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民国奇人 > 第一百零七章 离开
  重新找回了生命真谛的江老二,带着初心再次出发了,而在离他两条街的旅店房间里,小木匠则完全没有能够体会到他那悲怆的心情,而是在与顾白果沟通交流着。

  他与顾白果重逢也有一段时间了,只不过一直都处于奔波忙碌之中,随时都可能有性命之危,所以没办法深入交流。

  现如今他终于从天师府求来了驭妖铃的解咒之法,并且将那玩意给弄了下来,而且与龙虎山达成了表面上的和解,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这才有时间与顾白果好好聊上一聊。

  因为顾白果没办法开口说话,所以小木匠去王白山手下那位短发女生处借来了纸笔。

  两人开始了沟通。

  首先小木匠问起了最关心的问题,就是顾白果到底是怎么变回人形的。

  顾白果告诉小木匠,是先前溜到张信灵院子里那头金色小松鼠给她送来的,起初的时候,她也不知道那颗晶石就是天乳灵源,还往地上扔了好几回,要不是那小东西一直坚持给她,然后示范用法,她说不定就此错过了。

  小木匠想起了自己在库房里遇到的那个有着蓬松大尾巴、冲着自己放屁的啮齿类动物,把它的外貌大概描述了一遍,顾白果立刻给予了肯定的答复。

  就是那小东西。

  小木匠问那小东西把天乳灵源给了她之后,又有什么动作。

  顾白果告诉小木匠,说那小东西本来是想要她跟着它离开的,但她担心小木匠这儿,所以就没有跟去了。

  那小东西一开始不乐意,但顾白果表示出了很坚定的意志之后,它也没有再说什么,随后就走了。

  顾白果又聊起了当初在南桥村那边分离的事情,以及在约定的竹林这边,遇到了江老二的事儿,提到这个,小木匠忍不住问了一个问题:“你跟江轩,到底怎么回事?”

  顾白果瞧见小木匠问话时一脸严肃的表情,忍不住“噗嗤”一笑,然后用手点了点他的鼻子。

  她没有回答小木匠的这个问题。

  事实上,在刚才江老二邀请她离去的时候,顾白果选择了留下,就已经代表了她最终的态度。

  至于其它的,实在是没有必要去解释什么。

  小木匠也没有纠结此事,而是问起了她关于天乳灵源,以及帝俊之心融入之后的情形来。

  他迫切想知道顾白果此刻的身体状况。

  顾白果对他毫不隐瞒,告诉他那天乳灵源除了帮助她重新塑造人形之外,多出来的灵力却是帮着她疏通了全身经脉,最后凝聚于丹田之内,假以时日如果祭炼成功了,或许能够帮着她修出内丹,达到同类需要花上二三十年苦修,才能够抵达的境界。

  对于顾白果而言,这已经算是极大的福分了,只要按着那条路走下去,定然是未来可期的。

  但问题在于这半路之中,又飞来一物。

  那玩意叫做“帝俊之心”。

  此物蕴含的灵力,或者说是能量极大,天乳灵源与其比起来,仿佛小溪流与长江的区别,不过这并非让人欣喜之事,因为俗话说得好,多大的肚子吃多少的饭,没有金刚钻,揽了瓷器活儿,反而会适得其反,出现南辕北辙的效果。

  事实上,得了这帝俊之心后,除了那妖庭遗迹的洞穴倒塌下来,濒死危机之时,那力量给予了她帮助之外,其余的时间,它却一直都担当着反派的“角色”。

  这股力量无时不刻地在侵蚀着她原本的修行根基,想要取而代之去。

  顾白果告诉小木匠,说那股力量很猛,她昨天回来之后,一直都在与其抵抗,不敢有半点儿松懈。

  如果说她的这具身躯足够强悍,能够经得起任何力量的洗礼与考验,并且有着极强的神志,修为足够,其实让那股力量取而代之、完成重铸也是没问题的,但她知晓,如果一旦放开了那力量的束缚,情况就如同长江的洪流倾泻到了小河小溪之中,一片泽国那般,除了将她的身体经脉给毁去之外,还有可能瞬间淹没了她的神魂,让她变成一具彻头彻尾的活死人。

  正是担忧这个,所以“帝俊之心”对于顾白果而言,反倒是一场无妄之灾。

  当然,如果她修行到一定的程度,能够驾驭得住这股力量了,对她而言,也算是一步登天的捷径……

  至于那一天到底何时会到来,顾白果也不知晓。

  听完她的叙述,小木匠忍不住地苦笑起来:“说起来我们两个还真的是有缘啊,此刻的境遇,居然是惊人的相似……”

  顾白果听了,露出了一口白牙来,随后在纸上询问起了小木匠为什么这么说。

  小木匠不作隐瞒,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与她说出——之前的时候,小木匠也说过一些,但那时顾白果还是白狐之身,两人的沟通交流还是有一些阻碍,现在却不必担心这些……

  全部说完之后,两人彼此都有了更深的了解,随后小木匠问顾白果:“你什么时候可以说话?”

  顾白果指了指自己的喉咙,然后在纸上书写,告诉小木匠,她喉骨这儿有一块软骨,每次当她想要说话的时候,就会发痒,难以承受,需要假以时日,用劲气将其炼化才行。

  两人一个用纸笔,一个说话,不知不觉聊了一下午,也不觉得时间飞快。

  差不多太阳落山的时候,王白山终于回来了。

  他敲开了小木匠的房门之后,瞧了里面的顾白果一眼,露出了贼兮兮的笑容来,说:“没打扰吧?”

  顾白果不说话,只是露出甜甜的笑容来,而小木匠则赶忙走出了房间来,低声说道:“你干嘛啊?别老是当着她的面,说这些怪话好吧?”

  王白山摸了摸鼻子,无辜地说道:“我就问问而已,说什么怪话了?你自己心虚而已吧?”

  小木匠苦笑着说道:“有啥事,你说吧。”

  王白山却笑了,说道:“没啥事,我就是听人说你回来之后,就一直跟那小姑娘待在房间里,怕你把持不住,搞出什么事情来……”

  小木匠无语了:“你看看,还说不是怪话?”

  王白山瞧见他被逗得有些恼了,也没有继续拿小木匠开涮,而是说道:“不开玩笑了,我过来找你呢,是跟你说一声,我们明天就回庐陵了。”

  小木匠问:“明天就走?这么急?”

  王白山叹了一口气,说道:“现如今大局已定,我在这儿也帮不上什么忙,不如早点回去。”

  小木匠问:“现在到底什么情况?”

  王白山简单聊了两句,总之张啸田虽说利用张信灵的事情,逼着张凌霄瓜分了利益,但大头还是让张凌霄拿去了,毕竟老大占了大义的名分,至于后面这利益怎么瓜分,就得看后面的勾兑了,外人没办法掺和太多。

  另外王白山还跟小木匠透露了一个消息,说这回变故之后,龙虎山有相当多的一部分门人选择了离开,也不知道干嘛去了。

  总之整个事情背后疑点重重,扑朔迷离的,耐人寻味。

  他与小木匠聊了一会儿,却是一拍脑袋,摸出了一个信封来,递到了小木匠手里,说这个给你。

  小木匠问这是什么,王白山告诉他,这是一封引荐信。

  他与小木匠凌晨喝酒时,听小木匠说起他自己的情况之后,却是想起了一个人来。

  那个人叫做戒色,是个和尚。

  你别笑。

  的确,正规寺庙里面,肯定不会有人取这么一个古里古怪、感觉像是开玩笑的法号,因为正规的沙门弟子取名字,都是有一整套程序的,就算是你愿意,你的师父也不会这般儿戏。

  但问题是,那位戒色和尚,并不是正规寺庙里面出来的。

  这么说也不对。

  怎么讲呢,这位戒色和尚的父亲,曾经是前清秀才,只不过后来穷困潦倒而死,母亲不久之后也病死了,所以他七八岁的时候,就流落到了鲁东泉城的灵岩寺中,帮着寺内的大师傅们做些杂工俗务,混口饭吃。

  这灵岩寺乍一听,好像不咋地,远不如那什么白马寺、灵隐寺,什么少林、寒山出名,但人家在佛门之中,可是相当能打的。

  灵岩寺始建于东晋时期,北魏孝明帝正兴元年扩建,到唐代达到鼎盛,地位相当尊崇,历代皇帝前往泰山封禅,都得在这儿落脚参拜,就连当年的唐玄奘唐师傅,都在那地方整理翻译过经文。

  牛不牛?

  更牛的是这位戒色和尚,别的杂工也是扫地挑水,擦桌子洗佛像,他也是扫地挑水,擦桌子洗佛像,另外还在灵岩寺后厨做了几年斋饭,那味道,相当不错,搞得大师们普遍都胖了十几斤,最后方丈感觉伙食费太贵了,于是把他给辞了。

  这哥们二十多岁的时候就失了业,然后在泉城混了半年,浪迹欢场,天赋异禀,不知道弄哭了多少窑姐儿……

  突然有一天他就顿悟了,剃光头,自称戒色和尚,然后四处挂单,开始了游方生涯。

  然后就一飞冲天了……

  到现在,他得有三十多岁了吧?

  王白山与此人是朋友,他告诉小木匠,说这人目前应该在东北奉天的极乐寺,而这个人,应该能够帮着小木匠,解决右眼之中的小女孩儿……

  小木匠与王白山一番长谈之后,决定前往东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