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神本纪 > 第263张 展神威
  “快点扶我起来!快点扶我起来!”戚隆怒极地高声喊道。

  “三弟,不如今天就算了吧?”李志和张日两人听话地把戚隆歪歪斜斜地搀起并建议道。

  “你们两个还有没有一点出息?这么多侍卫捉拿两个人居然也能把你们吓成这样?他就是有五级蚕体,他挡得住我们侍卫梯队的车轮战术吗?不把他杀死也把他给累死了!”

  “或者我们回去找老五商量商量,让他再多派些人手过来,不是更好?你看这里多危险,简直就是危机四伏烈狱战场,你看那边又……”

  李志话没完,围攻的侍卫又有两名被黑衣蒙面人的气劲给绞杀,把他和张日吓得差一点就把戚隆扔在了地上。

  戚隆看了看他这两位结义兄长,气呼呼地训道:“大哥,二哥,我们不趁现在大乱的时候除掉韩辰还等待何时?今晚杀韩辰是城主的死命令,如果顺风顺船都退缩的话,这万一城主明日改变了主意,我们再想杀他那就比登天还难!”突然高声说道,“你们知道吗?”

  黑色服装的李志在他黑色皮肤的映照下,此刻显得更加地黝黑无比了,看着那边激烈的混战,他还是有些害怕想退回去,“可是老三,你的身体……我看不如我们……我们就……”

  “我的身体没事!受点伤冒点险怕什么?总比我们三兄弟面对整个(西)贡院府要来得好些吧?大哥,二哥,老四的仇我们什么时候去报?我们在落乌山所受的耻辱什么时候雪除?”戚隆的语气变得无法商量了。

  李志还想说什么,可他们看到戚隆阴鸷无比恶狠狠的目光没敢再说下去。

  “那……那好吧,就按你说得做。三弟,你也别太激动,我和老二这就去通知弓箭队准备,我们兄弟今日就来个并肩作战大杀四方,还不信拿不下一个刺客和一个韩辰?”

  张日随后也表达了同样的决心,被逼得不得不表达。

  戚隆的一句话就可能要了他们的脑袋。

  四人之中,最受韩竹山信任的就是戚隆,权利最大的还是戚隆,就是修行最高的也还是他,因此虽然李志和张日是大哥二哥,可也必须听他老三戚隆的。

  突然戚隆左半边脸抽搐的极为难受,他更为恼怒了,牙齿咬得是嘣嘣直响。

  回首吼声喊道:“老大,老二,立刻给我传令下去,要侍卫队弓箭手全速准备,看准时机把他们全部都给我射杀。我要亲眼看着他们被射死,只有这样才能解我心头之恨!姑奶婆的,今日之仇一定要报!”

  不到半刻钟的时间内,李志和张日就调来了五队全副武装的弓箭手。

  每队五十名,共计二百五十名。

  依次分成前后五个梯队,逐层把黑衣蒙面人和秦辰包围了起来。

  戚隆又招回了没弓箭的侍卫到弓箭手外层原地待命,随时听候调遣准备撕杀。此时原先到的一二百号侍卫已经死伤过半了,剩下的他们不同程度上大大小小也都有了些许内外伤。

  戚隆强忍住身体的疼痛,在李志和张日的搀扶和几十名高手的层层保卫下,他颤巍巍地来到弓箭手的最外层,并对黑衣蒙面人高声叫嚣了起来,也是鼓舞士气。

  “刺客,你给我竖起耳朵听好了,今天不管你是什么人,也不管你修行到底有多高,再不放下兵器释放世子继续做无谓的抵抗,我对着二百五十名弓箭手保证,你马上就会变成筛糠,全身都要变成蚂蜂窝!你可仔细考虑好了?”戚隆说了句场面话。

  黑衣蒙面人仰天哈哈大笑,他受了不轻的内外伤,毕竟单拳难抵四手,又何况那么多手?

  他身体前跨半步,一双炯炯有神的双目闪过视死如归的怒恨剑芒。

  “戚隆,你果然居心叵测,居然想借此杀害郡候世袭世子,然后把罪名嫁祸到我的头上。戚隆,我告诉你,你打错算盘了,心计休想得成,我现在就把世子还给你们!”

  秦辰身上也有几处皮外伤,主要都是替黑衣蒙面人挡的。

  戚隆额头紧皱,看着周围有些动摇的军心,高声断呵,“你少在这儿混乱军心挑拨是非,如果我想谋害郡候世子,我还需要在这儿提前警告你?直接出手不就行了?”

  冷笑着倒退了几大步,黑衣蒙面人望了望周围的弓箭手,突然提高声音大义凛然地喊道,“各位弓箭手,你们可都看好了,不要把弓箭射到郡候世子的身上!否则你们就是历史的罪人,凤凰城的罪人,民族的罪人,也正中了戚隆等人的圈套,做了他们的替罪羔羊!”

  “给我射箭,将他万箭穿心!”戚隆迫不及待地喊道。

  本想借这个机会杀死秦辰的,没想到却被黑衣蒙面人来了意外一招将了一军。

  搞得他是措手不及好是被动,就连一向有大智若愚智囊虫称号的他也没了智慧主意。

  黑衣蒙面人把秦辰还给众侍卫后,立刻以左脚为中心,带着股股旋风就地旋飘了起来。

  如同龙卷风一般把同时射向他身体的五十支弓箭一齐卷了进来。

  眨眼的功夫,龙卷风停止,黑衣蒙面人站立原地。

  只见他身旁的弓箭井然有序地一支又一支地落下,堆在了近旁。

  人是毫发无损,没中一支弓箭!

  在黑衣人放眼观瞧四周的时候,又一轮五十支的弓箭射了过来,同样的招式同样的景象同样的结果,一切都是外甥打灯笼照旧,没什么变化,可黑衣人想逃出去也是不现实的。

  不但地上,就是楼上树上湖上都有大批侍卫,可谓是海陆空三军齐发了,而且还有大批的侍卫一拨又一拨地从西贡院各处赶来,情况更加地危急了。

  两拨弓箭手一百支弓箭都没有伤害到黑衣蒙面人,这可镇惊了目空一切的戚隆了。

  他的弓箭手梯队可全都是精英中精英,修行也全在二级蚕体以上。

  尤其是李志和张日,他们坚定不久的决心又有了些许动摇,又想打退堂鼓了。

  不过看到戚隆那如刹神一般的身影和魔鬼一般的眼神,他们只有把一切“苦”打掉牙往心里咽,不愿意也得愿意,乖乖地陪站着以身犯险,顶住重重心理恐惧,还要假装无所谓。

  一向性急的李志看准时间一把夺过近旁侍卫的弓箭,照着黑衣蒙面人的胸口射了过去。

  黑衣蒙面人耳朵转动,只听呼呼风声吹近情知不妙,身体稍微左偏,右手随之一抓。

  把李志射过来的弓箭抓了个正着,反手一扔,“小人,去死吧!”

  弓箭沿着原路,以原有的速度被扔了回去。

  起初李志看到弓箭到了黑衣蒙面人的手上,以为射中了,正兀自高兴的时候,那支他射出的弓箭又原路回来了,“嘭嗤”一声,弓箭正中他的面门,更巧的是正中了他的眉心。

  不知道黑衣蒙面人的力气有多大,更不知道弓箭的速度到底有多快,只见到弓箭穿过李志的眉心,之后从后脑勺直接就洞穿出去了,竟然还射杀了李志身后的一名侍卫,一箭两命。

  “大哥,大哥!”

  戚隆怀抱李志,痛哭流涕了。

  这次不是演戏,是发自内心的哭泣。

  他们四个虽然是结拜兄弟,又狼狈为奸。

  可关系倒是非常铁的那种,不是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感情处得特好。

  李志的死使得戚隆脑袋嗡得一声就响了起来,几乎晕倒就要休克。

  戚隆哭泣了好一阵子,胸口的烈火腾腾燃烧,化悲愤为力量。

  冲着弓箭手喊道:“五队弓箭手全部听令,我要你们用车轮战术不给刺客任何喘息的机会,给我齐射,务必将刺客射杀!”

  五队弓箭手二百五十人立刻领命,几乎是在同时射出了弓箭,二百五十支,五百支,七百五十支,一千支……一时间箭矢如雨下,飕飕如风,只见箭影不见弓箭,漫天的流星雨箭墙层层迎面向黑衣人压去,压得周围空气憋闷到了极点。

  黑衣蒙面人旋转的龙卷风也越来越快越来越模糊,风影代替了身影,风声代替了心声,周围花草树木顿时被他卷起无数,现场顿时一片混乱,给人一种末日降临宇宙大爆炸的感觉。

  这期间弓箭被黑衣蒙面人回射出去不少,弓箭手的数目也在十几个十几个地变少。

  现场中箭的凄厉声音不断响起,鲜血染红了整个湖边,湖里的水也在慢慢中变色,变成淡红色,就连雨后的天空也变了颜色,凄厉的颜色,猩红的颜色。

  “噗嗤噗嗤”几声,黑衣蒙面人身上已是中了三四箭,人也从旋风中掉落了下来。

  脚跟还没站稳,“噗嗤”又两支弓箭射中了黑衣蒙面人的肩膀,鲜血即时喷了出来。

  “我看你还能撑到几时?我说过要把你全身都变成蚂蜂窝,你全身就一定要变成蚂蜂窝!”戚隆看着中箭的黑衣蒙面人发出了几声冷笑,再也没了谦谦君子形象和雅雅绅士风度。

  看了看黑衣人,张日得意忘形的脸上也尽是阴柔,对着剩下的弓箭手吼道,“给我继续放箭,一刻都不给他喘息的时间。只是我现在命令你们千万不要射他致命的地方,我要让他在痛苦中一点一点地死去,我要让他享受他自己痛苦的死亡,我要让他享受他生不如死的感觉,我要让他下辈子都做噩梦,以给我大哥四弟报仇雪恨!全部给我齐发射箭!”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