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神本纪 > 第117章 黑鹰
  秦辰身上散发出的杀意虽然一闪而过,但沙莎还是感受到了寒冷。

  “前辈,他只是个无赖混混,还望前辈大量莫怪!”沙莎看到秦辰皱得越来越紧的额头,马上解释着说道,“我和吉利本是表亲,他虽然对我有所骚扰,可是如果没有他,恐怕我在这个村子里根本就不能生存下去,而且这个地方还是他提供的,对尧儿也很有照顾!”

  秦辰的目光在缓缓中有冰冷变得柔和,转身走向一角,很显然他默认了沙莎的请求。

  灵阵一旦停止运转,吉利的身影马上清晰地传了过来,在月光的映射下他在地上留下几道颤浮的残影,而且神情紧张,一副急事的模样,来到沙莎的面前已气喘呼呼无法言语了。

  “吉利,你这么晚了慌慌张张地跑来,到底什么事?”沙莎眼中闪过微微怒意。

  “沙……沙……沙莎……”吉利脸红脖子粗地稍微喘息了几下,说话也成了句,“沙莎,你现在就带着那个小布点离开这儿,我已经为你们联系好了车辆,就在村东头!”

  “走?为什么走?”沙莎一脸的惊惑,“出什么事了?”

  “快点走吧,再晚了恐怕就来不及了!”吉利急得是抓耳挠腮,甚至有点手足无措,“今晚由于我在外面惹了点祸,被父亲软禁在家跪守祖宗牌位,跪久了我就出来随便转了转!”

  停了停擦掉额头的汗水,吉利理了理纷乱思绪继续道:“就在这时我从屏风后面听到我父亲和族长的谈话,族长说上面的人已经发现了这个小布点,说他是黑色头领青狼王兵冉的女儿,让父亲立刻把她交出去,否则就会带来灭族之祸,无奈父亲也就只好答应把她交出去!”

  片刻后吉利有些赧颜地再次说道,“沙莎,你知道我喜欢你,所以我是不会看着你死在这儿的,为了你哪怕是被族规处死也没关系,快点快点,你们快走吧,否则就真来不及了!”

  沙莎怔怔地听完吉利的轮廓叙述,她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因为这太过震惊了。

  别说自己这儿藏着王冰尧,就是知道王兵冉有个女儿的事儿都没几人知道,难道……难道又是那个可恶的女人散发出去的消息?这这这……狼主你为什么会认识这个女人?

  吉利见沙莎动也未动地站在那儿,根本没有任何想走的意思,眼神中更有泪滴滑落,于是乎吉利会错了意,以为是沙莎听到他的豪言壮语激动得热泪盈眶,身上的豪情更甚了。

  吉利拍着胸脯说道:“放心,沙莎,只要利哥在,没人伤得了你!你……你们……?”

  吉利的豪情状语还没有表示完毕,哗啦啦地从外面冲进来二三十个人,他们个个身穿银灰色铠甲,头戴银灰色头盔,手执银灰色武器森然站立,胸口上全都有个硕大的“兵”字。

  “父亲,他们……?”吉利这时在人头的最后面也看到了他的父亲吉叶。

  其中一名身穿深银色服装的官兵,看形象他应该是这些兵人的头儿,一把推开正要前来解释什么的吉叶,右手利剑出鞘剑尾挥动,“给我把那个小布点抓住,勿论死活!”

  “你们……你们根本不是官兵,你们是黑鹰势力!”沙莎一把抱过小王冰尧高声喊道。

  领头的那位一见身份被揭穿,对着沙莎一个森然微笑,“算小妮子你眼光独到,不过也正因此你们两个的命今天全部都要留下,”剑尾再次挥动,“贵夫人有令,杀,一个不留!”

  一声令下,黑鹰众人即刻目露凶光,一个个血型本色显露了出来,拎起亮惶惶的兵器向着沙莎和小王冰尧冲杀而去,吉叶老村长这时除了痛悔的泪水外就真的爱莫能助了。

  “黑鹰”两个字几乎传遍了天水镇的街头巷尾,每一个地方每一个人都听说过这两个字。

  黑鹰黑色势力是这五六年天水镇最劲起的势力,随着青狼势力的被铲除,最近黑鹰高层正在蠢蠢欲动,听说在筹划着一统天水镇黑道势力的计划,只是最近黑鹰的首领突然间死去,才使得黑鹰高层的计划一推再推,还听说黑鹰最近的首领是一名被尊称为贵夫人的女子。

  在吉利和吉叶脑海中正在梳理着黑鹰的有关资料时,蓦然间他们感到身边冒起了丝丝白烟,先是感到身边一阵微香飘过,随之脑袋晕沉着倒了下去不醒人事。

  沙莎和王冰尧,几乎同时和吉利父子一起晕迷了过去。

  “你是什么人?”黑鹰头领惶恐地看着四周,他的那些手下竟然也在同时晕迷了过去,一点反抗的迹象都没有。而在烟雾笼罩中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赫然站立,目光中充满了冰凉寒意,身上的灵压令得他不由地额头冷汗直冒,甚至于有想跪伏下去的冲动。

  突然间冒出的这个人赫然正是躲藏起来的秦辰,灵阵自然也在同时被豹王运转了起来。

  “一个要你们命的人!”

  秦辰冷冷地站立如刹神,冷冷的语气甚至不容质疑,“黑鹰总部在什么地方?贵夫人是否就是那个李菲?除了你们黑鹰之外,还有谁知道王冰尧的存在?”

  “你……”

  黑鹰头领稍一停顿,他左肩动脉处就多了个手指大的血窟窿,周身的压力瞬间变大,他惶恐地甚至听到了心跳的声音,接着右肩动脉处再多一个手指大的血窟窿。

  “说!”豹王冰冷的声音再次穿透了黑鹰头领的脑神经,

  黑鹰头领皱了几皱眉头,看到秦辰的冰冷神情,他终于还是就范乖乖地把秦辰的问话回答完毕,几乎是在话完的同一时刻他额头上多了颗指头大的血窟窿,红的血白的浆汩汩而流,一股冰凉透骨的冷风飕飕地吹进了他的脑海,在渐渐丧失意识的同时感到体内灵力被掏空。

  秦辰接过从黑鹰头领身上被抽离而出的一颗还未完全被激亮的柴木色灵星,意念一动就被揣在了怀里,他现在对从人身上得到灵星已是习以为常了,没有半点的愧疚和羞耻。

  可能这就是血的代价吧。

  当刚才看到这些人向手无寸铁的沙莎和颤弱如风的王冰尧动手时,秦辰的杀意已弥漫了开来,所以这次他对豹王的出手没有任何阻拦,而且还起了一定的推波助澜作用。

  秦辰双手旋转胸前结印,一团金色火焰弥漫而出,在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内,黑鹰的二三十人全部被毁尸灭迹,除了黑鹰头领有那颗未被完全激亮的灵星外,其他就一无所获了。

  处理完现场,秦辰才把沙莎小王冰尧,以及吉利父子救醒。

  “你……你是什么人?”吉利父子看到秦辰几乎是在同时惊出了声,虽然吉利见过秦辰一面,可在这种场合在这种情况下,他竟然一时没有认出秦辰,“他们……他们人呢?”

  “他们全部被我杀死了!”

  秦辰冰冷的声音说道,“如果不是看到你们曾经照顾过我侄女,今天你们全部也都要死在这儿!”命令的语气不容置疑,“听着,我先把我侄女和沙莎放在你们这儿,我出去办点事情,倘若我在回来之前他们有任何损伤,我保证你们全族会在瞬间化为虚无!”

  秦辰目光忽然冰冷,身上的灵压瞬息而出,随着右手结印,一个豹头印结呼啸而出,扑通一声把门前一棵三四人搂粗的参天古树拦腰撞断,回首望了望了王冰尧和沙莎迈步而去。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