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光大门楣
  萧敬是无法理解这样的人,也无法理解这样的事的。

  他自幼便被割了一刀,送进了宫里来。

  因此,对于他而言,便是一场交易,一场用身体的某一个零件,兑换富贵的交易。

  刘健在这一刻,更是扎心一般的难受。

  倘若只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倒也罢了,可见着自己的儿子这般的样子,他无法想象,这千疮百孔的过程中,到底忍受了多少痛。

  弘治皇帝不知该如何安慰。

  无论怎么说,现在要紧的是救活刘杰。

  他现在想起来,他是见过刘杰的,当年刘杰金榜题名,也曾是意气风发。那个时候,这个青年,给弘治皇帝的是一股蓬勃的朝气。

  可是现在……

  太震撼了。

  若不是亲眼所见,弘治皇帝想不出,世上竟有这样的人。

  身侧的众臣,都不忍心去看榻上的刘杰,他们无法直视,心里也不禁羞愧。

  平日都说公务繁忙,劳于案牍,可和刘杰相比,这些话怎么好说出口。

  只有欧阳志,面上没有表情,面带木然之色。

  方继藩亲自给弘治皇帝斟了一盏茶,然后又给刘健斟了一盏,最后自己再抱着一杯茶,在一旁轻饮,其余人看了方继藩一眼,喉结不禁有些滚动。

  茶是会上瘾的,不喝那么一口,总觉得少了那么点儿滋味。

  弘治皇帝沉默了很久,见刘杰还未醒来,突然左右四顾,道:“太子呢?“

  “这……”方继藩也看看左右,方才这家伙还在那如祥林嫂一般的絮絮叨叨呢,怎么突然不见了呢?

  方继藩道:“陛下,儿臣没见他,想来是一场手术下来,太子殿下疲惫不堪,乏了,去休息去了。”

  “噢。”弘治皇帝接受了这个解释,他只点点头,心里却是百感交集。

  又过了好一会儿。

  朱厚照突的兴冲冲的进来,边道:“画好了,画好了。”

  所有人抬头,看着兴冲冲的朱厚照,有惊讶,有愕然。

  “……”

  朱厚照手里捏着一张大纸,健步如飞,直接到了弘治皇帝面前,大纸一摊开,展露在所有人面前的,是一张人体写生图,是用炭笔勾描的,居然还有透视的效果。

  朱厚照曾和一群佛朗机的俘虏待过一些日子,从那里学来了佛朗机的画技。

  这张人体的透视图,画的很真实,连人名都起好了,为了防止大家无法理解,上头还特意用朱砂笔写了猩红的‘刘杰’二字。

  朱厚照手指着画中的刘杰位置道:”父皇,你看,这是刘杰心室附近的剖面,这密密麻麻之处,就是血管,这里是胸骨,这里是心脏的位置,还有这里……父皇……弹片就散步在这一区域,大的,也不过是比米粒大一些,小的,与发丝等同了,这个手术,最难的地方,就是对人体的构造,要烂熟于心,知道哪个位置不寻常,感受到哪里有弹片的痕迹,同时,还需小心避免割伤了身体的要害位置,这相当于是什么呢……“朱厚照想了想,认真的大:”相当于,是在豆腐上雕花,且这花蕾,还需只有发丝大小。儿臣打开了他的伤口时,都吓了一跳,心里没有太大的把握,很多弹片的取出,已经无法用肉眼和经验去确定位置了,只能凭着感觉,这种感觉说也奇怪……“

  弘治皇帝低头看着画,有点纠结的皱了皱眉头。

  这画,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须知东方的绘画和西方的绘画全然不同,西方这个时代,还讲究的是写实,而东方绘画,重意境,因而……往往画笔勾勒几笔,绝不讲究毫发可见,而是需有大量的留白,给人更多的想象空间,这等事无巨细都要画上去的,就落于下乘了。

  弘治皇帝看了第一眼,单纯的反应就是,这什么玩意,画的这般拙劣。

  再听朱厚照在一旁絮絮叨叨,美滋滋的样子,弘治皇帝脸一拉。

  见其他诸臣都伸长脖子凑上来。

  弘治皇帝感觉朱厚照似乎在抡起胳膊抽自己的脸。

  弘治皇帝面带冷色,从牙缝里蹦出两个字:“走开!”

  朱厚照:“…………”

  朱厚照有点委屈,只好将自己的画一卷,忍不住低声咕哝:“讲了这么多,还是没明白,去问问其他的大夫,他们求我讲,我还不讲呢。”

  回头看了一眼方继藩,方继藩老僧站定的模样。

  朱厚照拉低声音道:“老方,你是晓得的吧。”

  “晓得,晓得。”方继藩小鸡啄米似得点头。

  朱厚照便道:“那你大声的讲出来,你晓得什么。”

  方继藩便从善如流的大声道:“殿下的画真好,颇有达芬奇之风。”

  朱厚照龇牙,气呼呼的等着方继藩,恨不得想掐死方继藩。

  不过,达芬奇是谁?

  …………

  一旁,苏月一边把着刘杰的脉搏,听朱厚照摊着画讲解的时候,虽然他看不到画,可是听了太子殿下的讲解,耳朵像兔子一样竖起来,居然听着如痴如醉。

  他不禁泪目。

  祖师爷啊祖师爷,这真是祖师爷啊,手术做的好,讲的也真好,若是再能看到祖师爷的画,那便是朝闻道、夕死可矣了。真的是……死了都甘愿啊。

  “陛下……”此时,苏月倒是察觉到了脉搏的不同:“刘学兄的脉象,开始有力了。”

  “来,我来看看。”

  朱厚照对待专业还是很认真的,立马上前抓住了刘杰的手。

  弘治皇帝和刘健都下意识的站了起来。

  “果然……”

  朱厚照闭着眼睛,慢慢的感受着脉搏的跃动。

  朱厚照勾起唇角道:“看来……人是活下来了。”

  “不过……”朱厚照凝神道:“因为有铅中毒的情况,这铅在体内不易排出,只能静养,他的肾脏功能,将来可能不太好。身体会虚弱一些,需许多日子才能恢复。至于伤口感染,已不必担心了,有青霉素在,养个一年半载吧,应该没有问题,麻药的药效过去了没有。“

  “快过了。”苏月看了看时间。

  朱厚照道:“应该要醒了,这一些日子,不要让他吃喝,靠输液维持着吧,青霉素不要怕滥用,该用就要用,一定要严防感染。”

  苏月认真的听着,奉若神明一般的将朱厚照的话,一一记下。

  “咳……”

  就在这时,病榻上,刘杰发出了一声咳嗽。

  这一下子,令所有人都激动起来,众人纷纷注目。

  方继藩年轻,率先箭步上前,刘杰是被疼醒的,毕竟麻药渐渐过去了。

  当他徐徐的张开眼睛来,入目第一个人,令他无法置信,竟是师公。

  顿时间……他疲惫不堪的脸上,眼泪止不住了。

  他张口,想说点什么,可是嘴唇嚅嗫,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

  方继藩拍拍他的脸,语气慈和的道:“乖,别哭,一切都已过去了,你看,有师公在呢。”

  刘杰微微颔首点头。

  长年累月的阴霾,在师公出现的那一刻,便是灰暗的天穹上,突然出现了一道曙光,曙光如剑一般,刺破了苍穹的黑暗,于是……天亮了!

  他的眼睛,似乎也有了一些光彩。

  刘健不知从哪里来的气力,一把将方继藩拨开,把脑袋伸过来,而后泪流满面的道:“儿啊,我的儿啊。”

  刘杰眨了眨眼睛,看着自己的父亲,眼里化为了喜悦,他凝视着父亲,似乎极想抬起手来。

  可随后,他又面带忧色。

  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

  固然,他认为自己去黄金洲,是在做正确的事,可想到老父在万里之外挂念,难免心生惭愧,当初他是一往无前的丢下老父。

  “你好好休息,好好休息,什么都别想,只好好的静养。”刘健既想亲近,又害怕耗费刘杰太多的心力,惊喜之余,又不免再三嘱咐。

  刘杰点头。

  不过……他似乎还想张口,刘健便凑着头过去,对准了刘杰。

  刘杰艰难的开口,粗重着呼吸,努力的轻声道:“父亲……父亲…………”

  刘健眼泪扑簌而下,不管听得清,还是听不清,他都不断的点头。

  刘杰继续道:“请转告师公……转告师公……”

  刘健面容一怔,表情有点僵,听到此处,心有点凉凉了。

  刘杰继续道:“告诉他,儿子没有辱没门楣,儿子……没有辜负师公和恩师的教诲…西山书院诸弟子……在黄金洲……在黄金洲,也没有一个人……临阵脱逃,没有一个人……他们每一个人……无论是活着的还是死去的人,他们都……都是好样的。“

  刘健已是泪眼滂沱了,本是想说什么,却忍住了,随即拼命点头:”知道了,知道了,你好好修养,好好修养,要好好的,儿啊,你这是吃了什么迷魂……不,儿啊,为父以你为荣。“

  方继藩在一旁,急切的道:“刘杰说了啥,说了啥?”

  刘健这个时候真不想搭理方继藩,只抓着刘杰的手,又是失声痛哭。

  蚕室里,既有欢喜,又有悲痛,一群人又哭又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