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修真邪少 > 第606章 三方角逐
  “瞧瞧今儿个的参赛名单吧!”一声叹息,谭方臻翻开了桌上的卡册。

  按常规,每届玉王大赛,入围者最多八人,将要经过三关评审,最终决出这个统领缅甸玉石业的头衔。

  但今日,能评上参赛资格的,却只有寥寥三人!

  “咦?”翻看这三人的资料履历时,谭方臻攸然露出了惊奇之色。

  这三人中,竟有一位年方二十岁的女孩子!

  她叫纪晓馨,来自华夏,秉承翡翠王纪红渠的衣钵!纪红渠……是他!谭方臻依稀记得当年,南洋第一刀的美名,那是老一辈玉石匠经常提起的人物,时隔多年,竟在这里又遇上他的后人!

  可喜可叹啊!

  这些年,玉石行当中,后辈人才凋零,年轻一代,大多数人都选择捷径,赌石成疯,倒卖成瘾,挥霍无度,极少有人能静下来学上一点真功夫。名册上这个女孩,让谭方臻甚是欣慰。

  先不论她是否能与玉王的称号匹配,光是这份韧劲和努力,就足以让老一辈华人玉匠们深感后继有人。

  不光是他,看到纪晓馨的名字时,叶凡也被深深惊到了!

  这丫头怎么来缅甸了?真是巧啊!

  她还想着承袭翡翠王的家业?她行吗?

  没有几十年的苦练,能成就翡翠王的技艺?当初在星海,她似乎对玉石有所了解,但那毕竟是从小耳濡目染,纪晓馨的真实情况叶凡不得而知,此刻满脑门都是疑问。随手翻动着桌面上的玉石精介画册,他的目光微微闪烁,唯有静观其变。

  “石会长出场了!”白洪德低声提醒大家。

  一大群玉石界的泰山北斗在石云峰率领下,鱼贯走出后台,场上的贵宾席众人纷纷起身鼓掌,台下远处燃起了鞭炮,人群呼声高涨,三年一度的玉王大赛终于开始了!

  作为大赛主持者,石会长深受人们敬仰,自然少不了一番慷慨激动的演讲。

  “诸位,本届玉王大赛较往年略有不同,鉴于入围者仅有三人,连续十六届未选出玉王,今日将以无记名投票式决出本届大赛的王者归属,推动玉石产业健康稳步展,为弘扬玉石文化做出重要贡献!”

  哗啦啦!掌声不断,无论是谁,都希望今天能在这里看到玉王诞生,毕竟,这种盛况已经几十年未见,能够见证这一盛事,足以弥补许多玉石从业者毕生的缺憾。

  无记名投票,实属无奈之举,其中隐含着整个玉石行业的萧条、后继无力。

  任何一件事都要经历由盛转衰的过程,从古至今,各朝各代,玉器一度繁荣了几千年,但到了现代,各类高仿赝品激增,人们的价值取向更加多元化,玉石这一圈子的影响力每况愈下,再不复百年前的繁荣。

  或许,这正是多年来华人技师和缅甸赌石大王们两方博弈造成的后果,时至今日,双方不得不各退半步,选出领头羊来。

  介绍完台后的各路文化名人、裁判,石云峰会长直入正题,站在讲台前说道:“各位来宾,现在就请三位入围者登台!”

  能够入围玉王大赛,必定在这一行当深具影响力,当这三人出场时,台下的观众们纷纷大声叫好,掌声雷动。

  “喔,是翡翠王6呈祥!”那位白衫老者,在缅甸赫赫有名,是当地数一数二的老辈翡翠王,各项技法通透专精,已参加过九届玉王大赛,可惜未能问鼎玉王,屡屡与魁失之交臂。

  “苏丹东大亨!”又有人惊呼出声。

  这位身穿缅甸传统服饰的中年男人,在仰光也是人尽皆知,他经营的南亚赌石坊拥有三个“最”,名气最大,规模最大,玉石吞吐量最大。

  苏丹东身后代表缅甸整个赌石行业,假如入选玉王,他自然会最大限度地替缅甸人谋求利益,排挤华人。

  今日,6呈祥与苏丹东两人,各自代表这一行当两方利益,两人都是自信心爆棚,仿佛冠军已在囊中。

  “哇,美女!”

  “这么年轻?”

  一身红绿衣裳的纪晓馨走上台时,场下的呼声倍加高涨。

  玉王大赛举办了这么多届,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有资格登台角逐,今天,她的出场无疑让人们大开眼界,叫好声不断。

  这就是眼球效应,毕竟,看热闹的人远比看门道的人多出不少。

  石云峰也不由地向纪晓馨投去欣赏目光,扬手笑道:“今日玉王大赛,入围者分别为翡翠王6呈祥、赌石大王苏丹东、以及南洋第一刀继承人纪晓馨,下面,请三位呈作品玉雕展示!”

  一列美少女排成优雅的队列,将三人的作品呈上台来,其中两位手托玉盘,盘上覆盖鲜艳红绸,她们呈上的是6呈祥、纪晓馨的参赛作品,至于苏丹东的杰作,却是四名美少女抬上场的,同样覆盖了红绸。

  “请吴盛豪副议长为参赛作品揭幕。”石会长大声宣布。

  副议长?叶凡露出了一丝笑意,能把缅甸国会副议长请来,玉石协会的能量可见一斑。

  假如控制了这个协会,不但掌控了全亚洲最好的玉石资源,甚至可对缅甸整个国家的施政产生不小的影响力。

  必须要助纪晓馨夺得玉王头衔!

  吴盛豪穿着体面,咖啡色的缅式礼服,笑容和煦,他这个年纪正是招蜂引蝶的年华,一出场便引了台下无数女孩的尖叫,看样子极受欢迎和倾慕。

  二十多岁出任缅甸国会副议长,这份成就在东南亚政坛上自然非比寻常。

  “老白,缅甸姓吴的人很多吗?”叶凡漫不经心和白洪德攀谈,目光瞥向为三名选手揭幕的人。

  “呵呵……”白洪德笑了笑,压低嗓音为他解释其中玄妙:“叶先生有所不知,当年东南亚诸国都曾向华夏历代皇帝纳贡,明代时,大批华人进入缅甸,其中最著名的几支家族,正是吴姓、胡姓、杜姓。这些大家族数百年繁衍生息,彻底改变缅甸文化,挥其深刻影响力,到了今日,吴、杜两家,早已联合一统,轮流坐拥江山,甚至,在缅甸语中,吴便代表先生,杜便指代女士,作为尊称。”

  叶凡不禁为之惊叹:“哟,要你这样说,吴杜两家岂不是世代联姻?那胡姓呢?”

  “胡姓?嘿嘿,吴、杜两家联手,把他们赶去金三角苟延残喘,是以,上世纪缅甸国内军阀派系争斗,正是三家角力的体现。”白洪德低声说道:“吴盛豪所在的家族,便是缅甸第一权族,他父亲正是吴承辉总统。”

  白洪德道出的这个秘辛,着实让叶凡惊讶不已,原来,金三角大将军胡怀仁的底蕴竟来源于缅甸。不过,他并不知道,这位大将军此刻早已命丧黄泉,向阎王报到去了。

  吴盛豪一一为三位选手的玉雕作品揭幕,三位代表玉石行当最顶尖的技艺,他们的巅峰之作,每一次揭幕,都必然引来无数惊呼和赞叹!

  翡翠王6呈祥的作品是--

  “九五至尊!好,好啊!极品黄龙玉,正是雕琢五爪金龙的不二之选!”

  “龙翔九天,俯瞰众生,寓意深远……”

  “这造型,这工艺,这手法,这造价,价值连城啊。”

  台上评判席众位资深看官频频点头。

  翡翠王出手,不同凡响,6呈祥面带微笑,显然极其满意这样的场面效应。

  为了这尊三尺高的九五至尊,6呈祥花费两年零四个月,精雕细琢,终于赶在玉王大赛前完工,希望一战成功,拔得头筹。

  “叶先生,你怎么看?”白洪德低声询问。

  叶凡淡然笑道:“龙腾海外,虽有炎黄子孙的傲骨侠风,不过……想要取胜恐怕并不容易。”

  “你说什么?你究竟是不是华人?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他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落在前座几名老者耳中。

  “胡乱臆测,妄加指点,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心浮气躁!”

  “休要听他胡说,翡翠王6呈祥必能夺冠!”

  眼看这些玉石行当资深的前辈群起而攻之,谭方臻连忙起身斡旋,诚恳解围:“众位,叶先生所言并非是灭华人威风……”

  “谭玉匠,你不必解释。”谁知,叶凡并不领情,嘴角挂着玩味的笑意说道:“井底之蛙,目光短浅之人,永远看不到别人的长处,这一次,玉王头衔一定不会落在6呈祥头上。”

  “什么?!”

  “大言不惭!你当自己是谁?”

  “简直是丢老祖宗的脸面!羞与此人同堂!”

  这些贵宾一个个满面怒容,仿佛叶凡这番话,真的说中了结局,让他们恼羞成怒,乱了方寸,色厉内荏起来。

  “这……叶先生……”白洪德不知如何是好,他干嘛要惹恼这些人啊。

  破军皱了皱眉,露出紧张的神色。

  “拭目以待。”叶凡微微一笑,向破军投去一个放心的眼神。

  台上,当吴盛豪揭开第二道红绸时,人群霎时寂静一片,紧跟着,不少人明显感觉到,身旁许多人的呼吸都粗重了!

  那块红绸下头竟然是--

  一套完整的翡翠玉衣!

  “金缕玉衣!”石会长大声念出这件作品的名字。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