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 > 第563章 傀儡之战
  死寂,一片死寂。ww

  风呜呜地响,吹过来的都带着浓重血腥味。

  楼柒在车里闻到了这味道,一开始只是皱了皱眉毛,再闻了一下,陡然色变,刷地掀开车帘,清亮地喝了一声:“所有人闭气!”

  众人都习惯了听从她的命令,她话音刚落,立即闭气停下。

  马蹄声和车声停了下来,耳边只剩下呜呜风声,还有,插在前面一高高石柱上的风铃的声音。

  铃,铃铃铃。

  声音清脆但是急促。

  楼柒看着那风铃,扭头看向楼幻天,凝声道:“哥,是不是白巫族的?”她现在只能这么判断,非蛊非咒非阵非毒,那就是巫。偏偏巫术是她最不了解的。

  刚才那阵血腥味,她能闻得出来是毒气,但是这风铃,她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不过脑海了突然想起了在龙引族墓地时遇到的那风铃,总觉得有些相似。

  楼幻天突然与她对视一眼,兄妹两人都觉得心头一跳,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难道娘在这里?”楼幻天一下子跳下了车。

  这时,前面的车子掀开了车帘,轩辕制扶着老太君下车,可能是因为她的脸实在太过吓人,所以她蒙了面纱。

  两人都同时看向了楼柒,楼柒迎上他们的目光,不避不闪。他们的身份就算被证实,楼柒也没打算叫一声爷爷奶奶。

  好在她一开始本就没有对楼家和亲情抱有希望,这时自然也没有失望。

  如果说她心里还有那么一点想法,那也是针对轩辕战的。她想找到父亲。

  “哼。”轩辕制冷哼了一声。之前让神医给老太君诊治,他说没有办法,这丫头竟然也不说过来看看,果然是个冷情的。

  沉煞冷眼就扫了过来,大有一种“是不是想在这里打一场”的挑衅之意,轩辕制心中一滞,恼怒得很。

  老太君拍了拍他的手,对楼柒和楼幻天说道:“那是断尘宗的祈福台。当年,楼老家主将楼家托给我之后,跟我讲过这个祈福台。”

  楼幻天扫了周围一眼,沉煞正命人散开前进去查探。他看着老太君,问道:“当年,老家主为什么要把楼家托给你?还有,这个祈福台,断尘宗,到底跟楼家有什么关系?”

  “当年,楼家各房为了家主一位争得不可开交,内乱将起,不管家主之位给谁都可能会引起混乱。而我,本来就是楼家人,我练成了本命血咒。”

  这话让楼幻天和楼柒都怔了一下。

  “纯灵是我的表妹。”轩辕制说道,“楼老家主,算跟我们也有些血脉关系,只不过因为楼家和轩辕皇室已经很多年没有来往,两家形同陌路,所以这关系没有人知道。”

  楼柒想晕。关系太复杂了。

  楼老太君道:“当时楼家没有别人能够练就本命血咒,所以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谁练成了本命血咒,就能够当上楼家掌权人。这也是为什么老家主要选中她的原因,只要这一点说出来,其他楼家人都无话可说。但是为了更名正言顺一点,老家主便称我是在一直养在外面的......”她说到这里一顿,其他人都明白了她的意思,她顶了楼老家主外室的身份。

  轩辕制的脸色顿时就有点难看。楼柒挑了挑眉,本来也就,就算是假的,自己的老婆顶着别的男人外室的身份,总归是一种绿油油。

  “楼若婉她们......”楼幻天一边注意着那风铃一边问道。

  “老家主当年是真有外室,楼若婉他们便是那外室的孙女。”楼老太君看着那祈福台,说道:“老家主与那个外室所生的儿子,便加入了断尘宗上宗。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若婉她们却反而跟了下宗,与自己的父亲为敌了。至于说断尘宗与楼家的关系,其实也没什么关系,楼家墓地,要比断尘宗建立的时间还要长一些,说阻挡两片大陆的关卡,与其说是断尘宗,不如说是楼家墓地......”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前面突然传来了几声惨叫。

  紧接着,一处院子里冲出了两个侍卫,后面有几个高大的两脚兽正追赶着他们。

  楼柒他们一下子认了出来,这样强壮高大,肌肉结实到近乎可怕的两脚兽,与之前在下宗看到的那些傀儡是一样的!

  “吼......”

  随着一声声与野兽似的吼声,四面八面涌出来很多傀儡,一个个身高至少都超一米八,肩宽背厚,如同大熊,每走一步都有沉重的咚的一声,与之前的傀儡不同的是,这些傀儡的脚踝上都戴着一只铃铛,每走一步,叮铃的声音就与祈福台柱子上的铃声相呼应。

  “帝君,杀否?请下令!”

  秦叔保大声问道。这里太过诡异,这些傀儡也怕有异常,所以他们不敢随意下手。但是在这一犹豫间,这边已经有五六名神鬼兵和侍耳被傀儡包围住。

  他们十数人一起将五六人围住,铃声骤然急了起来,包围圈中血雾喷出,但是惨叫声只是响了一下便嘎然而止。

  沉煞沉声下令:“杀!”

  拽着楼柒就朝那个包围圈掠了过去。

  但是在他们到达之前,那个傀儡包围圈却散了开来,他们并没有看到被杀的五六名手下的尸体,因为他们还站得好好的,每个人的眉心都有一个小小的血洞,流了细如绳丝的血出来,蜿蜒过鼻翼落到嘴里。

  “他们的眼神不对!”楼柒先发现了这一点,他们的眼神真的不对,眼神代僵直无神,好像不认识他们了一样。

  “被控制了。”沉煞冷声说道,抬头望了一眼那祈福台柱子上的风铃。

  那五六人挥剑朝他们刺了过来,动作凶残无比。之前还是他们的兵,只这么一眨眼功夫却被别人控制了,成了别人的傀儡,对他们挥剑相向。

  这让沉煞和楼柒觉得心头一痛,也多少能够体会到之前在断尘下宗,轩辕制看着那些傀儡的心情。

  “先撑着,我看看能不能救!”楼柒咬了咬牙。

  但是她的话刚说完,沉煞饮血剑已经出鞘,朝着他们挥了过去。“他们活不了多久了。”

  眉心的伤很明显,那是致命伤,不知道用了什么秘法,让他们保持住最后一点精气神。既然这生命的最后一点功夫是被人控制用来自相残杀,不如由他亲手送他们上路吧,这样还来得干净一点。

  这就是沉煞和其他人的区别,与轩辕制的区别。他也从来没有掩饰自己手狠凶残的一面。

  看着五具尸体横在眼前,他们都被激怒了起来。

  “杀无赦!”

  一场血战开始,这些傀儡要比之前的更恐怖,而且他们为数不少,只要人被他们几个围上,只不过眨眼功夫就会被不知道用什么刺中眉心,然后被迷了神智,挥剑朝着自己人刺了过来。

  他们只能咬牙杀了自己人。

  这是一场血的较量,也是一场锥心之战。

  傀儡神勇,这边神鬼兵也枭勇,双方几乎可以称得上势均力敌。夜色渐临,彼此只看得到黑影幢幢,刀剑铮鸣,切入血肉的渗人声音,除此之外竟然没有其它别的声响。傀儡不说话,神鬼兵这边也都咬紧了牙关不出一声,他们的剑有时会刺入自己同伴的胸膛里,因为这些同伴已经被傀儡化。

  但是,人总会累,那些傀儡却是越战越勇,而且他们不时傀儡化的自己人也是一大助力,情势在悄然变化,对己方不利。

  楼柒已经注意那风铃很久,她始终没破解风铃,虽然她知道那风铃肯定不对,但是却不敢随意破坏。

  在这混乱之中,谁也没有看到,本来也与他们厮杀着的阿木的眼睛,慢慢地变成了红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