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绝萌爸 > 第九章:身份
  第九章:身份

  黄光明浸淫官场大半辈子,深知国家公民系统里‘无权查阅’这四个字的份量,哪一个不是大有来头的人物,甚至还有燕京神坛里的人物。

  他一个中港市市中心的警察局局长,在普通市民眼里官不小,可真正在那些大人物的面前,还不就是一个芝麻粒大小的屁,根本入不了法眼。

  在官场里摸打滚爬了大半辈子,才爬上市中心警察局局长的位子,这一回很可能就因为抓错了这么个人,直接一落千丈摔的粉身碎骨,所以由不得他不怕。

  黄光明匆匆的来到了二楼的审讯室,尽管心里早有准备,但推开门的那一刹那,他还是惊呆了,八个局里身手最好的民警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有的抱着胳膊,有的捂着腿的……全都在那低声呜呜的呻吟着。

  而被抓回来的那个年轻人,坐在椅子上,两条腿擎起来放在桌子上,嘴里歪歪斜斜的衔着半截烟卷,一副吊儿郎当社会无良二流子的架势。

  有人开门进来,林昆头也不回,直到黄光明满脸细汗,恭谦的来到跟前,他才抬头看了一眼。

  “林先生,这都是误会,我代表局里向您郑重的道歉,还请您大人大量。”黄光明孙子一样的道,再夸张一点就直接卑躬屈膝跪在地上了。

  “误会?”

  林昆呵呵一笑,道:“你说误会就误会?合辙什么事都你一个人说的算了,你权力不小啊!”

  “不敢不敢……”

  黄光明连连道:“我就是一个芝麻大小的警察局长,在林先生的眼里屁都不是。这事真是误会,我不知道林先生您的身份,否则也不会……”

  林昆笑着道:“我什么身份?”

  黄光明一愣,苦笑着道:“林先生,您的信息国家公民系统里无权查阅,但我知道你肯定是个大人物,您就大人大量,放过我这一次吧。”

  林昆眉头一皱,脸上浮现出一抹疑惑,摆摆手冲黄光明道:“算了,既然你硬说是误会,那也就是没我什么事了,我现在可以走了吧?”

  黄光明道:“那当然,林先生您想走随时都可以走,我马上派车送您。”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去。”说完,林昆从桌子上下来,走了出去。

  看着林昆的背影,黄光明暗松了一口气,都说请神容易送神难,总算还算顺利的把这尊瘟神给送走了,抬手抹了一把后脖子,一层油腻腻的汗水。

  审讯室里横着的八个民警被抬出去送往医院,黄光明挺着个大肚子,步履蹒跚的回到了办公室,刚喝一口新来的年轻水嫩的女警察泡的茶水,脑袋里琢磨着什么时候把这个小娘胚子给办了,门突然被推开了……

  “局长,姜市长来了!”冲进来的民警慌慌张张的道。

  黄光明一听,脸色唰的一变,一口茶水差点呛进了肺子里。

  出了市中心警察局的大门,林昆没有马上打车离开,而是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打电话,电话是打给辽疆省人大书记余宗华的,电话刚一接通,余宗华便在电话里笑着问道:“怎么样小林,从警察局里出来了?”

  “哈哈,是啊,谢谢余书记。”林昆笑着道。

  “嗨,和我还客气什么,三年前要不是你出手相救,我家志坚早就死在了非洲,你是我们余家的恩人,以后有什么用的着的地方,随时开口。”

  余宗华的儿子余志坚也是一名军人,服役于辽疆军区的东北虎兵团,三年前奉命护送一批物资到非洲救济难民,不料中途遭到非洲恐怖集团的袭击,东北虎军团个个都是精英,但抵不过潮水一般的恐怖分子,余志坚和他的战友最终被俘虏,是林昆率领狼牙军团把他给救回来的。

  余家世代官宦,三代单传,林昆救回余志坚的这份恩情,就显得重中之重。

  “余书记,还有件事我想拜托一下,刚才我听黄光明说,我的档案信息在国家公民系统里无权查阅,我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你能帮我查一下么?”

  “好的,没问题,我这就安排人去查一下,有消息马上给你回电话。”

  “谢谢余书记。”

  “你小子,怎么又说谢了?还有以后别余书记余书记的叫着了,叫余叔。”

  “呵呵,好,余叔。”

  挂了电话,林昆看了眼时间,已经快十点钟了,打了辆车就往别墅返去。

  此时,中港市南城区的一间高档会所里,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正在一间豪华的包房里,左拥右抱着两个白嫩的小妞调情,这男人国字脸,鹰钩鼻,左边脸插着一道狰狞的大疤,面相自持三分戾气七分煞气。

  他就是南城区出名的几大黑道头目之一冯彪,绰号疯彪,以手段毒辣著称,同时也是出了名的好色之徒——日日做新郎,夜夜换新娘,成年累月的算下来,被他糟蹋的姑娘不计其数,其中多数是被强迫的,就像林昆之前救过的章小雅,要不是他出手及时,也肯定遭了疯彪的毒手。

  包间的门被敲响,进来了一个目光阴森的手下,身上也是煞气腾腾的,一看就是常年在道上厮杀混的,这人恭敬的来到疯彪的跟前,汇报道:“大哥,昨天晚上冲光头刘他们几个下手的那小子查出来了,叫林昆,昨天刚到中港市,今天早上把刘刚父子和朱芳强打进医院的也是他。”

  疯彪阴冷的一笑,道:“呵呵,我说么,一个愣头青敢冲我的人下手,原来是个新来的外来户,也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奶奶的连黄光明的亲外甥也敢打,咱们先不急着收拾他,等黄光明把他给拾掇完了,你再带人去把他给我拎过来,我得亲自教育教育他,让他认识认识中港市的天!”

  阿狗阴森一笑,道:“好,大哥!”

  隔着会所两条街之外,就是百凤门酒吧,夜里人来人往灯红酒绿的酒吧门口,此时冷冷清清的,蒋叶丽穿一身艳丽的旗袍坐在落地窗边,手里端着一杯琥珀色的酒,阳光下轻轻的晃啊晃,酒香慢悠悠的散发出来,她轻轻的闭上眼睛,鼻尖凑近酒杯的边缘,脸上流露出几分陶醉。

  “疯彪那边有什么动静?”

  蒋叶丽闭着眼睛,语气淡淡的问道。阿东站在她的对面,身上穿着一件紧身的黑色背心,将身上的肌肉块勾勒出完美的轮廓,脸上表情认真的道:“暂时还没有。”

  蒋叶丽唇角微微一笑,道:“疯彪不是肯吃哑巴亏的人,我们再等等看。暗地里你一定要派人盯紧了,必要的时候出手帮那小子一把。对了,那小子的资料你查了没,以前是干什么的,有没有什么不干净的底子?”

  阿东道:“查了,他叫林昆,是一名刚退伍的军人,至于以前在部队里的资料,没法查的出。他今天早上又打了两个人,一个是市中心警察局局长黄光明的亲外甥朱芳强,另一个是疯彪手下的管家刘刚。”

  “哦?”

  蒋叶丽睁开了眼睛,唇角浮现出一抹饶有意味的笑容,看着阿东道:“他脾气这么火爆呢?呵呵,要么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要么就是艺高人胆大……阿东,跟姐说句心里话,你觉得那小子的身手怎么样?”

  阿东略微犹豫,咬咬牙道:“我不是他的对手。”

  蒋叶丽又问道:“疯彪手下的四大金刚——虎、豹、狼、狗,对上哪一个你有把握?”

  阿东摇头,无奈叹道:“对上‘狗’的胜算也只是五五开,其他的三个全无胜算。”

  “那他呢?”

  “谁?”

  阿东稍作迟疑,明白了蒋叶丽的意思,道:“按照他昨天晚上展现出的实力,对上‘狼’绝对没有问题,至于‘虎’和‘豹’就难说了。”

  蒋叶丽站了起来,抿了一口杯里的酒,脸上的表情瞬间变的冷艳起来,道:“这小子对于我们来说绝对是一次机会,我们一定要把握住了,等什么时候我们百凤门也集齐了四大金刚,就彻底的不用怕他疯彪了,以后在南城区的这片地界上,也就能真正的抬起头挺直腰杆了!”

  “嗯,蒋姐说的对!”阿东目光闪烁,对未来充满了渴望。对于一个男人,尤其一个当过兵的男人来说,成年过着忍气吞声的日子,实在没劲。

  阳光明媚,出租车停在了海辰别墅区的大门口,林昆从车上下来,兜里的手机正好响了,是余宗华打过来的,这前后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可见适才余宗华肯定是亲力亲为了。

  “余叔,查到怎么回事了么?”林昆对着电话笑着问。

  “唉,没有。”余宗华道。

  “哦?”

  “我这边也无权查阅你的档案信息,你最好打电话去军区问一下,是不是他们那边做了什么手脚。”

  “好的,余叔。”

  挂了电话,林昆皱了皱眉头,本来这也不算什么大事,但经过这么一折腾,发现连省部都无法查阅到自己的档案信息,又实在是太蹊跷了。

  稍作迟疑,林昆马上把电话打给了老胡。漠北军区的一号首长老胡,此时正在他那栋红砖小二楼的会客室里招待贵客,他自己屈身坐在下座,客人坐在首座,这绝对是不多见的,兜里的电话响了,一看是林昆打来的,老胡的脑门上顿时就皱下了三道黑线,他颌首冲首座的白发老者笑了笑,道:“老首长,是林昆打来的。”

  被称作老首长的老者,满头银发,一脸和善的笑容,道:“那就接吧。”

  “嗯。”

  老胡摁了接听键,听筒刚放到耳边,马上就传来了林昆急躁的声讨声:“老胡,是不是你把我的档案信息做了手脚?说说吧,你到底想干嘛?”

  老胡道:“小林啊,你听我说,你是咱们国家出色的人才,所以国家准备暂时把你的档案信息封存起来,这都是上层的意思,绝无恶意啊。”

  老胡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首座的老者,得到默许后,又继续说道:“最近国安局那边可能会派人跟你接触,到时候会有重要的任务下达给你。”

  “狗屁任务啊!老子不干,老胡你直接跟国安局那边说,我林昆退役了,不想再参与国家的事情了,别让他们来找我了,找我也是白找,要是他们敢跟我玩阴的狠的横的,也别怪我手下不留情,来一个废一个!”

  嘟嘟嘟……

  电话里传来了盲音,老胡收好了电话,有些尬尴的看着老者,道:“老首长,让你见笑了,林昆这小子就这样,跟咱漠北的野狼一个脾性。”

  老者笑了笑,声音低沉沙哑的道:“好嘛,这才是我老朱家的种……老天爷真是待我朱某人不薄啊,能让我有生之前找到这个孙子,而且还是这么一个人中龙凤的人物,我也终于可以不用再担心百年之后,朱家后继无人,哈哈哈!小胡啊,去备上一桌酒,我今天想喝酒!”

  老胡为难的道:“老首长,可您的身体……”

  老者爽朗的笑道:“不碍紧,偶尔痛痛快快的喝一顿,死不了的,哈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