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裔的轨迹 > 第一百六十七章 皇帝的坦诚(二合一)

第一百六十七章 皇帝的坦诚(二合一)

  和亚尔赛德子爵那时候复杂的情绪不同,马特乌斯·范达尔此时此刻,只是完全出于好奇而已。

  因此,他没有像维克多那样直接二话不说,就拿「范德尔流」的奥义招呼,而海利加自然也没必要完全展示自己的力量。况且,他现在还没法确定皇帝究竟是站在那一边的。他是奥利巴特的亲生父亲,并且给了奥利巴特很多帮助是不假,但是被奥利巴特和自己视作眼中钉和迟早需要决战的敌人的奥斯本宰相也是他一手提拔,并且有意无意地放任这位改革家到今天这个地步的。

  马特乌斯没有使用奥义,海利加这边也没拿出「龙之形态」——只是简单地展示了一些他平时经常会使用的法术。饶是如此,也是让从来没见过这种手段的皇帝和雷神二人颇为吃惊。

  “的确……这不是战术导力器能达到的效果。我也没看到他刚才有任何操控其余设备的痕迹……那些元素的力量,他是凭借自己的能力和意念发出的。”

  “不是其它古老的力量,也不是和这国家的「诅咒」相关……”尤肯特喃喃自语,“这到底……?”

  “诅咒?”海利加注意到了尤肯特的措词——罗赛也提到过类似的东西。

  再结合疑点重重的旧校舍,是德莱凯尔斯大帝活着的时候下令修缮的,以及阿瑞安赫德的一番言辞——对于这个帝国暗地里酝酿着的东西,海利加早就有所怀疑,但是一直没能得到什么突破口。上次的谈话中艾玛无意中透露出了着世界上存在着「黑之史书」这样的东西,似乎是记录了历史进程和未来中的一些必然——但是海利加也很快放弃了去寻找这些东西的念头,根本就是没头没尾的。

  皇帝这句话倒是让他忽然察觉到,自己在帝国表侧搞得风生水起,但是其实对于帝国里侧的内容,他并没完全好好利用起来自己的情报网。当然,这也跟整个大陆暗地里的阴谋,几乎都脱不开教会和结社的干系的缘故,而自己一直以来都避免主动蹭上和「结社」有关系的事情。

  “呵呵,看来你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海利加的话也让皇帝再一次感到了意外。或许是根本没想到海利加会对这个词有所反应,但是皇帝的眉头很快也就舒展开了,“只是有些事情,目前还没有端倪……因此还不能公之于众。或者说,即使现在这么做了,也没有任何意义。”

  “陛下……”

  “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马特乌斯,我临时改变了主意……一会儿我们回去的时候,你先回避一下,我这里有些事情,恐怕不太方便让别人知道。”

  “……我明白了。”似乎是想要反驳,但是马特乌斯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接受了皇帝的命令。

  “你身边的小姑娘……现阶段的话,最好也不要让她跟着一起来吧。”尤肯特又把目光转向了菲。不知怎的,海利加总感觉尤肯特现在的表情有点微妙,似乎是暗地里地想要表达和试探什么,对此海利加当然不能让菲吃亏:“您要知道,不管是什么事情,我事后都不会向她隐瞒。”

  “哪怕是涉及到这个国家最深层次的秘密?”尤肯特皱起眉头。

  “如果是这样重要的内容的话,那您最好不要告诉我就是了。”海利加针锋相对。

  “不用了……如果真的是很重要的事情的话。”菲那边倒是不介意这些事情,因为她不像海利加那么敏锐——皇帝可不只是有表面的那一层意思而已。

  “你……”一旁的马特乌斯有些生气了,显然是海利加对皇帝的态度有些惹毛了他。

  “算了。”皇帝摆了摆手,苦笑了一声,刚才那种让海利加觉得有些不舒服的态度也没了,“别说……跟奥利巴特还真得很像。你们两个还真是一路人,怪不得现在走在了一起。”

  “……”这下子,尤肯特似乎又一次意有所指了?

  ————————————————————————

  还是那间刚见到皇帝的房间。不过不同的是,这次房间内没有菲和马特乌斯:后者忠实地执行了皇帝的命令,而前者只是真的没什么兴趣——至少现在。

  倒上红茶,放上甜点的女仆,也在皇帝的命令下离开了房间。华贵的沙发上,一老一少的两人,此时正用一种复杂的目光打量着彼此。

  “把同伴看得比政治生命更重要——你和奥利巴特真是如出一辙。他是因为随了他母亲的性格,至于你……我就不太清楚了。”

  “奥利巴特殿下的母亲?”海利加轻声说道,奥利巴特从来没有跟他讲过这件事情。虽然最早的时候是奥利巴特自己避而不谈,但是海利加知道如果现在自己去问的话,奥利巴特肯定会对自己和盘托出——只是目前来说,还没那个必要。

  “怎么?你不知道吗?”尤肯特似乎很意外海利加不知道这件事情了,“唔……我想是因为他刚从利贝尔回来就陷入了工作的泥潭中,没什么时间和机会说这些吧。”

  “嗯……自从殿下乘坐「白翼」回国,就没有太多闲聊的机会了。就算偶尔有所联系,也只是一些很正式的东西。”海利加点了点头。

  “嘛,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基本上算得上有名有号的贵族都知道这些……虽然我知道你父亲他并不喜欢这些贵族之间的事情。”尤肯特淡淡地说道,“跟你讲讲也无妨。”

  尤肯特所讲的关于奥利巴特的故事,确实是海利加第一次听说。原来,奥利巴特的母亲是一位平民出身的女子,和尤肯特皇帝在托尔兹军官学院认识。相恋之后的两人如胶似漆,尤肯特不是没有把她接到皇宫,册封为皇妃的打算,但是她的平民出身的身份让她和皇帝的婚事遭到了一致反对。最终,那名懂事的女子,为了不让尤肯特感到困扰,一言不发,独自离开了皇宫,并且独自一人生下了奥利巴特,最终却又因为贵族派的阴谋诡计,不治身亡——因为贵族派的掣肘和妨碍,让皇帝一直没能够弥补这个遗憾。

  “……”海利加没有说话。他知道贵族们的势力,在发展到顶峰之时几乎将整个帝国分裂成了数个独立的国家,而皇室也有隐约被架空的趋势,但是他没想到居然还发生过这样的事情——皇帝的终身大事,虽然一定程度上本来就不能随其所愿,必须考虑到一些多方面的因素,从来不能简单解决,但是也不至于像尤肯特和奥利巴特的母亲那样,皇帝本人居然一点办法都没有。而且,虽然尤肯特没有说出,但是海利加在听故事的时候就听出来了一个隐藏的消息:就在奥利巴特的亲生母亲死去之后没多久,就是「百日战争」的开始,和奥斯本宰相的上台。

  “——在那之后,「四大名门」为首的贵族们,开始自顾自地给我张罗婚事。”尤肯特继续讲述着他的故事,似乎完全没把这些让他曾经非常痛心的事情当回事,“也就在那个时候,我决定一直以来被作为下等贵族家的女儿,照顾我日常起居的普莉希拉——我很喜欢她,但是也不否认当时的我存有一丝报复贵族派的意思。因为普莉希拉再怎么说也是贵族出身,而且也许也是考虑到我的情绪,贵族派只能就此妥协。普莉希拉从来没有把平民出身的庶子——奥利巴特当一回事,而是当作自己的亲生儿子来教育和培养……最终,奥利巴特自从母亲去世之后那副冷冰冰的样子终于得以改变,而他也终于开始把普莉希拉当成他真正的母亲那样。随后,艾尔芬和塞德里克出生,他照顾弟弟妹妹的时候,也是完全当作自己的亲生弟妹来照顾的。”

  “……”

  “你肯定在想,这就是我随后扶植奥斯本登上政治舞台,然后代替我去和贵族派进行斗争,没错吧?”尤肯特终究是皇帝,一国元首,政治嗅觉机器敏锐,海利加在想什么他都清楚,“这话,奥利巴特早些时候可是亲口问过我的——而你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但是,作为政治相关的人物,这样的想法——其实都不应该有,你明白吗?”

  “……没有永远的朋友和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海利加想起这句父亲时常挂在嘴边的话,“这才是政治的真谛……这就是您想说的话吗?”

  尤肯特没有说话,只是微微颔首,权当是默认了。

  “奥利巴特这一点可能还不如你。他的心里藏不住事,当他判断一个人值得信任的时候,会主动地进行交流,哪怕有些问题几乎是愚蠢到不该说出口。但是本质上,你们两个都把账面上的人情算得比实际上的东西还要重要。刚才我不过是试探了一下,你就毫不留情地跟我争锋相对,完全不顾及我作为皇帝的脸面——而你身旁的那个女孩,甚至压根没明白我话中另外的意思,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程度不一样,但你们是同样类型的人物,正因为如此你们才走到了一起。”

  “请陛下明示。”海利加说道,皇帝已经把话说开,自己也该表个态,不继续这么绕下去了。

  “好。那我就直说了。吉利亚斯·奥斯本所做的一切事情,幕后都有我的参与,而我也全部知情。这其中无论是表面上还是深层次的意义上,他做的事情,我都不认为是错的,因此才会默许并放权给他。鉴于这种考量,以及我作为父亲的立场问题,我不可能亲自找到奥利巴特给他提这个醒,所以只能找到你担当这个中间人和传声筒——如果他继续坚持他之前的路的话,那么终究有一天,他会在继续前进的路上,和有我在背后支持的奥斯本来一场毫不留情的对决——你要告诉他,让他想清楚自己在干什么。”

  很好。海利加心想,皇帝这次倒是够痛快,毫不拖泥带水地讲出了他的真正目的。刚才故意暗示艾尔芬来膈应自己只不过是小试牛刀,对奥利巴特和奥斯本问题的表态才是他真正的目的。当然海利加不知道的是,是自己大大加速和推进了这个进程,正是因为有自己的存在,才让奥斯本更快地看到了来自奥利巴特这一派的威胁。如果海利加是一位目前政治倾向不明显的强大能力者还好,但是现在他已经有意无意地放出了自己和奥利巴特的关系,并且以此拉拢帝国内部的议论的热度,已经能证明很多问题了。因为奥利巴特终究是尤肯特的儿子,是皇族的成员,奥斯本不能直接像对付其他政敌那样,而必须照顾到尤肯特这边的情绪。尤肯特这边,肯接受这样的请求,已经说明他和奥斯本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了。

  “另外,既然你已经知道皇族的这段故事,知道我、奥利巴特,还有她母亲的这段悲剧,那我也不介意和你谈谈艾尔芬的问题。”尤肯特自顾自地说了下去,“虽然生在帝王世家,但是艾尔芬具备了很多一般人没有的优点,而且她意外地并不娇贵。让她成年之后立刻深陷政治斗争的漩涡中,被大贵族们当成给自家儿子和皇族攀谈关系,传宗接代的工具,于我也有些于心不忍——所以,我不会太过于干涉你和她的感情问题。只不过,可别让我听到你有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帝国男儿自古风流不假,但是我可不希望他跟了一个只懂得玩弄别人感情的花花公子。虽然从刚才的表现看来,你并不是那样的人。”

  “……”海利加哑然失笑。软硬兼施,打一巴掌给颗糖,先是简洁明了地给了奥利巴特和自己当头一棒,随后又拿艾尔芬出来安慰自己——皇帝这一手还真是够贼的,自己想不缓和情绪都不可能。看来,现在可以下结论了,之前看到的各种新闻和文章里说的,尤肯特三世被奥斯本架空,现在完全就是傀儡皇帝的事情完全就是子虚乌有的,人家只是不想到台前吸引目光,等着在幕后闷声发财呢。

  不过,除了这些非常现实的事情,既然已经把话说开了,海利加也就不管不顾,想要难得地抓住这个机会,问一些他平时压根没渠道得知的事情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