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顾老三许意暖 > 第925章、他们越来越像了
  第925章、他们越来越像了

  她脑袋越来越痛,她觉得自己在纠结下去,会疯掉的。

  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不断重复一句话。

  “我爱的是温言,我爱的是温言,我爱的一直都是温言。”

  温言就是温言,阿言就是阿言。

  两种灵魂,两个性格,无法混为一谈,她不可能出现偏差,也不会弄混淆。

  “不会的,这只是个梦而已,一定是自己太渴望温言回来,所以才会做这么稀奇古怪的梦。”她掬起一捧冷水扑在了脸上,让自己大脑清醒点。“梦,这只是个梦而已,别自己吓自己。”

  “你在害怕什么?”

  就在这时,她听到了温言的声音。

  镜子里,清楚的出现带着金丝眼眶的斯文男人。

  她突然很怕看到这个幻想,她死死地闭上眼,怕他下一秒的动作就是勾起嘴角,露出阿言特有的坏笑。

  “我没想你……你为什么会出现。”

  “你分明在想我,欢欢。你不是很想见到我吗?为什么不敢睁开眼看我?”

  这话,就像是响彻在耳蜗里一般,那么真实。

  只是,没有热气。

  幻想出来的人,是没有真实温度的。

  正常人的呼吸喷薄在耳蜗里,是有感觉的。

  而幻想,只有冰冷冷的言语。

  以前,她拿这个当慰藉,如今……竟然如此害怕。

  这到底是温言,还是心底的自己?

  “我的确很想你,但……我不能接受你是我自己。你到底是温言,还是……我心底的自己。”

  “你睁开眼,不就知道了?”

  “我……”她哆哆嗦嗦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你不敢。”

  温言轻笑,这笑声是那么温柔。

  却,带着些许嘲弄。

  “谁说我不敢?”

  白欢欢狠下心,捏紧了拳头,睁开了眼。

  镜子中,什么都没有。

  幻想不见了,只有面色苍白的自己。

  自己……

  只剩下自己?

  幻由心生,这是他的答案吗?

  她怔怔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有血有肉,带着真实的温度。

  她苦涩笑了笑,自己真的生病了,癔病也是病。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欢欢,你好了吗?顾顾还在等我们?”

  “哦哦,马上。”

  她匆忙回应,然后收拾了一下出来。

  阿言看她面色苍白,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不禁狠狠蹙眉:“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我……我看到温言了。”

  “你又看到他了?”

  “嗯,或许你说的对,我看到的都是假的,他是我自己,是我心底的那个自己。我一切不敢面对的问题,都通过他来呈现。”

  “你还是不能接受他的死吗?”

  白欢欢闻言,张了张嘴吧,想要说点什么,但是话到了嘴边,又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也以为自己无法接受温言的死,所以虚构出一个假的幻想陪伴着自己。

  但现在……她竟然隐隐相信那个梦。

  她是怕自己分不清两个人,渐渐把阿言和温言混为一谈,会把对温言的感情全都付出在阿言身上。

  原来……这才是幻想存在的意义。

  她看着阿言,突然很模糊。

  这样深情款款看着自己的眼睛,曾几何时,那样熟悉,镌刻到骨子里,难以忘怀。

  温言的眼睛,他的目光,一模一样。

  眼前站的人,是谁?

  是阿言还是温言,又或者是二者的结合体。

  她唇瓣苍白,颤抖着开腔:“阿……阿言,有时候你分得清你和温言吗?”

  “以前分得很清楚,我直来直去,而他懦弱胆小。我崇尚武力,而他却不敢挥舞拳头。我暴力冲动,而他过分谨慎小心。我粗枝大叶,生活能力很差,而他喜欢收拾屋子,我在厨房……”

  “我清楚地分得出他是他我是我,我不屑于成为他那样的人,我总觉得自己比他好,我才是最适合保护在你身边的人。”

  “可如今……”

  他说道后面,眉头紧锁,竟然……欲言又止。

  “如今怎么样?”

  她问出这话的时候,声音都在哆嗦,小心翼翼的溢出唇瓣。

  他抿唇,眸色深邃的落在她的身上,轻轻摇头。

  “我也不知道了。”

  “怎么会不知道,你是谁,难道你自己不清楚吗?”

  白欢欢急了,她在自己身上找不到答案,她希望阿言能给自己一个定心丸吃。

  “我不想成为温言那样的人,可是我却学着他那样爱你,做一个正常人。我没有师长,我的出现一蹴而就,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一切都是透过温言知道的。他的眼睛就是我的书本,一开始是我自己,后来……我被他牵引。”

  “我就像是一个实验品,是失败掉的实验品,温言是完整的。我也说不清是我影响他,还是他影响我。”

  “不,你就是你,温言就是温言……”

  她情绪有些激动。

  “你怎么了?你好像有些不对劲,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阿言见她如此,紧紧蹙眉,担心她的身子。

  她也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吐出一口浊气,道:“没事……我,我可能紧张过度了。”

  她眼神闪烁,呼吸了好几口新鲜空气才平复自己躁动不安的内心。

  “可能是温言要回来了,你有些情绪激动,昨晚也没睡好,黑眼圈这么重。别紧张,放松神经,所有的事情都交给我。”

  他摸了摸她的脑袋,声音无比温柔,就像是诱哄孩子一般。

  他这般柔情,有耐心,让她神经错乱,真的要以为温言要回来了。

  她心头一颤,下意识的后退一步,避开了他的手。

  阿言的手悬在半空,空气从指缝间溜走,带着湿冷的气息。

  明明已经入夏,天气燥热起来,可他却觉得冷。

  她从不会避开自己。

  他的身子就像是掉入了冰窖,身体的温度,一点点抽离。

  手指僵硬,无力的缩了回来,道:“走吧,顾顾还在等着我们。”

  话语间,有着淡淡的苦涩。

  白欢欢抿了抿唇,知道自己刚刚那个动作伤害到了他。

  可她控制不住。

  她跟在他的身后下楼,顾顾已经吃完早饭,整装待发了。

  她食不下咽,实在没什么胃口,才吃了一块面包,就不想吃了。

  “必须吃完,否则不准出门。”

  阿言沉下了脸,不悦的说道。

  “我已经饱了!”

  阿言仿佛没听到一般,不为所动。

  而顾顾期盼的看着她,她要是不吃完,那他们就不能出发,再折腾下就要迟到了。

  “舅妈,你就乖乖听舅舅的话,好好吃饭。你看顾顾都吃完了,这可是舅舅一大清早做的呢,火腿、荷包蛋、果酱面包,还有牛奶……”

  白欢欢听到这话,心脏微微颤抖。

  不知何时起,阿言的厨艺已经过得去,再也不是当初的厨房杀手了。

  难道……他们真的可以混为一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