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路青云 > 第三百四十三章 肖牛属虎
  常梦琴也知道韩黎明的名头,在南山一带,有几个她熟知的算命大师。这个韩黎明,却正是南山市这些大师中间最为出名的一个,据说相当灵验。别的不敢说,最起码常梦琴知道,自己丈夫的领导,豫剧团团长高益民的顽固失眠症,就是被韩黎明韩大师画了一个据称是什么镇神安眠的神符给治疗好的。只不过韩黎明大师平时很少出门,都是在家里的道场中修行,因为声名远著,平日里到韩大师家里求卦、求签的人络绎不绝,可是这个韩大师有个毛病,就是初一十五不算,过了中午十二点不算,阴天下雨不算,而且他每天只为九个人算命,为三个人算姻缘,多一个不算,少一个不行。为了孟爽的婚事,她曾几次前去求签,都因为排队的人多过了时辰而错过。今天韩大师忽然间出现在公爹孟项伟的寿宴上,还说这里有紫色祥云缠绕,一定是有和政务院首辅方为民一样的贵人出现,怎么能够不让常梦琴既高兴又震惊呢?比起孟项伟和孟跃进来,常梦琴更相信这个,她当时就丢下聊的正火热的朋友,快步冲到韩黎明的身边,一边问韩黎明道:“韩大师,那个贵人在哪里,在哪里?”一边伸长着脖子跟韩黎明目光四处寻找着。

  “是啊是啊,韩大师,那个贵人在哪里呢?”众人也都很好奇,一起跟着常梦琴追问道。

  “是啊,在哪里呢?”韩黎明四处张望了一阵。脸上露出非常迷惑的表情,伸手轻轻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喃喃自语道:“难道说是我看错了不成?不可能啊!我明明看着紫色祥云直冲青天,才一路追着过来的啊!难道说是……”

  说到这里。韩黎明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一个冷战,他连忙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巴,脸上露出十分惊恐的表情。

  这一下可把常梦琴吓得个三魂出窍,六魄离体。她一把抓住韩黎明的衣袖,颤声问道:“韩大师,难道什么?”

  韩黎明连连摇头道:“不能说,不能说!”

  常梦琴最迷信这个,见韩黎明如此,这下更是把常梦琴吓得脸色发白,双腿发软差点当场给韩黎明韩大师给跪下去。她死死地抓住韩黎明的衣袖。苦苦哀求道:“韩大师啊韩大师。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一个囫囵话啊,这样说半截留半截。岂不是要把人吓死?”

  “是啊,韩大师,究竟有什么,你就对她说说吧。她是孟项伟孟老的儿媳,今天为了孟老的寿宴也忙活了大半天了,你现在冒出这么一句不跟她讲清楚,她心里可不要堵死啊?”高益民也站在一边帮着常梦琴说话。

  韩黎明这才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明说了吧。我现在看到一股紫色的祥云冲天而起,一直追到这里却又消失不见。只能说明这股紫色的祥云被什么东西压制住了……”

  “啊?”听韩黎明这么讲,在场所有人都不由得吃了一惊,常梦琴更是瞪大眼了眼睛。也不等她开口问韩黎明,那边高益民已经抢先问出了包括常梦琴在内所有人心中的疑问:“那岂不是说,这个有着紫色祥云的贵人情况有点不妙?”

  “无妨,无妨!”韩黎明含笑摇了摇头,“贵人贵相已成,岂能是邪魍宵小所能压制住的?不管是什么东西压制住了贵人的祥云,最后都要遭到贵人祥云的反噬,难免落个凄惨的下场。”

  “噢,原来如此啊!”

  包括常梦琴在内,众人都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只要贵人没有事情就好。想想也是,那是跟当朝首辅方为民一样的贵人,又怎么可能被那些坏东西压制住呢!

  既然暂时找不到那个贵人,众人都把这个心思放到了一边,眼下最紧要的是,遇到了韩大师这个贵人,韩大师算命那么准,平时求上门也见不到大师,今天在这里既然遇到了韩大师,就不能轻易放他走!

  “哎呀!真是韩大师呀。韩大师,今天有时间吗?我想让您算下运程……”

  “韩大师,我家里这几天一直不顺,先是老妈摔了一翻骨折,又是小儿子突然生病,有什么破解之法没有?”

  “我和老婆结婚三年多了,她还是一片青菜地,连个籽儿也不结,韩大师,您看有能不能给破破?”

  ……

  “闹什么,你们闹什么?”常梦琴也顾不上主人的矜持与涵养,一把将围上来求韩黎明算卦的人推开,嚷嚷道:“今天韩大师是到我公爹的寿宴上,即使要算卦,也得先给我算是不是?”

  “哎,抱歉抱歉,我是追寻紫色祥云而来,祥云既然消失了,我也该回去了。今天不算卦,不算卦。”韩黎明冲常梦琴拱了拱手,就要出去。

  “韩大师啊,”高益民看到常梦琴冲他哀求的眼神,不得不站出来拦住了韩黎明,“今天做寿的孟老爷子是我原来的老领导。他的儿子孟跃进又是我的同事,今天你追着紫色祥云而来,虽然紫色祥云消失了,但是你既然到了这个大厅,也算是有缘。你展示一下法力,替孟老的儿媳妇算上一卦吧。”

  “也罢,高团长说的未尝没有道理,既然来了,也算是有缘。这位就是孟项伟孟老的儿媳啊?你要算什么,请说。”韩黎明拉了一把椅子,大马金刀地坐在上面,望着常梦琴道。

  “这个啊?”常梦琴抬眼望了望左右这么多人,就轻声对韩黎明说道:“韩大师,能不能换一个地方求教?这里这么多人,怕不方便。”常梦琴一直挂在心里的事情就是女儿孟爽与包飞扬的婚事,她虽然已经在圆通寺找住持大师求过签。但是韩黎明是比圆通寺住持大师更有名的大师,以前自己求过多次都没有机会让韩大师算一卦,现在韩大师既然答应帮她算一算,那么自然常梦琴还是要问她一直牵肠挂肚的女儿孟爽的姻缘啊。只是圆通寺主持大师已经说过。孟爽和包飞扬之间八字相克,两个人在一起的话,包飞扬就会克她和孟爽的爸爸,像这种事情,只能是私下里说说,常梦琴可不想让在场的这么多亲朋好友们都知道。

  “也好,那咱们借一步说话。”韩黎明点了点头,跟着常梦琴来到酒店的一个小包厢,坐下后冲常梦琴点了点头,说道:“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常梦琴连连点头。慌忙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上面写着包飞扬和孟爽的生辰八字。尤其是包飞扬生辰八字。常梦琴以前听孟爽说过,还怕不准确,昨天到火车站接包飞扬回来的路上。特意找包飞扬核实过,孟爽说的准确无误。

  韩黎明接过来常梦琴叫过来的纸张,目光往上一扫,不由得大吃一惊,抬起头问常梦琴道:“常女士,你给的这个是谁的生辰八字啊?”

  “我女儿孟爽,和她的大学同学包飞扬的生辰八字啊!”常梦琴不知道韩黎明为什么反应那么大,她说道:“我女儿孟爽和她大学同学包飞扬感情很要好,但是她比包飞扬年龄大两岁,我不知道他俩的生辰八字犯冲不犯冲。想请韩大师您帮忙推算一下。”

  “原来这个人叫包飞扬,是你女儿孟爽的大学同学啊!”韩黎明连连感慨道,“我刚才还奇怪贵人在哪里呢,原来贵人藏在这里啊1”

  “什么?韩大师,你说谁是贵人?”常梦琴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韩黎明在说什么。

  “我是说你女儿的大学同学包飞扬是贵人!”韩黎明伸手指着纸张上包飞扬的生辰八字,对常梦琴说道:“常女士,你来看,包飞扬的生辰八字,是农历葵丑年甲子月庚寅日(一九七三年十二月二十日),这个时节点正处于葵丑牛年和甲寅虎年交替的节点,又因为日子是庚寅日,所以包飞扬虽然肖牛但是实则属虎,再加上降生的时辰正好是零点零分正,正处于黑白交替昼夜轮回的一个节点,故此包飞扬才有此贵人之气,紫色祥云直冲青天也就不稀罕了。”

  “什么?你说包飞扬肖牛属虎?这是什么意思啊?”常梦琴还是有些不解。

  “很简单,换成世俗间的话来说,就是包飞扬这头牛是假牛,实际上是属老虎的,所以才会如此贵气啊!”

  韩黎明板着手指头子丑寅卯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地给常梦琴讲了一大套道理,把常梦琴绕得云里雾里的,最后一副恍然大悟状,“我说呢,有时候我感觉有些人和他的属相性格不匹配,原来是属相并不是真属相啊!”

  韩黎明露出一副孺子可教也的神情连连点头,说道:“常女士,你的悟性真高,也是一个很有道缘之人,可惜遇到我晚了。如果早二十年遇到我,跟着我修炼一番,成就必然会远高于我,可惜被耽误了啊!”

  “是嘛?我悟性很高?还很有道缘?”常梦琴不由得喜不自禁,“韩大师,虽然晚了点,现在跟着你学,就没有用了吗?”

  “作用不大了,可惜,可惜了!”韩黎明惋惜的连连摇头,见常梦琴还要在这上面纠缠,就连忙说道:“你女儿真的是有福气,遇到包飞扬这个肖牛属虎贵人,真的是一世好姻缘啊!”

  “韩大师,真的是一世好姻缘吗?我怎么听别的大师讲,包飞扬的属相和我家孟爽的属相相克,他们俩如果在一起,会克我和孟爽的爸爸的。”常梦琴连忙问道。

  “荒谬!什么人如此胡说八道,污蔑贵人,也不怕遭了天谴。”韩黎明怒声说道。

  “什么,还会遭到天谴?”常梦琴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

  “当然会遭到天谴。”韩黎明正色说道,“常女士,你听我来为你详细讲解,看看包飞扬肖牛属虎,而且这头虎还是一头神虎。”

  “什么?神虎?韩大师您是说真的吗……”常梦琴听得都有些恍惚了。

  “以我的身份,还能够在这个问题上骗你不成?”韩黎明矜持地望了常梦琴一眼。言之凿凿地说道:

  “常女士,你可知道骑虎的大神赵公明,俗称赵公元帅。我们道家典籍有详细记载,赵公明是终南山人。秦朝末年避乱,在山中虔心修道。汉朝张天师入四川鹤鸣山修炼时,收他为徒弟,并让他骑黑虎守护丹房。张天师炼丹成功后,赵公明也得道成仙。在《封神演义》中,赵公明原是峨眉山罗浮洞的一位道仙,神通广大。而他的坐骑黑虎,更是威风八面,也自有一番来历。

  当时商纣王在位三十三年,他沉湎酒色。荒淫无度。姜子牙辅助周武王举起了义旗。闻太师奉纣王之命讨伐西周。却屡战屡败,他便上峨眉山请下了赵公明。赵公明带上两个徒弟,借土遁往西周而去。来到一座高山。赵公明见此山景色秀丽,宛如蓬莱仙境,正在观赏之际,突然山脚下一阵狂风,卷起漫天尘土,只见一只猛虎跳了出来。赵公明笑着说:‘我正愁此去没有坐骑,能够跨虎前去,岂不是大好事!’

  老虎咆哮着扑了过来,伸出铁钩似的利爪,凶猛无比。赵公明却不慌不忙。迈步向前,仅仅用两个指头,就将老虎降伏在地。他用丝绳套住老虎的脖子,跨上虎背,把虎一拍,在虎的头颈上画了一道符。那老虎当即四足起风云,霎时间来到闻太师的辕门前。从此,赵公明成为闻太师的一员大将。

  当然,赵公明助纣为虐,逆天而行,尽管他武艺高强,道行高深,但最终也失败了。但是他虽然在人间栽了跟头,却在神界大出风头。最后,姜子牙分封诸神时,赵公明被封为‘金龙如意正一龙虎玄坛真君’,手下有招宝天尊、纳珍天尊、招财使者和利市仙官四位正神,专司“迎神纳福”,追逃捕亡,俨然一副财神爷的派头。顺便说一下,这五位后来就成了著名的‘五路财神’,在民间享受着万家香火。

  虎代表西方,西方属金。诸宝之中,自然以黄金最为贵重,也最为常见。所以说赵公明的老虎坐骑还有招财进宝的妙用。所以包飞扬不仅仅是神虎,还是财虎。“

  这个韩黎明,还真敢信口雌黄,这朗朗世界,那里有什么神虎在世,这些话说出来,即使包飞扬自己听到了恐怕也会崩掉大牙,可是偏偏这个常梦琴听了就觉得真有其事,信之不疑。

  韩黎明最后说道:“常女士,不信你私下里问一问你的女儿,看看包飞扬这个贵人是不是特别会赚钱,是一个商业巨富。”这些资料他都是听张晓云告诉他的,这时候拿出来唬常梦琴,自然是轻而易举。

  “韩大师,这似乎有点不准吧?”常梦琴眉头皱了皱,有点清醒了过来,“这个包飞扬,只是西北省环保厅里一个普通的工作人员,可不是什么商业巨富啊。”因为包飞扬的交代,孟爽并没有告诉常梦琴和孟跃进包飞扬才是粤海方夏陶瓷化工集团的真正老板,所以在常梦琴心目中,只知道包飞扬有一个有钱的姐姐,而不知道包飞扬这个所谓有钱的姐姐只是在替包飞扬打工而已,是包飞扬的白手套。

  “常女士,你既然怀疑我的卜算,那我再说下去也没有什么益处,咱们就到此为止吧!”韩黎明脸色一变,腾地一下站起身来,就要离去。

  常梦琴一下子慌了手脚,连忙拉着韩黎明的手连连道歉,“韩大师,你莫生气,莫生气。我一个妇道人家什么都不懂瞎说,你千万别往心里去。只是这个包飞扬真的是西北省环保厅的普通干部,他不是什么商业巨富。”

  “哦,真的是这样?”韩黎明停下来装模作样的掐了几下手指,又对常梦琴说道:“嗯,这样也很正常,因为包飞扬他是一个招财神虎,并不一定是自己赚大钱,而是可以帮助他的家庭成员赚大钱。你还是让你女儿问一问,包飞扬的父母或者兄弟姐妹中有没有发大财的人。而且必然是最近这一两年发财的。”

  “啊,这样啊!这就对了,包飞扬的姐姐两年前开了一个公司,听我女儿说很赚钱的,据说包飞扬替他姐姐出了不少主意呢!”常梦琴这才恍然大悟。

  “嗯,这样就对的上了!”韩黎明点了点头,没有再坐下来的意思,对常梦琴说道:“常女士,你要算的卦我也帮你算了,今天是你公爹孟老先生的寿宴,我也不耽误你太多时间了。先行告辞,以后有机会,我们再谈。”

  见韩黎明真的要走,常梦琴只好松开韩黎明的胳膊,惭愧地对韩黎明说道:“韩大师,你难得抽出时间来帮我算卦,我刚才却还怀疑你算的不准,真的很抱歉,对不起,希望你不要和我一个妇道人家一般见识。”

  “唉,看在你也是一片诚心的份上,常女士,我再送你一句话吧。你知道你女儿大学同学包飞扬这个贵人的紫色祥云是被谁压制住了吗?”韩黎明一副悲天悯人的神态望着常梦琴。

  “韩大师,是被谁压制住了啊?”常梦琴连忙凑近了听韩黎明怎么说。

  “就是被你啊常女士。”韩黎明说道,“你肯定做了什么得罪了包飞扬的事情,你如果不赶快做出弥补,让包飞扬原谅你,恐怕日后就要受到包飞扬贵人之气的反噬,到时候你的下场可就不妙了啊1”

  说完之后,韩黎明也不理会常梦琴是什么表情,甩手扬长而去。也许这个韩黎明是专门练过行走步态的,只是平常的走路,硬是让他走出了仿佛踩在云彩上行走一般行云流水般的感觉。

  韩黎明这一走,常梦琴不由得呆在了哪里。什么?包飞扬竟然就是和政务院首辅方为民一样前途无量的贵人,身上冒着紫色祥云直冲青天,而因为自己得罪了包飞扬,让他的紫色祥云这才消失不见,日后自己必然会遭到包飞扬紫色祥云的反噬?

  我的那个老祖奶奶啊!这怎么得了呢?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呢?自己本来一门心思地为女儿的未来操心,却不想一不小心就得罪了贵人。要怪只能怪圆通寺那个王八蛋住持,根本就是不学无术的骗子嘛!连肖牛属虎这点常识都不知道,竟然还诬陷包飞扬和孟爽的生肖相克,会克她和老孟。自己真的是失心疯了,才会听圆通寺那个老秃驴胡言乱语,这下可好了,老秃驴一句话总算没有说错,包飞扬是会对自己这个当孟爽母亲的不利,原因不是包飞扬和孟爽生肖相克,而是因为自己得罪了包飞扬,会遭到包飞扬贵人之气的反噬啊!

  一时间常梦琴呆呆地站房间里,不知道如何是好。一直过来许久,这才慢慢反应过来,强挤出笑容去招待宾客去了。不过她心里已经在思索自己究竟该做些什么,才能弥补自己以前对包飞扬的轻慢,好弥补自己对包飞扬祥云的压制,不再受到包飞扬身上贵气的反噬呢!

  *********************************

  包飞扬坐在角落里,把发生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他没有想到,韩黎明在南山市竟然有这么大的知名度,当那个高团长喊出他的名字的时候,立刻引起了轰动。然后就看着常梦琴主动上钩,又请韩黎明到小包厢里去私下里请教。大约十几分钟后,韩黎明就那样施施然地如同神仙一般踩着似乎能御风的步伐离去了,离走前还不忘给他递了一个一切都搞定了的眼色。然后不久,就看到常梦琴从小包厢里走出来,虽然脸上还挂着笑容,但是包飞扬还是敏锐地察觉出,常梦琴似乎是受到了很大惊吓,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