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第一少 > 第二百章:事后诸葛亮
  “着人带着他们的名单去县衙,查探清楚确认无误之后就全都给了文书,放了吧,这么多年在李愔手底下日子也不好过。”玄世璟说道。

  “是。”高峻应声之后便着人去办此事去了。

  查对府中奴仆的事儿也需要一段时间,玄世璟让人先回客栈带个信儿,顺便让客栈的人将饭食送来,这府中有这么多张嘴等着吃饭呢。

  接下来看押这些人的事儿也落在了锦衣卫身上,岐州军营中人不能一直都待在城中,事了之后,玄世璟亲自向那位冯将军道了谢,客套之后,将岐州军营的兵全都送走了,白天的岐州城又回府了往日的平静。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一夜之间,盘踞在岐州城的蜀王势力会土崩瓦解,连同蜀王,从高高在上的岐州刺史,变成了玄世璟手中的阶下囚。

  连荣升客栈的掌柜的都没想到,前些日子以商队护卫身份住进来的这些人竟然都是官家的人,昨天晚上一夜之间感觉整个岐州都要变了天了。

  或许旁人没有感觉,但是客栈中的人却是深有体会,毕竟昨天晚上两个出事的地方,一个是李愔的府邸,一个就是这荣升客栈。

  早上客栈的厨子来做饭,火力全开,这才准时将饭食都送到了已经被查抄的蜀王府邸。

  秦冰月和晋阳也来了,两人心中都惦念着玄世璟,再就是晋阳,也想看看李愔现如今到底是怎么了。

  李愔好歹也是她的皇兄,若是躲着他不见面,也不是个事儿。

  和荣升客栈送饭菜的人一同过来的,玄世璟的早饭却是比锦衣卫的要丰盛,是后厨单独做的,而锦衣卫的饭食,都是大锅饭。

  “你们怎么来了?”玄世璟见到两人,皱了皱眉头,昨天晚上客栈遭了刺客,两人估计也没睡好,这一大早的不在客栈好好休息,跑这儿来作甚。

  “你一夜未曾回去,我和冰月自然是担心,而且,我也想来见见蜀王。”晋阳说道。

  玄世璟点点头:“好吧,蜀王现在人在大厅之中,被锦衣卫看着呢。”

  晋阳进了大厅,看到了在大厅之中安安静静的坐着,面色憔悴的的李愔。

  “六皇兄。”晋阳率先打了招呼。

  李愔抬起头来,面色蜡黄,看向晋阳:“明达来了啊,坐。”

  现在的李愔或许已经想明白了,自己回到长安,估计是翻身无望了,他错估了玄世璟,玄世璟知道的东西太多了,若是没有前隋旧臣在自己府上,或许回到长安,不过是禁足一段时间,挨顿骂罢了,但是牵扯到前隋旧臣,即便父皇再有心偏颇,自己恐怕也是难逃一劫了。

  “六皇兄糊涂啊。”晋阳坐在了李愔的一侧,说了这么句话。

  “是啊,当诱惑放在人面前,能够忍住的,是圣人,忍不住的,便是俗人,本王便是俗人一个啊。”李愔自嘲一笑。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亡,其鸣也悲,现在的李愔便是这样的心境。

  他想起了李元景,想起了李佑。

  自己比自己的那位六皇叔要强吗?当初六皇叔背后可是有先皇在支持,还不是落得那般下场......

  而李佑,算了,想那个蠢货作甚。

  李愔与李佑,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本宫听说了,院子外那些人,是前朝的旧臣。”晋阳说道。

  李愔点点头,事到如今,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玄世璟早就已经查探清楚了,不然也不会这么大张旗鼓明目张胆的抄了他这个蜀王的府邸。

  “所以才说六皇兄糊涂,六皇兄觉得,你与三皇兄相比,如何?”晋阳问道。

  李恪是李愔的亲哥哥,也是李愔尊重的人,让李愔对比自己与李恪,李愔断然说不出什么。

  “自愧不如。”李愔叹息。

  提起李恪,李愔想起自己多少次都是让自己的这位哥哥替自己善后,擦屁股......

  “那些人为何放着三皇兄不找,而来找六皇兄你呢?”晋阳说道:“三皇兄人在长安,手中有玄甲军,实现他们的抱负,显然三皇兄比六皇兄更为合适。”

  “没错。”李愔说道:“或许,他们已经从三哥身上看不到希望了吧。”

  “六皇兄也是个明白人......之前长安城天牢之前,锦衣卫斩杀了几个人,那些人便是那时候他们派到长安与三皇兄接触的人,只是三皇兄一口回绝了,六皇兄莫不以为,此事父皇不知?”晋阳说道:“父皇,比拟相像的还要精明。”

  人啊,总是后知后觉。

  百骑司的存在在长安其实不是什么秘密,但是总会有人觉得,自己做的天衣无缝,或者是藏着掖着不被人发现就能安然无恙,就能瞒天过海,这是人的侥幸心理。

  李愔不知道百骑司吗?不,作为皇子,他也知道,只是他觉得,百骑司不会闲着没事儿跑到岐州来监视自己,而且,自己平日里足够荒唐,没有什么可以让百骑司去挖掘的把柄。

  只是这次的李愔没想到,岐州的官员已经容忍不下他了。

  要说做人还是不要太嚣张,仗着身份去欺负人家,早晚让人家给玩死。

  “本王这次,栽了啊。”李愔笑道。

  对于李愔的下场,晋阳也说不准,当中牵扯太多,只能到长安,等候圣裁。

  用过早饭,高峻派遣出去的人也从县衙回来了,带着官府的文书。

  “启禀侯爷,这些奴仆的身份已经核对无误,官府也已经牵了文书,只等蜀王殿下一落笔,便可释放。”一锦衣卫捧着文书来到玄世璟面前。

  “恩。”玄世璟应声,从锦衣卫手中接过了那沓文书,朝着大厅中走去。

  “蜀王殿下,临行前,做件好事儿吧,也算是给自己积德了。”玄世璟将那一沓文书放在了李愔身旁的桌子上。

  李愔看了一眼,知道这是自家府上的奴仆的文书。

  “好。”李愔从怀中掏出自己的印鉴,在每一张文书上都印上了自己的大印。

  反正是要回长安了,这些人,自己也带不走,放了就放了吧。

  如玄世璟所说,就当是做件好事。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