啸的爱好。”苏啸眼睛半眯了起来。

  唐凌没有动,急速下降的温度让人下意识的不想动。

  而屋中的大肚亮亮虫飞走了,这里太冷了。

  所以,屋中变得一片黑暗。

  “怎,怎么飞走了呢?”苏啸有些不解。

  唐凌咬牙,另外一只握紧的拳头颤抖的厉害。

  “外面是什么天气?”

  “快下雨了,初秋雨天多。”唐凌试图保持着语气的平稳。

  “唔,这样啊,我苏啸会死在一个雨天。”苏啸的话开始含含糊糊,几乎每一个字都在喉咙里翻滚。

  但唐凌能够听懂。

  “罗娜在夕米城,你如果会去,能见到她,告诉她,我找了别的女人,生了一堆孩子。”

  “嗯。”

  “那个箱子,打开它,我觉得你能有办法打开,但不要暴力破坏。我不太放心你。”

  “嗯。”唐凌看见薄冰在蔓延,快速的蔓延,就要冻结而上。

  “龙军都潜伏了起来,但老去的龙军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该去寻找了,唐风为你准备的名单上的人。他们会成为你最重要的伙伴。”

  唐凌沉默,但很快又‘嗯’了一声,苏啸叔就快要睡去了,他没有必要让他在睡前还生自己的气,他要有一个好梦。

  “我知道你不想听,但我这一辈子最好的兄弟,是唐风,而唐风是你爸爸。”苏啸握紧了唐凌的手,薄冰冻住了他的脚。

  整间屋子充满了一种氤氲的雾气,每吸入一丝能都让人颤抖。

  唐凌还能忍耐,这样的温度还能忍耐一会儿,就一会儿,他想多陪陪叔。

  因为接下来的日子,每一分每一秒,他都会很孤独,只能一个人静静的睡在这里。

  “拿去。”苏耀另外一只手费力的扬起了一点儿,张开的大掌中躺着一枚正京币。

  唐凌无言的拿在手中,握紧。

  “我,我,我也当你是儿子的,从你出生,出生时,就是,是了..”苏啸闭上了眼睛,好冷,冷得让人只想睡觉。

  “嗯,是的,父亲。我也是这样想。”唐凌落出了一滴眼泪,还未滑出眼眶,便被冻住。

  “我睡了。就一会儿。”还未抽完的烟已经冻结在苏啸嘴边。

  “好,好好睡。我会来叫醒你。”唐凌松开了苏啸的手,层层的薄冰碎裂。

  唐凌抿紧了嘴角,像是不放心,又是不甘心:“叔?叔?”

  黑暗的屋中没有任何的回应,温度从这一刻开始急剧的下降!

  唐凌沉默着,快速的将两本黑色的册子塞入背包,提起那个黑色的朵莉之箱,背上了背包。

  他走到苏啸的面前,黑暗中拿掉了他唇边的烟卷,放在了桌上,桌上之前还冒着腾腾热气的鱼汤,已经凝结成冰。

  “等我会来叫醒你。”唐凌的声音一字一句带着颤抖,回荡在屋中,然后他冲出了屋屋菇,一把拉紧了屋屋菇的缝隙。

  他的身上覆盖着一层薄冰,他踩在交错的树根网上,离开了十几米,然后回头。

  剧烈的温差,让他身上的薄冰很快就化成了水。

  湿淋淋的唐凌就这样站着,看着整个屋屋菇渐渐就凝结成了一块大大的冰块。

  从此,这块大冰块,就会成为唐凌永远的挂念。

  **

  人在最难过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心情?会有一些什么样的想法?

  这样的时刻,唐凌一共经历了两次。

  一次是婆婆和妹妹的离开。

  一次是苏啸的沉睡。

  所以,他很有资格回答,是一片空白,一身麻木,没有目的,没有方向,不知道要做什么?

  就像现在,唐凌已经倚在舞根树旁,发呆了快要两个小时。

  那些绿的,蓝的,白的叶子不停的在他的眼眸中飘动,在落下的秋雨中微微颤抖,就像倒映在一面空虚的镜子中。

  是应该想起一些什么吧?是应该做一些什么吧?

  这样回忆就会涌来,他就会在回忆中看见想要看见的人。

  所以,唐凌拿过那个黑色的箱子,他当然知道怎么打开,在箱子上凌乱的排列着很多数字,和看起来很有艺术感的轨道。

  这些轨道最后都交汇往一个终点,一个笑得甜美,眼神冰冷的小女孩雕像的手中。

  很有艺术性啊。

  唐凌开始扳动其中几个数字。

  63527。

  当这五个数字汇聚在小女孩的手中时,箱子传来了一声‘啪嗒’的声音,很轻易的就打开了。

  箱子里有什么?唐凌一点都不好奇。

  他麻木的掀开箱子,整个箱子里就躺着一张银色的,巴掌大小的,纸片一样薄的东西。

  唐凌拿起了这一片东西,正面什么都没有。

  后面倒有一行歪扭的字,是黑色的笔写上去的——没有伟大的夸克.洛克尔偷不到的宝物,就比如这‘恐怖摇篮曲’名单。

  恐怖摇篮曲名单?唐凌的眼睛变得通红,然后泪水伴随着秋雨‘啪嗒’‘啪嗒’的落在了这张银页上。

  唐凌没有一点好奇,为什么所谓的‘恐怖摇篮曲’名单就是一张空白无字的银页。

  更不好奇夸克.洛克尔是谁?

  他只是看到这个词语,所有的记忆铺天盖地的涌来,一下子就将他吞没。

  所有的事情,都因为这张名单而起吧。

  自己既是唐风的儿子,也是这张空白名单上的一个人吧?

  然后...血色之夜,婆婆和妹妹死了。

  寻星仪和这张名单一定有着微妙的联系。

  然后...苏耀叔,不,苏啸叔出现了。

  “我该怎么做?”

  “吃光它。”

  那么大一锅肉汤啊。

  “你没有资格知道我是谁。”

  “臭小子,你想挨揍吗?”

  “那么能吃,你是哈士野猪吗?”

  他豪气的样子,他偶尔会站在窗边追忆着什么,他偶尔忧伤的眼神....

  其实,是不是只是因为自己的存在,他才顽强的,坚持的活着,因为他早已心死在了过去。

  死在了他一直在追忆的岁月之中。

  也不知道,自己的到来,有没有为他找到一丝新的目标,应该有吧?

  是一定有的吧,他还想找到女儿,不是吗?

  唐凌捏紧了拳头,手上那张银页也跟着皱褶起来,却没有丝毫破碎的迹象。

  唐凌站了起来,有些茫然,他拿出了一本黑色的册子,一翻开上面是张扬狂放的,用华夏文写成的字迹。

  “嘿,臭小子,你翻看这本册子的时候,我已经...”唐凌‘啪’的一声合上了册子,现在不适合看,这种心情真的不适合看。

  他有略微有些慌乱的拿出了另外一本册子,一翻开,第一页就是一张用手绘的,非常精细的总地图。

  可以看见,这张地图以这里的屋屋菇为起点,横穿了整个赫尔洛奇山脉,会经过六个安全村,三个安全区,和一个安全城,然后到达一片海边。

  这片海,用非常简单却有力的几笔,画出了惊天的波浪,一看就充满了一种危险奇异的感觉。

  而在海边,有一处月牙状的地带,在边缘处延伸出一座长桥,桥连接一座岛屿。

  月牙状的地带,连同桥,连同这座岛屿,被统称为——黑暗之港。

  而在这副总地图的右下角,同样也写着一行华夏文字。

  龙飞凤舞,比苏啸叔的文字更加狂放,却在一些字迹的转折处,略微有些圆润,似乎又有些孩子。

  “笨小子,我相信你看到这副总地图的时候,一定还是迷茫的。你哪有我聪明?所以,往后翻吧,每一处地带,我都画上了详细的分地图。记得付钱,笨蛋。”

  什么玩意儿!唐凌的心涌动着一股自己也说不上来的恨意,直接就想撕掉那一行字。

  他知道,他明白这一行字出自谁的手笔,但他只想冷笑。

  是不是在死前就把一切都安排明白了?决定了自己应该去黑暗之港?目的是什么?是为了复兴龙军?

  然后,在这些细节上表现出关爱?如果真的关爱,能不能留下母亲的名字呢?

  相比于父亲,唐凌更想描绘出自己妈妈的样子,这是他内心最柔软的脆弱和温柔,从不与人说出的思念和想象。

  想起来,唐凌心中又涌起了一阵阵的酸楚,他忽然回头,看见了那棵舞根树,看见了在雨中朦胧的,只露出了一点点边角的17号安全区。

  要离开了。

  有些孤单啊,这一次没有了苏啸叔,没有了一直朝夕相处的猛龙小队,没有了亲人,又要远离故乡...真的有些孤单啊。

  唐凌吸了吸鼻子,一把抹干了眼泪,15岁,真是一个该死的年纪。

  自己到了30岁就不会如此了吧?

  他还是要去黑暗之港,因为他除了仇恨,现在还背负起了新的牵挂,沉睡的苏啸,十年的约定...

  前路茫茫,秋雨霏霏。

  在17号安全区的一片墓园中。

  薇安墓碑前,有一个妇人牵着一个小男孩,在墓碑前放下了一束鲜花。

  “亲爱的女儿,你的伙伴们都远行了。能远行的人都很幸福,我悲伤你只能永远的沉睡在这里。”

  “我也要离开了,带着你的弟弟潘迪。我收到了你伙伴们的资助与祝福,让我带着你的弟弟完成你未完成的一切。”

  雨中,妇人擦掉了眼中的一滴泪。

  薇安的墓碑后,是阿米尔的墓碑,这个天赋出众的少年,犯错过的少年,也再没有了远行的机会。

  但在往后的时光中,他可以这样一直凝视着薇安,也算最后的安慰。

  祝好。

  三三想要冲订阅,心里憋的太难受!有些难听的话就不说给大家了,不想带来负能量。总之有些人认为这本书是不该有成绩的,不如脑洞书的,它不配!我期望看书的大家帮我宣传一下,让身边的朋友也来看看这本书,谢谢大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