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煌 > 第八二三章 后悔终生?
  “试孤根基?就恐你四人,无此能耐!”

  一道血红剑光,忽然穿出。三千黑丝,立时碎断!

  那陆空先是一惊,接着是冷笑。

  “当真是个妙人,到这时候,居然还欲破网而出?”

  另一中年见状,亦是一阵摇头。这遮天缠丝网,乃是取陆家苍穹界,黑海之中一种特异鲸鱼所产之丝。

  在大洋中捕食猎物,虚不受力,更有自我恢复恢复之能。又是神境强者,代为炼制。

  那剑光倒是凌厉,却只怕须臾之间,这网就可恢复如初。

  可当这下一须臾来历,中年男子的全身,忽然一阵毛骨悚然。心头亦是惊悸无比,全身冰寒凉透。

  那血红剑光初时意势收凝,无半分异于寻常处。

  可当剑光过处,循着一条奥妙到了极致的弧线穿出。

  人与剑一,那所有的黑丝,都纷纷飞散,一缕缕的断裂。仿佛彻底失去了生机一般,全数萎靡枯萎,哪有半分愈合的迹象?

  更一丝杀机牵缠,牢牢将那陆空锁定。

  三人都面色齐变,而陆空脸上的笑意,更彻底僵在了脸上。

  急忙间将那遮天缠丝网弃开到一旁,连续在虚空闪烁。使自己的身影,偏离那血色剑锋所指。

  只是这缕杀念,这丝凝聚到极致的剑意,却不是那么容易躲开。

  那剑影也碎他身影而变,如惊鸿般从黑色丝网中穿出,急袭而至,一寸寸的接近,也一寸寸的把他逼入到绝地!

  旁边那沉稳青年靠得最近,目光下意识缩了缩,就已是一声冷哼,一点炎光,骤然暴起。

  却是无数火色针影,疾穿而去!

  “记住了陆空,你今曰欠我一个人情。都说云界修士小视不得,还真是不错。与人斗法,哪怕对面真是蚁辈,也大意不得——”

  话音却骤然而止,依稀可见一点银白光华,从那宗守袖内滑出。

  以超出他反应极限之速,疾飞而至。那沉稳青年,甚至未来得及做什么反应。

  那口银色飞刀,就已正中他的眉心处,而远处也同时想起宗守的冷哂之声。

  “孤之剑下,安有你救人余地?这个人情,还是不用欠的为好!”

  那沉稳青年目中,全是不敢置信之色。

  这飞刀,怎么如此之快?如此诡异?诡异到全然无法抵御。

  早知如此,便不该贸然为陆空这疯子出手,惹祸上身。

  最后的一丝意念,自魂念中掠过。而后那凌厉刀劲,就已冲入脑内。将他的泥丸神霄,乃至整个元魂,都全数绞成粉碎。

  也再无法知,那世间之事。

  那中年男子,同样是第一时间就已出手。一口火焰长刀,从宗守身后尾随追袭。

  本只是心惊宗守的剑术,这时那沉稳青年之亡,顿时更觉心惊。

  “陆幽!”

  一声怒吼,那火焰之刀非但不曾退却,反而声势更盛。带起滔天焰席卷,瞬间增速。

  正因这宗守之强,实力之高深难测,才更有合三人之力,阻其凶威。

  不过下一瞬,就见一团蓝光,也从那破碎遮天缠丝网中冲出。却是一只浑身燃着碧蓝火焰的巨龟,正好拦住了宗守身后,刀势去路。

  那[***]回望,眨了眨眼。而后一面庞大的巨盾,就毫不留情的,往身后重重砸下。

  哐!

  一声震鸣,刀势却没能如中年男子所料那般,把这巨盾击碎。

  反而是被那磅礴巨力,轰的倒飞而退!刀势散乱,火星飞溅。

  玄武元罡气!

  中年男子的面色大变,眼前这巨龟。居然乃是玄武变种,异种神兽。

  玄武之力,神兽之中可算是前三之属。而这只巨龟,力量绝不在其同类之下!

  哪怕低了他一个境界,力量仍旧是远胜!

  这宗守的身旁,居然还有这等神兽护身?

  一人一兽交锋的刹那,巨龟的前方,也已是胜负将分。

  宗守人剑合一,骤然加速,避开了那些火焰飞针。

  这时那陆紫的女子,也几乎在同时出手。与之前一般,双手灵决微引。将几点火星陆续打出,蕴含炎阳雷暴,以特殊的手法催动,迅若疾电!

  更有陆幽前车之鉴,早早将一面锦帕祭起,护在了身前。

  宗守一身笑,剑光曲折,蓦地稍稍偏离。一点血色剑光,横空一闪,往那陆紫飞凌斩去。

  剑影只是一个闪耀,以令人措不及防的极速,竟是在那几点火星出手之前,将那陆紫一双玉手,齐根削断!

  这种名唤赤劫焚空雷的手法,他也感觉有些忌惮。

  如今只有使用宙书,才可能从容的闪避抵御。

  否则方才,又何至于落入到那黑网之中?

  吃过了一次亏,就绝不会第二次犯错!栽在同样的手法中。

  那陆紫明显惊了一惊,凝如冰霜的脸上,掠过一丝痛楚意外之色。就毫不犹豫,身躯倒飞暴退。

  宗守暂时也未有心思,却理会此女。手中剑光再次偏折,无名剑也再一次,把那仍在飞速遁逃的陆空,牢牢锁住。

  此人方才的言语,实在可恼,是故他必欲首先斩之!

  红光闪烁,只是这一次,却再无人能够阻挡。

  仅仅三百分之一个刹那,二人一剑,连续穿越数十个时空叠层,空间夹壁。

  那陆空,也终是躲无可躲,避无可避,终是被那红色剑影,追袭至身前。

  手中刀出,却稍一接触,便立时碎断。浑身罡气,则是摧枯折腐般被削切开来。

  陆空的目内,也满是疯狂之色。

  怎么可能?一个灵境后期而已,怎么能杀得了他?

  他陆空,乃是此地四人之首。陆家支脉,近二百年来少有的后起之秀。

  只需十载之期,就可入仙境后期,半只脚踏入神境的人物。

  怎么可能,会陨落在此?死在这一个陆家的杂种手内?

  血色剑影,却绝无丝毫留情饶恕之意。一个削切,就把陆空的身首两段。

  那头颅抛飞,兀自是双眼圆睁,满含着不信之色。忽然是想到了什么,那瞳孔顿时是凝缩成了针状。

  “剑意魂境!你的杀道剑意,居然已至魂境——”

  话音却未说完,就见那血色剑光又是一搅。剑影千锋,把那头颅元魂,尽皆碎灭。

  远处那中年男子,本来还在犹豫迟疑,是否继续战下去。

  此刻闻得此言,却是毫不犹豫,就往后猛地飞退。

  剑意魂境,居然是剑意魂境!

  怪不得,这宗守之剑,给他那般惊惧之感。

  不过一个灵境后期,怎么就能掌握魂境剑意?

  那陆空的实力,在他之上,必定是不肯看错的。

  简直不可思议——玄烨国主,遣他来云界打探虚实,果真是不错。

  可笑此时陆家,还一直认为此子,不过是一介杂种,那方绝推出来的烟雾。

  还有那些负责监视宗氏父子之人,又到底是怎么回事?居然一直说这宗守,平平无奇,无法习武,乃是一个废人——若是这宗守,还是废人。那么他陆回,又算什么东西?

  这一刻陆回的感觉,是怪异无比。本来在他最初的印象之中,这宗守只是颇有一些实力的小兔。再有能耐,也只是兔子而已。构不成威胁,也逃不出他们掌握。

  可仅仅不到数息,这只兔子,就变成了食人的凶兽!

  血色剑光斩杀了陆空,便又立时转向。

  剑意遥锁,这次却是使宗守感觉威胁最大的陆紫,人剑如一,瞬息千变。

  这陆紫的双手,已经再生恢复了过来。那手中亦再次出现了几点火星。

  只是这一次,却没再敢对宗守用出。而是抛开了一切,将所有的赤劫焚空雷,在身前爆开,仍旧往远处飞退逃离。

  那冰冷的表情,再维持不住,脸上转成了煞白。

  剑道魂境,以她此刻境界,一旦被锁住,则必死无疑!

  只有倾尽了全力,搏那一线生机。

  远处方回见状,也是面上惶恐。有碧火玄龟之前,他不敢阻挡,也阻挡不得。只能是怒喝:“宗守你敢!我等几人,皆是你叔辈!残杀同族长辈,又是何后果?你又可知紫儿她身后之人是谁?今曰你若敢杀她,必定后悔终生!”

  宗守唇角,再次冷冷的一哂。

  同族么?方才那番对话,可从不曾将他宗守当成同族!

  至于这陆紫身后之人,他也懒得去理会。也想不出,自己会因何故,会后悔一生!

  即便有人为她而寻仇,只需无名剑在手,他又有何惧之?

  在火焰雷煞爆开之前停了停,而后就在其势,稍稍缓减之时。剑势又蓦地爆发,一剑削出。

  居然将那焚空之焰强行斩裂,又刺穿了那层锦帕,身影如梦如幻,直袭陆紫。

  而就在触及陆紫眉心之时,宗守忽然动容,只觉一声野兽般的怒吼,在他耳旁响起。周身血脉,也在沸腾。

  一刹那间,就已明了。

  这陆紫身上,有他人所下的符禁,可感知危兆。而且此人的修为,非但强绝,血脉与他更是极近。

  果然是又多一大敌!

  宗守目光闪了闪,剑势却无半分的停滞迟疑,刺入这陆紫眉心之中,使其一切的生机,彻底断绝。

  诛了这陆紫,又剑影一折。仅仅半息,那陆回的头颅,也同样抛飞!

  (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