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 > 第四十六章 受伤
  “噔噔噔”小二很快的走了上来,章芙眼眸陡然一深,抬手将另一只手腕上的珠串裉上来,不着痕迹的扔了出去。

  小二脚下生风的向韩墨卿这桌走来,脚下却突然一个不稳,整个身子向前扑去,手里的热汤也从手里滑了出去,直直的向韩墨卿丢去:“啊。”

  “小心!”听到声音的卓越抬起头来发现情况,连忙得急大喊一声,可是这个时候也已经迟了,他的声音刚落汤已经落到了韩墨卿的面前。

  韩墨卿听到声音,意识过来的时候也已经来不及躲开,下意识的抬手挡住那一碗热汤。

  “啊!”滚烫的汤汁几乎都洒在了她的手上,如火烧一般的灼热感让韩墨卿忍不住的呼痛。

  雪阡吓的脸色苍白,忙上前握住韩墨卿被烫伤的手:“小姐!”她努力的用手帕将上面的汤汁擦去,但手臂早已经被烫伤,这般做用处也并不大。

  韩墨卿紧咬嘴唇,额头因为痛感而渗出汗来,要不是因为大庭广众之下,韩墨卿早已经将沾满汤汁的衣袖挽起。

  “表哥,我们必须快点换个地方查看一下伤口。”那汤是刚出锅的,而且大部分都淋到了墨卿的手臂上,只怕伤的不轻。

  “对面就是客栈,我们去那里要个房间。”卓越说着已经提步而去:“我先去,你们随后跟来。”

  冰夕这时也迅速的反映过来:“奴婢去找大夫!”

  裴雨凝则陪在韩墨卿的身边,“韩墨卿,我们快点过去吧。你的伤口不能捂着,必须要快点透气才行。”

  一旁冯了祸的小二早已经失了魂,铁青的脸色比韩墨卿的还要难看。他可是知道韩墨卿的身份,更是知道下午她还有比赛,他知道自己惨了,他闯下大祸了,这下别说工作了,只怕他的小命都要难保了。

  雪阡跟裴雨凝两人扶着韩墨卿离开了酒楼。而裴浩天则气愤的伸手狠狠的踢了一副要哭出来的小二,“你给我等着,过会再来跟你算帐。”说完便跟着几人走了。

  留下的小二全身没力气的瘫坐在地上,怎么办,怎么办……

  另两桌的人也被眼前突然发生的一切吓到,上官瑾最先反映过来,轻笑了一声,“那汤看着可是烫的狠,只怕韩墨卿伤的可不轻呢。那手又是右手,韩墨卿下午的琴艺比赛只怕是参加不了了吧。”

  章芙下意识的去找方才扔出去的那珠串,寻视了一圈却没有看到,心里有些急,若是被别人捡去可变糟了。

  “喂,你在发什么呆呢,我在跟你说话呢?”上官瑾很是不满章芙的心不在焉,好不容易遇到了件让她心情变好的事情,可偏偏眼前的人还不能跟你分享这份喜。

  章芙收回视线,“哦,没什么,只是觉得有些可惜。看样子应该是不能参赛了。”

  上官瑾瞪视着她冷哼一声:“有什么好可惜的,不能比赛才好呢,省得到时候真让她得了第一又开始得意了。”

  上官瑾想到韩墨卿不能再参加比赛,顿时心情大好也有了食欲,提起筷子大吃了起来。果然心情好,连菜都好吃了。

  另一桌的柳冰似无意的看向章芙,继续四处寻视串珠的章芙一不小心与她对上视线,刚想移开视线的她却看到柳冰对她露出一抹别有深意的笑容。

  章芙心中一惊,连忙转过头去,一种被发现的感觉从心底里升起,她再次抬头看向柳冰,却发现对方还看着她。

  章芙心虚的移开视线,心里的疑惑慢慢的扩大,她看到了吗?还是其实并没有看到是自己心虚了?自己当时的动作那么小心,她应该不会看到才对吧,可是,如果真的没有看到,她又为什么要那样看着自己?

  越是猜测章芙心里越是不安,越是不安就越是想要找到串珠,找回她的“脏物”。

  这边,一行人已经进入了卓越要的房间里。

  雪阡用小二送过来的剪刀将韩墨卿的衣袖轻轻剪掉,这才看到被烫伤的手臂。

  整个小臂已经通红一片,手弯向下已经起了两个鸡蛋大小的水泡,水泡旁边的皮肤也破开了一些,看上去很是可怕。

  雪阡忍不住的吹着气,烫的这么严重,一定很痛吧。

  卓越眼底里尽是怒气,烫伤最是难养,时间长是一回事,最怕就是会留下伤疤,而她的手臂这么严重若是不想留痕必须要仔细了。

  韩墨卿只觉整个手臂像是被火伤一般的又疼又烫,这样的痛竟比平日里的练武受伤还要难以忍受。

  “我要去打死那个小二!”裴浩天气的转身就要冲着房间。

  “浩天!”卓越忙抓住冲动的人,“别添乱,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可不是去出气。”

  裴浩天气的牙痒痒,“你看她这只手都烫成这样了,得多疼啊,不出气难消我心头之恨。”

  “气自然要出,但至少等韩小姐看完大夫,看她想怎么处理我们再处理。”看她疼的汗水直滴,他又何尝不生气。他最气愤的是,他亲眼看到了那碗汤向她扔去,却一点也阻止不了,眼睁睁的看着她被烫伤!

  “雪阡,去拿点冷水来帮我先敷上。”这样的灼烫实在太难受了,从屋外飘进来的热风,简直让她的伤口痛上加痛。

  “是。”

  雪阡刚走两步已经被卓越叫住,“不行,你的皮肤都破了这时候不能用冷水敷,会让你的伤口溃烂的。我知道烫伤是最疼的伤,但是你的情况实在不能用水浸敷。雪阡,去要些冰块来,然后对着韩小姐的手臂扇出冷风可以缓解疼痛。”

  “是。”

  雪阡很快的便端着一盆冰块跑了进来。

  卓越搬来一个椅子,“将盆放在这里,韩小姐,你坐在另一边,可以直接将手搁在这椅撑上,雪阡,你用扇子在旁边对着冰块扇风。”

  当凉风吹过韩墨卿受伤的手臂时,灼痛感明显的得到了疏缓,她轻轻的吐了口气,“可真疼。”

  卓越眼里泛起心疼,“烫伤本就是所有伤中最痛的一种,你这伤要想完全好起来恐怕需要一个月,起泡的两处需要新长肌肤的。”

  “你不是不懂医术吗?”他这样的反映不像不是懂医术的。

  “我确实没学医,但从小跟在爷爷身边,多少还是懂一些的,至少皮外伤这些还是有些了解。”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因为他的天生缺陷而不能跟着爷爷学医。

  “墨卿,你现在有没有觉得好一些?”裴雨凝很是担心,心里又无比的愧疚,“如果不是我让你跟我们一起用膳,你就不会受伤了,都怪我。”

  韩墨卿有些哭笑不得:“裴小姐,你未免也太能将错误拉到自己的身上了吧。我受伤跟你叫我们一起用膳一点关系也没有,而且谁又会想到吃个饭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都怪那个该死的小二,做事这么不牢靠,容易摔跌就走慢一点啊,偏偏还不知天高地厚的走的那么快。”裴浩天双手握拳,愤恨不平,“韩墨卿,过会我一定替你好好的教训他。”

  “怎么教训?用汤再泼回去?”韩墨反问:“还是说,用汤泼回去,我的手就能立刻好起来了?”

  裴浩天被韩墨卿问的说不出话来,“可……可是……”

  “算了,这件事他也不是故意的,又何必再去找他的麻烦呢。”走之前她看了那个小二一眼,一副失魂落魄天掉下来的样子,只怕他早已经吓坏了。

  裴浩天没想到韩墨卿竟然准备就这么轻易的算了,想到她以前对待自己的,心里顿时不平衡了,“你不是一向凶巴巴的,谁打你你就立刻打回去半点也不吃亏吗?怎么这会突然这么大方起来了,装善良可一点也不像你。”

  裴浩天一向有什么说什么,也不在意话是否伤人,是否会太直接。卓越也没有制止,他没想过要怎么教训那个小二,只是又不想事情就这么算了就少给点小惩罚还要有的,韩墨卿的话他也有些意外,他以为以她的性子不会饶了伤害她的人。

  “没想到你还挺了解我的吗?”韩墨卿出声调笑。

  裴浩天脸色涨红,“你这个人,我在跟你说认真的呢。”

  “我也是说认真的,你说的也不错,谁若是打了我,我肯定是还回去的。可是那是对于有意伤我的人,那个小二明显不是有意的,想来今天的客人太多,店里太忙,他只是一时大意才会犯下这样的错误,我又何必跟他斤斤计较。”她不放过的,从来都是那些对她存坏心故意伤害她的人。

  裴浩天表情开始变的有些微妙,“你……”

  奇怪,为什么他会觉得这样才叫做真正的善良呢,而且他竟然好像很赞同她的想法:“韩墨卿,你好像是个好人。”

  韩墨卿轻轻一笑,“我就当你这是在夸我了。”

  “我,我,我只是说实话而已。”裴浩天很是别扭的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