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冰山男神,太惹火! > 第473章 吃年夜饭
  “这伤几天能好?”

  医生想了想说:“不沾水的话,三天就能结痂,大概一个月就完全好了。”

  某爷闻言,不悦:“一个月才能好?那我要你有什么用?”

  医生苦着脸,解释:“这么重的伤,一个月好已经算是很快的了。”

  “那伤口会留疤吗?”

  “啊?”医生一懵,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北宫爵回头很不耐烦的瞪了他一眼:“你是聋子吗?还是我说话表达不清?我问你伤口会留疤吗?”

  医生还是有些懵,以前这位爷受再重的伤都不会害怕留疤,有一次自己给他调制了清除伤痕的药,他还很嫌弃,说大男人的用什么去疤药。

  这还是医生第一次听到他问会不会留疤的话,一时有些怔愣。

  回过神来后立马说:“伤口好了之后,皮肤上的痕迹短时间内还是会在的,不过我会为您调配去疤的药,保证三个月内驱除一切伤疤。”

  北宫爵拧眉,三个月,太久了……

  他的夏夏可是个十足的颜控,他得随时保持颜值的巅峰,绝不能让她看到自己这一身伤疤。

  这时候,他无比怀念灵云的那些伤药,每一次不管伤的再重,只要连用几天,伤口就能恢复得完好如初,就连容与的药都没有那种神效。

  早知道回来之前就该带一些的。

  哎……

  赶走了医生,北宫爵还没收到回复的消息,便直接给灵云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电话那头响了好几声才被接通,还没听到他心心念念的声音,便有一道讨厌的男声从电话里头传了过来:“七夏,七夏,快看,那花灯上面竟然站了个仙女儿。”

  某爷听到这道声音,立马沉下了脸,这时候灵云的声音才响起:“喂,怎么不说话?”

  某爷不爽:“你怎么会和顾沉在一起?不是说是和伯父伯母上街看舞灯的吗?”

  灵云有些诧异,撇了一眼前面已经跑去看‘仙女儿’的顾沉,笑说:“你耳朵怎么那么灵?光是一道声音你就能猜出人了!”

  “因为他的声音格外讨厌。”

  “噗……”灵云笑出声。

  某爷沉着声音,继续追问:“你还没有回答我,为什么会和他在一起?”

  “刚刚碰巧遇到的,今天很多人都出来看舞灯了,我除了他还碰到很多人呢,你是不是个个都要吃醋啊?”

  “碰到就碰到了,打个招呼就是了,他为什么还要跟你一起逛?”

  灵云叹了一口气:“人家愿意跟着,难道我还赶他不成?这街又不是我家开的。”

  某爷撇了撇嘴,没说话。

  灵云:“我发现你现在的醋劲儿怎么越来越大了?”

  “因为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灵云:“……”

  好吧,又被撩了。

  灵云微微有些脸红,生怕被身边的凉安城和冷一欣笑话,赶紧转了话题:“怎么样?回去过年热闹吗?”

  北宫爵听着电话那头人声鼎沸,又看了看自己清冷的卧室,说:“没你们那边热闹。”

  “那好玩儿吗?”

  “不好玩!”

  “……”灵云沉默了片刻,说:“北宫爵,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这个人真的是冷场王啊?刚起的话题就被你终结了,你让我说什么?”

  “你可以说说你有多想我!”

  “呸,美得你,我才不想你。”

  “你答应过要每天想我的!”

  两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北宫爵趴在自己的大床上,听着电话里她好听的声音和她四周的炮竹声和说话声,突然觉得自己也感受到了一些过年的喜气,就连自己冷清的房间此刻也变得不再那么冷清了。

  这一个电话打了半个多小时,两个人明明都不是话多的人,可凑在一起竟也能全程不冷场的聊下去,即使挂完电话之后,两个人都会想不起来刚刚都说了些什么。

  他只觉得,能听到她的声音就好。

  而她也愿意陪着他闲聊。

  夜幕初上,房门被敲响:“少爷,时间到了,请您出门去饭厅吃年夜饭了。”

  北宫爵正在翻看着手机里灵云发来的照片,是他们一家人今天上街的一些合照,照片中的她笑的很开心,看来这一个年她过得很好。

  外面的叫喊声响起时,灵云刚好给他发来了微信:【我正和我妈一起做年夜饭呢,很忙,待会儿做好了再给你发消息。】

  【好,我正好也要吃饭了,你先忙。】

  回完了消息,北宫爵起身穿好衣服出门去了饭厅。

  此时饭厅已经坐满了人,和中午不同,现在却已经足足有四桌人了,同样全是男人,只是分辈分分座。

  正主位上的那一桌,是北宫厉和他的几个同辈兄弟,都已经是花甲之年,一眼看过去便看到好几个白发苍苍的脑袋,相比较起来,北宫厉半白的头发还显得年轻了许多。

  而北宫爵该坐的那一桌,此时北宫嘉宇他们也都已经就坐,只等他一人了。

  当他迈步走进饭厅的时候,所有人都回头向他看来,他仿佛没察觉到那些目光,目不斜视的直接走向自己的座位。

  主位上的北宫厉看着他步伐矫健,脸色却有些苍白,紧蹙的眉头松了一松,开口的声音却又格外冷厉:“有没有一点时间观念?长辈们都到齐了,你一个晚辈竟珊珊来迟,成何体统?”

  北宫爵停下脚步,看着主位上的北宫厉,抿唇低头,声音冷厉:“是孙儿的不是。”

  北宫厉:“嘴上认着错,声音却又冷又倔,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老头子管的太多了?”

  整个屋子少说也有四五十人,此刻却是鸦雀无声。

  没人敢在这爷俩对话的时候发出任何的动静,全都眼观鼻鼻观心的装作没听到两人话语中的争锋。

  北宫爵还是抿着唇低着头,不过话音却丝毫没有缓和:“孙儿不敢。”

  北宫厉拧眉:“不敢?我看没有什么事情是你不敢的!”

  北宫爵闻言只是低着头,没有再回话。

  北宫厉看他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黑色衬衣,虽然房间里都烧着地龙,可他刚刚从自己的房间走来,只怕在路上也吹了不少冷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