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民国之谜图武探 > 第531章 断臂之痛
  谢师兄不想输。因为他不想丢了自己的面子。

  他体内的妖气不断的冲撞他,此刻就像斗牛一般,眼目都有些略微发红了。

  他被这种邪力所影响,恨不得把江程撕成碎片。

  江程看出来他这造孽之势,于是他变化出气焰,从手掌当中像劈柴刀似的一道掌力。

  又好像是剑气,这是他从九浮台中修炼出来的一种功夫,这种气焰绝对是对付孽障的,因为这谢师兄明显身上带着这种妖气之力,他不得不用这种功夫,否则的话,没有办法把妖气彻底的消除净尽。

  他是一个活人,若是妖气太多,恐怕就要被黑化,江程想要救他。

  其实这个人要是跟随陆老板的话,也就会变成陈子明那样,早晚会改邪归正的,现在也会变成一个正常的人,只可惜他拜错了师傅,那李师傅现在阴阳怪气的,若是在以前还算可以,现在的话他没有几个徒弟有出息的。

  有时候他对弟子的这些纵容,导致了谢师兄他们蛮横不讲理,反正师傅也不管,因为师傅现在仅仅教他们功夫,而在品德训练方面,教的非常的不足。

  李师傅一直倡导的就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只要功夫好,只要武馆名声,门牌够响亮,足够了,他觉得在品德方面浪费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操练,感觉没有那个必要。

  之前他听说,陆老板特意在武校给学员开了一些品行方面的修炼课,还开设文化课,他就一直觉得诧异,因为其他的武馆,跟他一样,也没有进行多少这方面的训练,看他们好多武馆的学生照样出来到社会上发展,而且有着不错的工作。

  因此李师傅觉得陆老板简直就是多此一举,劳民伤财,可怎知,也就是因为陆老板这这样坚持不懈的努力,加上同行们的支持,这些学员们现在才有了如此的进步。按照陆老板所说,品行修炼就是基础,然后再进行武德方面的培训,进行功夫方面的培养,如此就会造就出来比较完美的人才。

  因为他们是才新办的武校,但是已经有警署的人过来看过,他们对一些学员非常的满意,甚至达成口头的协议,现在已经有一部分学员,已经可以有资格将来去进修,到警署去工作了,而其他的武馆学员,能得到这样的机会,那都是寥寥无几。

  几个回合打下来,谢师兄累的气喘吁吁,江程却若无其事。他看江程目前的状态似乎也就出了两分力,而自己则用了七成,这明显的自己已经不再上风了,可是他不想认输,于是他从手里立刻取出了一根像针一样的小小的飞镖,这种东西是他和几个师兄闲来无事的时候研制出来的,如果输的时候悄悄撇过去一个立刻将对方麻醉,这样的话,他们很轻易的就能将对方打倒。

  但是他这种小伎俩似乎根本就过江程的眼睛。

  江程手到擒来的迅速,快步飞身上前登上了他的肩膀,正在他扭头回转之际,他顺手撸过来他的袖子,将他手里的这件东西取了出来,顺势飞在了附近的一棵大树上。

  只可惜这个小飞镖里竟然带着毒药,那树枝很快就略略枯萎了。

  众人看的目瞪口呆之际,因为这东西实在是太小,很多眼目不是很清晰的人都看不清楚,就算李氏武馆,偶有几个人知道此物的,他们也矢口否认。

  大家正在面面相觑,江程感觉此人又要掏出来类似的东西,于是手里的掌力犹如剑气,从他的胳膊立刻就劈了下去。

  江程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功力已经突飞猛进,力度会如此之大,只听嘎巴一声,谢师兄的胳膊连着肩膀的间隙似乎要折断了,他哎呦一声,却连忙装作镇定,捂着胳膊,做了一个手势,说到此为止。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比了一半就不想比了?”

  武校的学生们面面相觑,看着谢师兄刚才还耀武扬威的状态,这一时间忽然变得有点老实了,难道江程给他点穴了?可是他仍然在活动,那又是什么原因?

  江程都不知道自己力度如此之大,但是这种非常的剧痛,让谢师兄勉强的忍耐,他硬挤出来微笑替自己解围说道:“不过就是一个热身运动而已,何必伤了和气!我又不想真的跟江教员打,我一直都很尊敬你,就这样吧,一会儿大家还要拔河比赛呢,我还要登场,还是留点力气吧!”

  但是那位候补的小师兄,也就是楚亮的师兄来代替她的,就看出了端倪。

  因为谢师兄跟他是好哥们,有些事情并不瞒着他,他有的时候练功,有一些表情还有一些习惯,他都能够了解。他感觉谢师兄可能是受了重创,所以如此说,否则按着他咄咄逼人的性子,他不会如此客气的。

  因此,谢师兄装作要去茅厕的时候,他也借口要去茅厕,顺势就跟着他一起走了。

  刚刚绕过侧院的时候,谢师兄再也忍不住,于是用一只手撑着柱子,另一只手臂就搭了下来,明显看着断了一半。

  小师兄连忙上前来搀扶着他,他却摆手,不允许,因为他不想丢了脸面。

  小师兄的意思是找江程算账,让他赔偿这个手臂,要不然就给他接好。

  但是谢师兄却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不想让别人看见江程的功夫如此高深,自己如此脆弱,他想还不如自己先断了这只手臂,把它藏起来,然后找一个高手给接好,他先变出一只假手臂来参加完这场训练再说。

  谢师兄他的意思,一定要让他们看见李氏武馆的人,非常的完美,功夫非常之高深,这就是他想要的答案。

  “可是谢师兄你这样不会痛吗?我看了都很痛啊,要不然咱们现在就去找大夫给你治疗好了。”

  “按我说的意思去做,你要稍安勿躁,我怎么看着你好像比我还疼似的,你这个懦夫……”谢师兄咬着牙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