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 第711章 我没有出轨
  画面再次跳转的时候,露出了一张明艳动人精心化过妆的脸,女孩穿着奢华夺目的婚纱,黑色短发上戴着跟婚纱同款式的头纱,美得惊心动魄。

  “择一、澈哥、晚愉、诗爷、张妈、钱进,对不起......厉景琛,今天是你离开的第60天......离婚协议书我还没有签字,你还是我的丈夫,我还是厉太太,你想跟我离婚,你做梦,我有生之年,都不会和你离婚的,就算是死,你都别想丢下我......”

  女孩取下脖子上的戒指,缓缓戴在了自己左手的无名指上。

  “我,布桐,愿意嫁给厉景琛为妻,无论是好是坏、富贵或贫穷、健康或疾病,我都会爱他,忠诚于他,就算是死亡,也无法将我们分开。”

  最后,女孩转身从身后的床上拿起一个锋利的刀片,对着自己的左手手腕,毫不犹豫地割了下去。

  厉景琛捂着自己的胸口,张大了嘴巴,痛苦得再也发不出一个音节。

  鲜血顺着女孩的指尖,一滴一滴地砸落在洁白的婚纱上,女孩如被一点点抽走了力气,最后,轰然倒地。

  他听见她微弱的声音:“厉景琛......老公......我爱你......”

  “哐当”一声,厉景琛手中的摄像机掉落在地,画面里已经看不清女孩倒地的身影,也听不见任何声音。

  他伸手拿起茶几上的白色锦盒,缓缓打开,一枚被血浸染的戒指躺在里面。

  血已经干涸了,盖住了钻石的光芒,红得触目惊心。

  虽然看不清戒指原本的样子,但是厉景琛知道,这就是布桐的结婚戒指,跟他手上的是一对。

  厉景琛“啪”地一下合上了锦盒,根本不敢去触碰这枚戒指。

  伴随着淡淡的烟草味,江择一走了过来,将手中的烟蒂掐灭在茶几上的烟灰缸里,俯身捡起地上的摄像机,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淡淡缓缓地开了口——

  “你飞机失事之后,桐桐从来没有哭过,刚开始我觉得她不正常,因为她表现得太正常了,后来她提出要去旅行,我不放心,不过林澈和诗爷陪着,加上争争也去,我就答应她了,她去了一个多月,回来的当天晚上,就自杀了......

  是林澈及时发现的,送到医院的时候,她脸上没有一点血色,浑身冰冷,我几乎以为她活不了了,医生也说伤口很深,足以证明她没有一丝的求生欲,好在最后还是抢救过来了,还发现她有了两个月的身孕......”

  厉景琛失魂落魄地靠在沙发上,仰头看着天花板,江择一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把锋利的尖刀,往他的心脏刺去。

  “我的第一个念头,是想把她肚子里的孩子悄无声息地做掉,你都死了,她怎么能留下你的孩子,拖累她的一生呢?可是当她醒过来,却再也不会哭不会笑,甚至连装都不想在我们面前装了,我没有办法,只能告诉她有了孩子,才把她唤醒。

  她痛哭了一场,慢慢开始主动吃东西,开始说话,我知道孩子拿不掉了,林澈怕她在国内触景生情,提出要带她出国养胎,林澈和晚愉就带着她和爷爷去了巴黎。

  争争暂时留在国内,他亲眼见到布桐倒在血泊中的样子,被吓坏了,布桐走了之后,就得了抑郁症,我请了心理医生来给他治疗,却始终没有好转,在布桐怀孕六个月的时候,我把争争送去了巴黎,他去了布桐身边,才慢慢好起来。

  布桐是在你生日那天早产的,她心不在焉地踩空了一脚,直接从楼梯上滚了下去,就像电视里演的那样,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大人和孩子只能保一个......”

  江择一眼中闪过泪意,咬牙切齿的道,“我当然是选择保大人!可是布桐不知道是不是有了感应,在手术台上醒了过来,据说她当时死死地拽住医生的手,让医生帮她保住孩子,医生问她为什么,她说因为她比孩子,更想要去见孩子的父亲,说孩子如果没了,她也不会活......”

  “你别说了......”厉景琛痛苦地闭上了双眼,“当我求你,别再说了......”

  江择一苦涩地笑了笑,继续道,“国外的医院都是很遵从产妇的自主意愿的,他们听了桐桐的话,优先选择保孩子,万幸的是,大人孩子都保住了,跟你同一天生日的小月牙一生下来,就被送进了保温箱,桐桐昏迷了整整半个月,才醒了过来。

  为了转移桐桐的注意力,林澈手把手在带小月牙,让桐桐去上学,我每个月都会飞过去看她和孩子,我不是没看见她的改变,她变得越来越冷淡,无论是对谁都冷淡,她很少笑,就算是争争逗她笑了,也不是发自肺腑的笑。

  她慢慢开始接受聚星集团的工作,有林澈的指导,她学得很快,可是她的手段越来越狠,做事情越来越雷厉风行,跟你一模一样......

  我不是没想过让她做回原来的自己,可是我能吗?如果我能改变她,她就不会自杀,不会沉浸在绝望中无法自拔,现在的布桐,虽然判若两人,但起码她好好地活着,不是吗?

  你出轨,带着小三远走高飞,结果发生空难死了,都这样了,她都不能放下你,说实话,今天看见你活着回来的时候,我想要杀死你的感觉,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强烈,我更多的,是庆幸,或许只有你的死而复生,才能让布桐也跟着活过来。”

  “厉景琛......”江择一看着他,满脸痛色,“我相信你曾经深爱过布桐,连Unusual集团都是布桐的,我根本想不出,你有什么理由出轨,但是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当我求你,救救我妹妹吧,她真的很痛苦,只要你能让她快乐起来,你要什么都无所谓,只要布家能给的,我都可以允诺,不惜一切代价地给你。”

  厉景琛缓缓睁开眼睛,坐直身体望向他,“我没有出轨,更没有做对不起布桐的事情,一切都是意外,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会跟她解释清楚,跟你们所有人解释清楚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