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官路女人香 > 第081章 酒后
  维也纳商场门口,那个身影曾经不止一次地引入聂飞的脑海,还有在宾馆里的那个夜晚,自己以为可以重新得到但却又面临着失去。

  江苹手中提着几个包装口袋,看样子应该是去购物了,而她身边的那个男人,正是那个几次开着桑塔纳到港桥乡接她的那个中年人,两人有说有笑,江苹笑得很温柔,一起谈笑风生。

  “苹姐!”聂飞原本想大声地喊一声,但却话到嘴边又将声调给放小了,就算叫了又有什么用呢?是冲他们一顿咆哮?还是该向江苹表白,连聂飞都不知道该作何选择。

  到了富豪酒店刚好六点来钟,还是上次的那个包间,聂飞轻车熟路,里面只有陈欣欣和李*两个人。

  陈欣欣依旧是坐在李*身边,一脸的媚笑,但聂飞看见陈欣欣的媚笑就觉得心里有气,这股气来自江苹,因为聂飞觉得一个属于自己的女人在逐渐离自己远去。

  而自从那晚在宾馆跟陈欣欣相拥一夜,陈欣欣说喜欢自己,聂飞就更加觉得,自己应该将属于自己的东西给保护起来。

  “不好意思,李总,让您久等了。”不过聂飞脸上还是能保持着笑容,但是看向陈欣欣的脸色就不那么好看了。“我先自罚一杯吧!”

  “好!小聂喝酒爽快,那做生意肯定也是个爽快人!”李*见聂飞这么有眼色,也很满意,聂飞便将一瓶刚开没多久的五粮液给拿起来,往一个能装二两的酒杯子里面倒了满满一杯,端起来就咕噜噜地喝下去了。

  “吃口菜!”李*很高兴,也比上次吃饭的时候热情了一些,急忙招呼聂飞坐下,甚至还将筷子都亲自放在了聂飞的碗上。

  不过陈欣欣却是脸色一僵,她能够看出来聂飞心里憋着一口气,她也在思考,是不是自己对李*过于亲密引得聂飞不高兴了?但这次陈欣欣没有以前那样因为聂飞的吃醋而开心,反倒有些隐隐的担忧。

  “这次合作我跟欣欣都谈好了。”李*自然不知道聂飞心里的情况,“我大概估计了一下,每棵树大概能产一百斤左右的李子,你那里足足三百棵,就算个整数吧,三万斤,现在行价一般都是三块,看在欣欣的面子上,我给你算三块五,咋样?”

  聂飞刚一口气灌下二两白酒脑袋就开始有点晕晕乎乎,喝太猛了以至于李*报的价格聂飞都没注意听,连反应都还没来得及反应。

  “聂飞,李哥跟你说话呢!”陈欣欣这才提醒了一句,聂飞红着脸瞪了陈欣欣一眼,“我知道!”

  同时心里盘算了一下,刚才李*估计还是没什么问题的,这么一算下来,如果满打满算总产量三万斤的话,按照三块五的价格那就是十万出头,一想到这个数字,聂飞刚才的晕晕乎乎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

  这个果园子聂飞只花了两万块就承包下来的,这里面就包含了人工费,现在刨除所有的成本,一下子就赚了八万多,就算给陈欣欣一万多的好处费,聂飞还能省下六七万呢,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李哥就是痛快!”聂飞立刻便道,“这样,我再敬一杯!”说罢,他又将自己那二两的杯子给倒满了。

  “聂飞你少喝点!”陈欣欣发觉了聂飞今晚的不对头,担心聂飞喝多了出什么事情,便出言劝道。

  “你闭嘴!”聂飞端着杯子朝陈欣欣一瞪眼。“怎么哪儿都有你,陪好李哥喝酒!”

  “你!”陈欣欣想要发作,但一想到聂飞可能是碰到了什么烦心事,便将心中的怒火给强压了下来,

  “你别劝,我今天要跟小聂好好地喝一场!”李*也说到,在生意敲定之后,两人你一杯我一杯的互相敬起酒来,直到九点多,两人才醉醺醺地勾肩搭背下了酒楼,陈欣欣将已经快要不省人事的李*交给了他的司机,目送宝马车远去后,才扶着聂飞。

  “好了,我还得照顾你这醉鬼!”陈欣欣看着靠在自己肩膀上的聂飞无语地道,“先去上次那家宾馆吧,你站好啊,我去打车。”

  “打什么车?走路!”陈欣欣将聂飞一松开,这家伙就摇摇晃晃地朝前走去了,陈欣欣又赶紧上去扶着,生怕他摔着了。

  不过聂飞虽然喝醉了,但还是能走对去那家宾馆的路,当走过一条街的时候,聂飞的身影就定住了,眼睛死死地望着一个方向,陈欣欣一愣,就觉得聂飞看过去的地方有个熟悉的人影。

  那是在一家肯德基的门口,一男一女也就这么站着,那个女的很漂亮,身材高挑,而男的就不敢恭维了,如果这两人是情侣的话,那只能是用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来形容。

  但是陈欣欣觉得那女人有些眼熟,看到那面容,跟江果有些相似,便一下子就想起来高中去江果家里玩,见过她姐姐几次,那个应该就是江苹了。

  陈欣欣就知道聂飞今天为什么会这么不高兴了,她心里隐隐有一种猜测,聂飞和江苹之间肯定有什么事情。

  “苹姐!”五味陈杂的聂飞脸上又堆起了笑容,带着有些摇晃的步伐走过去,陈欣欣赶紧跟上把他给扶着。“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咱们的果园子接到第一笔订单啦,小十万呢,等看客户钱来了,我分给你!”

  “聂飞,其实……”江苹欲言又止,她也看向了陈欣欣,这个女孩子她还记得,是江果的同学,江苹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跟聂飞开口。“你不用给我钱,我也没投资什么,以后……以后你就自己一个人做那个果园子吧,我……我有其他事情可能忙不开。”

  “这样啊!”聂飞脸色一凝,看向了她身边的那个男人,那个男人也在观察聂飞,不过他很快就想明白了。

  应该是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突飞猛进了,江苹要跟着那个男人了吧,想到这里,聂飞就一阵心痛和舍不得。

  “也行,有事你先忙去吧!”原本聂飞刚才看到江苹就已经有些清醒,现在又不得不装醉,他想用醉来掩饰自己内心的舍不得,说罢,他就要朝前走去,陈欣欣歉意的一笑,扶着他走了。

  “聂飞,对不起啊!”江苹的声音还在后面飘来,不过聂飞就像听不到似的,努力控制着伤心和愤怒。

  现在已经快十点了,江苹还呆在城里不回家,还不能说明一切吗?她能自己在外面开个房间单独住?可能吗?

  这切切实实的一切,让聂飞觉得,一个原本属于自己的人,就这么硬生生地脱离了围着他运行的轨道,飘向了另一颗星球。

  还是那家宾馆,还是那个房间,陈欣欣艰难地把聂飞给扔在了床上。

  “累死了!”陈欣欣揉着肩膀,刚想伸伸懒腰,就觉得一个巨大的力道搂住了自己的腰肢,用一种极其粗暴的方式一下子给拉了过去。

  同时,一只手迅速攀上了她的山峰,不停地用力抓着,四周空间酒气浑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