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帝尊 > 第两千二百七十四章 逆转时空验证【稍晚稍晚】

第两千二百七十四章 逆转时空验证【稍晚稍晚】

  帝尊阁后山,虚空神竹林之。

  太极、时空与人王冥,对坐在此。

  “你们以为,琳琅天主与清净界主知道的真相,是真的吗?”人王冥面色严肃,看着太极与时空天帝。

  “你的本尊进入大宇宙最深处的天界,已经千百万年,应该知道些东西了吧?”太极看向时空天帝的法身。

  时空天帝摇头:“我只是个法身,是本尊离开时留下的,本尊的记忆我无法得知……或许本尊他们在天界,已经有所得,我却无法感应到。”

  他只是时空天帝,留下来对太古之后的事情的安排的一个法身,无法与远在天界的本尊互通有无。

  “无法验证她们的话,我心头总有些不安。”人王冥皱眉道。

  太极与时空天帝,也皆是点头。

  在一群天帝面前,精通元神的人不少,两位女天帝不可能说谎。她们所言,便是她们认为的真相,但这个真相到底有多少水分?

  在天坑背后,真的还有另一个大世界吗?

  “要验证的话,也不是没有办法,”时空天帝微忖,看向太极,“可我只是个法身,如今时光长河界破灭了,我无法再穿梭时空回到第一纪元前……”

  时空天帝的建议,立刻让人王冥与太极眼前一亮,明了了他的意思。

  未来的事情不可预料,但过去的事情已经既定,是可以查看的。只要去看不做多余的干涉,是不会影响时空进程的。

  时空天帝的想法是,穿梭时空回到第一个纪元前,在大宇宙神树的种子种下之前,越过天坑去看看对面是什么模样。

  只有那时候,才可能看到天坑背后的景象,其他时候做不到,因为已经被大宇宙神树堵住了那个天坑。

  而时空天帝穿梭时空旅行的时候,也不曾如此脑洞大开地,以为那个天坑背后还会有多余的秘密。他只以为,那是大宇宙的起源之地而已,是孕育生命的起始与摇篮。

  现在既然知晓了两位女天帝所言的秘密,自然要去验证一番才好。

  “我二人合力,应该可以追溯到第一纪元之前,在大宇宙道种种下前,去看那天坑背后的景象……”太极天帝微微眯起眼,对时空天帝的建议,觉得可以一试。

  人王冥点头:“我不懂时空道法,既然有这样的办法了,那便尽快动起来,去尝试。”

  “走……”太极与时空天帝长身而起,离开了武界。

  ……

  人王冥也随着他们二人,来到了大宇宙空间,并召集了帝尊阁的所有绝世人物。

  武界外,大宇宙虚空,一众逆天者的至强者汇聚于此。

  “太极也可以穿梭时空?”众人感到惊异,听到人王冥对他们讲述的验证法,顿时都觉得错楞。

  “太极体内有第一道种,精通万法。”人王冥道。

  “那你体内也有第一魔种,为何你做不到?”光明神诧异地看着人王冥,不都是第一吗?

  人王冥无奈斜睨光明神一眼,道:“我那个时代,没有人开创时空大道,我学谁?”

  “呃……”众人微微点头,算是理解了,勉强相信人王冥的自我挽尊。

  “逆转时空!”太极与时空天帝联手,时空法则祭出,击穿了宇宙,打开了一条光明璀璨的时空通道。

  随后,两人联袂跨入时空通道之,其余众人并未跟随。跨时空旅行,是个很危险的事情,一不小心会被时空洪流卷入某个时间段,或是直接湮灭。

  不精通时间道法的人,不敢跟随,除非被两位天帝带着。

  可那又何必呢,太极与时空天帝二人,足以,多带人反而负担。

  时空通道。

  时空旅行是个很枯燥的事情,在真实的世界,之过去了须臾,但穿梭者会在时空隧道穿行漫长时间。

  太极与时空天帝,在朝着过去回溯,他们不会打开一条通道降临第一纪元前。他们要做旁观者,不能出现在那个时候,否则可能引发一些想不到的结果。

  “那是古时代,典植成帝了。”太极突然看向,时空通道,惊鸿一瞥闪过的片段,他看到了仙遗古星外,典植在渡帝劫。

  过了片刻,时空天帝道:“现在大约穿行到了远古时代,仙遗古星,正是妖族的盛世。”

  “嗯,我看到了许多神兽,在远古时代,绽放出了最后的风采。”太极微微点头,虽然掠过极快,但他俩的眼力足以看清一切。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感到枯燥时,太极突然道:“太古时期到了,你出生于源星,原本的界山脚下……可惜那时候的界山,早已被摧毁,只剩下一个小土包,现在似乎叫做泰山。”

  时空天帝微微点头,突然笑道:“我是在发现了你的秘密后,知道了你对我的引导安排之后,我后来才安排了你……你说我俩这因果,到底由谁而起?”

  “时空本是个难以理解的东西,我们能使用时空力量,并不代表我们能真正懂它的一切。”太极摇头,他很早以前也想过这些,但后来发现想不通不想了。

  何必庸人自扰。

  “说得也是,”时空天帝哂笑,“世人皆称我为时空天帝,可我也只是能利用时空法则而已,并不是完全主宰时空的人。”

  “所以,修行者是在借法,所谓的创法,只是创造了与大道交感的法门而已……大道不是我们创的,是天地生成时便有的。”太极淡淡道。

  对法修士来说,一直都在向天借法,算是自己创出了一条谁也没走过的大道,并不是说他是这一道真正的主宰。

  因为,他创法创的是法,而不是道。

  道法,道法……道在先,法在后。有了道,才能创出相应的法,来启用此“道”。

  时空天帝创了时空大道,但创的是利用时空规则的法,所以他也不是时空的主宰,没有人能主宰大宇宙。

  太极也是如此,他能力压万道,压的不是道,而是接引万道的法。算是大宇宙神树,它也是秉承大宇宙的规则,它不是大宇宙本尊。

  当然,创法的人依旧很伟大,没有他们的创造,后人便无法懂得如何利用道则。

  “佛子反出了佛界,带走了菩提神树,降临了仙遗开创了佛门……”历史在回溯,两人如过客,在简单评述。

  “我看到了神古时代,黑天迎战血刀仙王,在源界外的世界壁垒空间之……真惨烈。”太极突然看到了一幕,微叹,这已不是他第一次见到那一战。

  在神古的时候,太极是存在世间的,黑天经历的一切他也都看在眼里。

  但他不能干涉,只能看着黑天经历一切,知道黑天与血刀仙王同归于尽。

  源界世界壁垒间的空间,立起一座孤坟,那里埋葬了因那一战而死的帝仙,唯一真仙葬在那里。

  这一幕的回忆,令太极感觉难受,他看惯了无数血与泪,但还是没有冷却一颗热血心。

  “对你来说,这一切真残忍。”时空天帝轻叹一声,虽然他只是个法身,但他也可以思考,是时空天帝映照的人格。

  时空天帝穿梭时空回到过去,他可以看到一切发生过的事情,但他也只是做个看客。他是不能更改历史的,因为他本不属于曾经的历史,一旦插手,立刻历史混乱。

  而太极天帝不同,他不止是个看客,他亲身经历了一切从太初时代开始的,仙源史的所有大事。

  太初陨落的时候,太极在旁观;太素重伤一分为二,他也不能提醒;太始陨落,他更不敢救。

  后来,一次次灵气战场,一个个古老伟岸的身影,倒在太极的眼前。

  但他不敢做太多的事情,因为他是典风,他知道后世的历史,他怕一旦出手会影响整个历史进程。

  且他也知道,那些人终会回来。

  于是,太极亲眼看着,一场场悲剧发生,却不敢直接救人。

  起时空,太极更痛苦,因为很多人与太极有亲密关系,且太极也算属于那些时代。亲身经历的事情,总旁观者,更刻骨铭心。

  “重瞳仙王出世了……”太极看到,在神古时代,仙遗还是七重天的时代,一位双眸皆是两个瞳孔的人崛起。

  时空继续回溯。

  “现在是断古末年了……石帝出世,万古废体的传一生开始……”时空天帝调侃,将“废体”二字,说得重了几分。

  太极突然讪笑:“万古废体石帝,一拳镇杀十重天。”

  “哈哈哈……”时空天帝忍不住哂笑,摇了摇头,“石帝是真正的大毅力之辈,一个半点不受天眷的废体,居然成为了大宇宙最强者之一……你说是不是打脸了很多人?”

  太极笑道:“其实石帝,才是真正的食帝,一路走巅峰,他吃的我多多了。”

  体修士的进化,靠的是厚积薄发,但自然也有捷径。那便是,吞噬其他血气庞大的生灵,可加速“厚积”的过程。

  石帝的牙口,典风好太多了。

  “断古期……五行仙王镇压世间,无敌的时代……”时空天帝看到时空通道,闪过的画面说道。

  断古期,是最为混乱的,这个时代出现的强者太多了,仙王乱舞数不胜数。

  很多人埋没了名声,没有传到后世而已。

  而能在如此混乱时代,还能留名的人,自然是非寻常。

  黄帝、青帝、弱水大帝、炎帝,皆是在这个时代,五行仙王的最后一位金不灭,是生在断古末年。

  “到太阴、太阳崛起的时代了,两位绝世圣皇,居然都是你的儿子……啧啧……”时空天帝一脸羡慕地,看向身旁的太极天帝。

  “你也不差,生出了古虚空。”太极笑道。

  片刻后,画面继续回溯,时间来到了冥古时代。

  “人王冥降生的场面,当真是异象浩大,可惜那时候的人不知道,人王体意味着什么……也对,毕竟是第一尊人王体。”时空天帝笑道。

  太极戏谑轻笑:“人王冥这臭小子,不听我的劝告,让他早点生孩子偏不信,沉迷修行无法自拔……结果成了孤寡老人。”

  “快到太初时代了……”

  “太初过去了,我们来到了个纪元,第四十九纪元……”

  “第四十五纪元……”

  “第三十纪元……”

  “第七纪元,万古魔域的时代。”

  “第三纪元,三生门神话的开始。”

  “第二纪元,神帝皇朝崛起。”

  “第一纪元,天道宗镇世……”

  时空旅行,无枯燥,好在太极身旁有一个时空天帝,两人还可以相互说话解闷。

  “时间还在往前,大宇宙神树的成长史,我们正在逆看。”

  “看,现在到了能回溯的时间的极限,此时大宇宙道种还未种下。”时空天帝说道。

  太极天帝道:“我们尝试一下,能否再合力追溯更往前的时代。”

  良久之后,两人放弃。

  “做不到……有什么力量隔绝了之前的时间,我们无法追溯过去。”

  “算了,趁着大宇宙神树还未被种下的时候,我们去看看天坑之内,到底有什么。”

  作者光明草说:稍晚稍晚,一大堆祝福突然送来,我才想起今天是我的生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