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神本纪 > 第77章 兄弟红心
  失魂落魄的秦辰一个人孤独地走在陌生的大街上,就像一只离群的大雁再也找不到归巢的同伴,一脸茫然若失之色,虽然周围有冰寒彻骨的寒风,可却无法冻结他的脚步和心中的火热。

  听到看到刘父刘母的谈话,怒啸着从闭录房里跑了出来,差不多两个小时秦辰就一直都是这样静默着走着,漫无目的地走着,无论如何没想到这个内因。偶尔碰到那些出来做皮肉生意的共享小姐,可谁也没有走上前去主动跟秦辰打招呼,任谁也不会主动和这么一位瘟神相撞吧?

  前面又到了一个小公园,冷冷清清的,也没有几个人。

  在这里小坐了一会儿,秦木看了看又走了,走向了另一个未知领域。

  手机早就在来的时候被秦辰关掉了,他根本不想接任何人的电话,心里乱急了。

  走到了一间咖啡屋,秦辰看了看并没有进去,又走到一家酒吧门前,瞧了瞧还是走了。

  “喂喂喂,兄弟,别走嘛,等等我?”

  秦木正思绪万千地想着一些事情,突然间后面追过来一个气喘吁吁的女子,右手捂着她起伏不定的胸脯,“兄弟,有什么想不开的事情这么郁闷,要不让妹妹给你开导开导?”

  下面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秦木的冰冷眼神给吓跑了。

  “老板,哪里去?玩玩吗?”

  “多少钱?”

  “不贵,很便宜的,全套服务才180块,双飞260块,怎么样,去玩玩吧?”

  “双飞200块,怎么样?”

  “不行,至少240块!”

  秦辰冷漠地把脸转向了发出声源的地方,五米外的地方正有一个三十岁左右的披肩长发浓妆艳抹的小姐和一个五十岁上下大腹便便的半百人在讨价还价,可看到秦辰的目光时他们醒悟地立刻就闭了嘴,尤其是那个半百人马上就走开了,大概他以为秦辰是扫黄的便衣吧。

  但是在秦辰走过去之后,大腹便便的半百人马上又出现了,再次和浓妆艳抹的那位讨价还价了起来,直到秦辰走了很远快听不清的时候,耳边依然传来那两个生意人讨价还价的声音。

  沿着街道继续走着,好象到了南云步行街,远远看到一条天桥上有好多人,有的在睡觉,有的在聊天,有的在打牌,还有的在走来走去,更有几个小孩来回穿梭,应该是拣东西的吧?

  这一幕怎么这么熟悉,好象在哪儿见过?

  一种亲切到家的感觉油然而生。

  秦辰好象受到什么招引,竟然不由地向天桥的方向走去,老远就能闻到刺鼻的臊臭味,大概是这些氓流子就地方面的“战绩”吧,这不正有一位大胡子氓流子站在桥沿一展雄姿在喷水。

  大胡子好象也看到了秦辰,只是笑笑就继续手中的喷水活计了,秦辰走上天桥经过大胡子身边的时候身子停了下来,竟然亲切地笑了笑,还主动开了口,“这么晚了,还没有休息?”

  “还没有,兄弟,怎么一个人闲逛?”大胡子尿完了,提着裤子转身微笑着问道。

  “想喝点酒,有空陪我喝点吗?”秦辰问道。

  “当然可以,完全没问题!”大胡子一口答应。

  有人请喝酒,大胡子自然不会拒绝,他不但喝得倍饱,还吃得倍香,更说得倍兴奋。

  秦辰走的时候,这位大胡子还把没有吃完喝完的东西带了回去,他自然也不会忘记秦辰的请客,大是感谢一番。走到天桥上就海吹洋吹了起来,竟然把秦辰说成了他“小弟”,说是他把秦辰带了出来,之后秦辰开了个大工发了大财,现在回来请他大吃一顿,听说还要给他买房子。

  听到这儿,秦辰微笑着摇了摇头,兀自默默地走了。

  盲流子通病,闲着没事扯点无聊的事情,总希望把别人身上的事情说成是自己身上的事情。

  说也奇怪,自从和大胡子喝了酒,秦辰的心情竟然好了不少,郁闷的心情也没那么郁闷了。

  又走了一会儿,在一个可以坐人的地方掏出了手机打开了短信,把刘茜以前发给他的短信又仔细地看了看,原先释缓的郁闷心情再次郁闷了起来,触景生情触事生情,想到了过往岁月。

  手机内存卡里贮存了刘茜近两千条短信,自然不能一下全部看完,只是看了一小部分而已。

  不过当看到刘茜得知他拿不到毕业证时发给他的信息时,全身还是一个激动,尤其看到后面的“请记住你的身边永远有我刘茜的身影陪伴,我刘茜永远是你身边距离最近的人。不论白天还是黑夜,只要你想谈心,我始终是你最忠诚的倾诉对象”时,尽力控制的情绪又要泛滥了。

  (秦辰,我现在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真的不知道我爸叫你过来是为了告诉你你拿不到毕业证书的事情。我知道你心里现在一定烦透了,甚至恨死我了,但是不管怎么说,我都希望你仍然是时代先锋,我永远是你的同桌。请记住你的身边永远有我刘茜的身影陪伴,我刘茜永远是你身边距离最近的人。不论白天还是黑夜,只要你想谈心,我始终是你最忠诚的倾诉对象。)

  “秦大圣人,你还活着呢?”

  正当秦辰的情绪就要再次失控时,他耳边却响起了这一个熟悉声音,同时一辆豪华外国原装加长版林肯轿车停在了他的一旁,不用看秦辰也知道又是败家子孙翼到了,在车里的还有王岩、于梦辰、赵良栋以及他妻子杨扬,全都目不转睛地看着秦辰,仿佛看外星人一样地看着他。

  显然众人看到秦辰这个样子都挺吃惊的,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有心情在路边玩手机。

  “我还以为秦大圣人从赣云蒸发了呢,没想到还活得这么自在!”还是孙翼的声音。

  “有你败家子在,我秦大圣人的末日恐怕又要降临了,想自由都不可能了!”秦辰已然坐到车里,虽然挤了点,可温度蛮好的,尤其是众人脸上的笑容让秦辰自己都不好意思不高兴。

  “秦木,你还好吧?”王岩关心着问道。

  “没事,我很好!”秦木回道。

  “真的没事?”赵良栋问道。

  “真的没事!”秦木有些不耐烦。

  “但是你看起来很有事?”于梦辰好像在自言自语,又好像在跟秦木说话。

  “哪儿那么多废话?秦木说没事自然就没事了,你们这么啰嗦没事也没你们说没事了?”孙翼突然话语一转笑声问道,“秦大圣人,要不我们还去看辣身舞蹈……哎呀,谁打我的头?”

  孙翼捂着头喊痛,可在看到王岩的目光时,他立刻又蔫了,乖乖地把话咽了回去。

  众人是一阵的欢声笑语,打他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助理——生活中的另一半王岩同志。

  “你小子胆子也太大了点吧,弟妹在这儿,竟然还想去鬼混?”赵良栋微笑着说道。

  “嫂子,再揍他一拳,帮我出出气!”于梦辰把头伸到孙翼的面前,幸灾乐祸地说道,“到法国去竟然也不带着我,活该呀你,老哥,看你下次还敢不敢独自到国外学人家裸跑裸奔!”

  “我冤枉呀我,我真的没有风花雪月,我是去办正事的!”孙翼一副比窦娥还冤的哭丧表情。

  车内一扫阴霾氛围,换之以欢声笑语,秦木郁闷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在王岩和杨扬,以及于梦辰的要求下,一行六人到了赵良栋的家里。

  很快在三个女人的忙活下忙活出了一桌丰富夜宵,除了准妈妈的杨扬外,每个人都喝了酒。

  尤其是秦辰他竟然喝得酩酊大醉,孙翼更过分喝得一塌糊涂,连他自己是谁了都不知道。

  三个男人中,赵良栋最是见不得人,竟然是被三个女人抬着进了房间,根本成了一滩烂泥。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